【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 【十八】【十九】【后记】

【十八】

薇拉觉得这是她做得最后悔的一个决定,把从小像弟弟一般疼爱的临也交给一个人类。更糟的是,对于听力极佳的龙来说,她很快就知道了走廊那边的另一个房间里在做什么。

白日宣淫,还是两个男的……龙族至今未婚的族长大人胸口一闷,就差吐出血来。

没几天新罗和赛尔提就回来了,此时庄园里更为可怕的氛围让新罗也后背一凉。在断定薇拉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后,风风火火的女子趁着夜色就离开了池袋,像是逃命一般。

赛尔提有些不解,在石板上写了好几次询问新罗,领主只能尴尬的摸着脖子,“赛尔提,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你真的是太单纯了,啊啊,如此纯洁的赛尔提肯定不明白,那对狗男男散发着热恋的酸臭味!还有临也脖子上太明显了,静雄占有欲还真是强啊,当然如果赛尔提乐意让我做哦噗……”

被一肘打倒的新罗捂着肚子,看着赛尔提脖子上方的大量烟雾,不由苦笑了下,他们只不过离开几天,这两位速度还真是飞一样的快啊。

乐见事成的平和岛老先生在听闻长孙终于拿下临也之后,几乎是乐得老脸的褶子都要挤到眼睛上了。当即决定把酒馆和酿酒的方子都塞给静雄,自己则利索地给儿子儿媳小孙子写了信,通知他们解决了静雄的终身大事。饶是临也这样的厚脸皮,在面对老人家炽热的目光时也不免败下阵来。

几日后,静雄和临也就和新罗赛尔提做了告别,彻底搬回了酒馆去住。毕竟现在的状况尴尬的很,两对情侣挤在一起,临也觉得新罗的怨念已经快把庄园变成冰窖了。当然,龙积攒的各种财产还是先堆在了庄园里,反正对这四个人来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谁也不那么稀罕,而且以临也的手腕,这点财产也确实不算多。

在彻底搬进同一间屋子之后,静雄就坦诚地把自己的私房家底交代了个干净,逗得临也笑个不停。龙随便摸出了两张其他国家的银行存款证明,数字后边多的过分的零几乎惊掉了静雄的下巴。

当然互相透露存款还只是开始,往下更详细的就涉及到了各自的身家隐秘。

比如静雄的那位早逝的祖母是来自东方大陆的妖精族,生前一直是位优秀的女巫;再比如平和岛氏的祖上有多位和非人类结婚的记录,因而整个家族不同与常人,身边也极为容易发生一些特异事件;再有,像是静雄那位已经成为名演员的弟弟,在和一位吸血鬼的后裔姑娘谈婚论嫁。

而临也告诉静雄的部分则更为惊悚一些,被捧为经典的《尼伯龙根之歌》中,被杀死的龙并非名为法夫尼尔。法夫尼尔在尼布罗的龙族中,是族长一脉的专有姓氏。

“所以……”静雄惊讶的看着临也,“还有什么隐情对不对?”

临也却不开口了,“小静,”他低垂着视线,“那你来猜猜吧,我能化作人形,也能隐藏在人类中间,是为什么?”

静雄有些迷惑,他确实从未想过这些,但他隐约能感觉到临也是告诉他一些,真正震撼的内容?

见他摇了摇头,临也捉住静雄的手揉捏起来,“龙的寿命与人类相同,龙也有红色的血,龙的语言、文字都源于人类,龙有着和人类相同的感情……你明白吗?”那双红眼睛看着他,无比认真严肃。

静雄听见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一个可怕的结论慢慢在他脑子里成型,再想想当时薇拉和临也谈论的内容,有些东西呼之欲出,“龙,也是……人类……”

“没错,”终于把这个内容揭露出来,临也摒着一口气,“或者应该说,龙曾经是人类。”

受到诅咒的一族,究竟经历了如何漫长的岁月进化为如今的龙族,只怕没人能说得清。然而在人类的记载中,那被英雄刺穿胸膛的恶龙,其实只不过是个单纯痴情的姑娘。作为法夫尼尔一脉的年轻族长,在外出时以人形偶遇了勇者齐格弗里德,并迅速坠入爱河。可惜,那位身负盛名的英雄,在英俊的外表下并没有那么相称的内在。当他无意中知晓了爱慕自己的姑娘是龙,齐格弗里德便设计带人追捕她,而那个傻姑娘直到最后被利剑穿心,仍然相信着她的英雄,心甘情愿地用热血为那个男人换了一副无比强悍的身体。

自此,才产生了龙族那几条近乎严苛的族规,特别是禁止将血肉喂给人类。因为龙族即便有着种种缺陷和骨子里潜藏的恶劣,在感情这件事上,却意外的盛产一根筋——一旦喜欢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大概就不会对第二个多看一眼。

在表示了对所谓英雄的鄙视后,静雄温柔地帮临也理了理头发,“这么说来,我们不是很配吗?我不可能爱上别人,你也不会多看他人一眼。”

“谁说我喜欢你了。”临也故意板着脸,不肯承认衣服底下其实已经连肚皮都羞红了。

“哦~”静雄挑了挑眉毛,从床的这一边滚过来抱住了他,“不是喜欢?那就是爱咯。”

“……”临也有些无语,这人现在哪有点骑士的风度?简直就是大流氓,天天用一堆掉牙的话来哄他。可是,很糟糕的是,龙偏偏还觉得这一套很受用……所以说,被抓得死死的,到底也怪不了别人。

 

【十九】

后来他们才知道,薇拉是因为跑去和狼人族的那位族长打架才会受伤跑到池袋来,联想了一下那位和薇拉同岁的肌肉男,临也不免摇了摇头。结果第二年就收到了自家妹妹送来的,薇拉和狼人肌肉男族长的结婚请柬,害得他呛了一口苹果酒咳嗽不止。

静雄的祖父是在两年后辞世的,老人走得十分从容安详,嘱咐后事从简,只要求把家中保存了许久的一柄佩剑和祖母遗留的扫把一同陪葬。老骑士直到合上眼之前,仍然保持着微笑,紧抓着自己胸前的吊坠,平静地告诉他们自己只是要去见静雄的祖母了。用情之深,可见一斑。

等静雄能独自酿出相当优质的苹果酒,临也的存款后边又多了个零,真正的安定下来,几年弹指即逝。到临也发觉的时候,他身边的男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伯父了。

看着静雄和别人家小孩子玩耍的模样,临也恍然觉得,是不是真的有点残忍了,那么温柔的家伙,应该会是个好父亲的。

可是在知晓他的想法后,静雄不由分说地挂上了关门的牌子,把龙扛回了卧室。一直到被弄哭之后,临也都死死抓着家里的床单。“我怎么可能,在有了你之后,还奢求孩子啊。”他身上的人一边恶劣地运动着,一边虔诚地亲吻了他,“不是你生的我才不养!”

在欢愉的顶点,临也几乎要昏过去,只能紧紧依靠着静雄。全身软绵绵的毫无力道,如漂浮在云端,最后缓缓地闭上了眼。

明明很早就该清楚的,身边这个人已经是他无法逃脱的温柔的囚笼。也许从很早之前,从初次相遇,就已经谁都逃不掉了。

那么,又何妨再多一条枷锁呢?

需要的东西都不是轻易能见到的,然而对临也来说还不算难,唯一费了些手段的,还是从一名巫师手中买到的复制的世界树种子。临也看着掌心那金色的小圆粒,深吸口气闭上眼睛。神树的种子啊,他要做的简直是亵渎神明的行为,可惜身为被诅咒的族群,他生来就不信神明。他相信的,只有静雄。

按照特殊的魔法配方将各种材料煮成一小锅汁液,反复提炼,到最后只剩下小小一瓶。在瓶中加入两个人的血混合,再将种子扔进去浸泡一夜,种到屋后。

小小的金色嫩芽第二天便破土而出,临也一边注意着不让静雄发现,一边小心地在芽周围撒上保护的药粉。手指点了点芽片的顶端,害羞的小芽蜷缩回去,躲避着临也的触摸,看得他一下笑起来。

只是几天而已,种子迅速长成了一棵小树,但是却不再长高,反而像结果实般的结出了卵。整个树的养分也似乎都在供应着那颗卵,让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

“这是背着我在干什么呢?”从身后传来熟悉的嗓音,临也还来不及回头就被圈到了怀里。

“小、小静……”临也看着树上的蛋,下意识地去按他的手,不知怎么解释。

啊,这是我给你造的孩子哦,只要你不介意它是个蛋……不行不行,真是说不出口啊……龙瞬间放出尾巴推开静雄,蹲到树底下捂住了脸。

静雄叹了口气走上前,把自家老板娘打横抱起,在他脸颊边亲了亲,“你还真准备孵蛋么?”

临也用尾巴轻抽了一下静雄的屁股,鼓起脸颊,“不管!你来孵。”

“呵,”酒馆的老板笑了笑,也不多问,“那至少要从树下拿下来才能孵吧。”

“过几天的,还没到摘下来的日子。而且摘下来还要孵好久,龙蛋和人类的小孩差不多,要等九个多月。”临也慢慢放下手,任由静雄抱着他往屋里走。

“这样啊,”静雄用额头蹭了蹭临也,“那等它出生,差不多就要到春天了?”

“嗯。”临也圈住静雄的脖子,依稀想起了自己破壳而出时的光景,温暖的蛋壳带着奇异的香甜味,以及睁眼之后看见的父母的样子。

抱歉啦,还没见面的小家伙,临也在心里给还在树上的蛋道了个歉,有一人一龙两个爸爸大概确实有点奇怪。

不过,临也收紧双臂,静雄爸爸一定会比其他孩子的爸爸都棒,虽然在春天之前,这个人还是只属于我的。

静雄亲昵地蹭了蹭自家的龙,对于他的心思也能猜上那么七八分,有些好气又好笑,但又感到无比的庆幸和满足。

也许从十几年之前,在森林里相遇的那一天,龙落进骑士的怀里,一切就已经注定。

神话传说,古籍经典,还有小时候从心底里期盼那是真实的童话,其实到头来全部都是骗人的东西。我所能相信的,只有身边的你而已。独一无二的,超越了任何存在的,属于我的你。

我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以永誓之名。

 

【后记 出本版 2015.07】

终于敲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内心无比松了一口气。

这篇故事实在是一时兴起的产物,其实光是第一章,就可以单独作为一个小故事来看了,能坚持写到最后,可是说经历了太多。

里面很大成分上糅合了中世纪骑士教育的内容,也牵扯了三本在骑士教育中特别著名的神话史诗。故事的架构和走向同样是我脑补的世界线发展最多的一次,几乎每写四五百字就有一个分叉口,可以把故事的脉络走向另一个环节。想搀合进去的东西太多,反而理着费劲,这也是中间偶尔会断很久的原因之一。

硬要说的话,当时深深受到龙与天使的轮舞和自新世界两部番的影响,奠定了龙即是人的理念。而在脑子里构筑龙的形象时,突然想起了我阁楼上库存多年的[今古传奇•奇幻]杂志,里边有一篇阿碧丝的《莱拉的动机》,(刊载于2009.4A版)晋江就可以查到。可以说,那大概算是我多年前开始对奇幻类产生兴味的一个起点。然后我翻出已经开始泛黄的杂志,时隔六年非常认真的重新读了一次,就冲动的开始写这个故事。

后期有姑娘提出性格有走形?老实说这点我并没发现,首先牺牲是双方的,绝不是单方面的,静雄放弃了骑士的职位回家开酒馆,临也不再回龙族,某种意义上应该说静雄损失更大才对,和人类混居在一起临也本来也回不去了→ →这两人中间一直就是隔着窗户纸的即视感,而虚构出来的薇拉就是捅破纸那个推力。还有关于静雄杀掉其他人的部分,中世纪的骑士故事本来就是用战争和鲜血构筑的,只不过神话史诗的赞美弱化了里面的残酷,成为骑士就要有上战场以一斩百的觉悟,静雄的情绪不对更多是因为杀那些人并非出自他的意愿,并且过程过于残忍血腥。当然他想要救薇拉以及为龙族保密,这些伪善的骑士们会经历的事大概还是不可避免的。

骑士龙从很多意义上,都是我写得最痛苦最艰难的一篇,不管是在写作本身,还是写完开头之后发生的各种事情。发生某些不愉快之后,也一度把手上的更新都停掉了,那些不开心的时候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如今能把它完整地产出来,真的无比感慨。

谢谢你们喜欢这个,不那么美好的、稚嫩的伪童话。

我保证,骑士和他的龙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以永誓之名。

PS,真正的时间顺序其实是二→九,楔子,十→十九,一。

 

【FIN】

评论(4)
热度(13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