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街角店(4)FIN

※Corner的最后一部分

【八】

假如可以的话,临也并不想那么早撕破彼此的伪装……
和之前的很多天一样,带着优娜到“Corner”吃点心,临也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新罗。
“哟,折原!”笑眯眯的变态医生朝他打了个招呼,转回去用勺子去挖静雄刚端上来的布丁。
“新罗?你怎么会在这里?”临也愣了一下。
“唔,静雄这个味道有点淡,可以多加点糖的。”新罗吃得很快,像是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回答临也,“当然是来看老同学啦。”附加一个爽朗又变态的笑容。
临也一点都不信他的话,岸谷新罗才不是那种人。
“是嘛。”临也回以笑容,然后熟练地翻开菜单,给自己和优娜点了几样点心和两杯鲜榨果汁。路过新罗身边时,临也特意深吸了一口气,在他身上闻到了不陌生的消毒水跟酒精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混合着女士香水的味道。
等到优娜被她妈妈接走,店铺里也送走了最后的客人,静雄动作麻利地关了门翻上打烊的牌子。
“小静,”临也坐到了柜台前,“新罗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
金发青年愣了一瞬,继续清洗着手里的杯子,语气平淡又不经意,“谁知道。”
“是嘛?”临也手底下暗暗地捉着小刀把玩,“我怎么觉得你该知道呢?”。血红的瞳孔紧盯着男人,像是盯紧猎物的野兽,毫不懈怠。
静雄没再答话,只是将清洗完毕的杯子跟碗碟放进了消毒柜。顺手还从小冰箱里拿了一杯新做的酸奶,静静地放在临也手边,“新做的口味,加了蓝莓,你尝尝。”
皱着眉不知在思考什么的临也并没在意,等到静雄收拾得差不多想要叫他一起穿衣服回家的时候,猛然回过神的临也一下子碰翻了杯子,弄了一胳膊带着果酱的白色液体。
临也“……”
静雄“……”
过了一会儿,静雄率先动了手,拉着临也到水龙头底下冲洗,“怎么这么不小心。”
临也安静地任由他动作,却在靠近静雄时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和新罗身上相似却淡得多的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以及,比新罗身上浓重许多的血腥味和女士香水的味道。
等到静雄帮他拧掉水,卷起袖子,临也才开了口,“昨晚的事情跟小静有关吗?”
“什么昨晚的事?”静雄微笑着回问,像是真的不知情。
临也抽回自己的手,“当然是,有个女间谍想要刺杀政府要员的事情咯。”话音刚落,一柄刀子已经插在静雄刚刚所在的地方,而躲避开的静雄咕哝了一句“该死!”下意识地从柜台下摸出了手枪。
等他抬起头,握着另一把刀的临也已经欺身到了他跟前,刀尖指着他的脖子,而静雄手里的枪同样指着临也的胸膛。

【九】

这种时候再争下去谁也没有把握赢,临也深吸了几口气,“我们谈谈吧,小静。”说着扔了刀
“好。”静雄沉默了一会儿,也扔了手里的枪。
临也直接坐到了柜台上,“我知道你是黑道出来的,身手不错。”
“你也一样,情报屋。”静雄眨了眨眼,“如果你不那么快捅破,我们还可以玩的久一点。”
“呵,”临也笑起来,“然后你再多折几把钥匙或者多弄坏点东西?我觉得管理员大妈都要被你弄疯了。”
静雄不回答,反而岔开话题,“昨天的事情和我无关,”他转身给两个人都倒了杯水,“我只是出于一些原因,帮忙叫医生而已。”
“还帮忙把女士抱到床上?”临也眼睛一眯,语气危险起来。
“这是吃醋吗?”静雄愉悦地扯开一个微笑,伸手捉住临也的手腕,暧昧地摩挲,“只是扶了一把。”
临也不着痕迹地往另一边缩了缩,反手扣住静雄,“不过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士,能让‘暴君’先生施以援手?”
有些惊讶但又有些微妙的愉快,静雄笑了起来,“想不到‘新宿最恶’已经调查过了我,不胜荣幸。”
临也看了他一眼,“当然,我得清楚知道自家对门住了什么人,又是为了什么三天两头要往我家里扎。”
“如果我说,”静雄看着他,琥珀色的眼底像是有碎光流溢,“我想追你呢?”
“是嘛?”临也松开手甩掉他,“如果你把装在我家的窃听器都拆掉,我会更开心的。”
“职业习惯。”静雄耸了耸肩膀,“那么你还想知道什么呢?临也”。
临也用眼神示意静雄是明知故问,“比如从那位‘乌鸦’小姐开始?”
静雄一愣,随后微笑起来,“手段不错,”他喝了口水,“昨天的事情是瓦罗娜做的,也就是你说的‘乌鸦’,很不巧她受了些轻伤。刺杀和我完全无关,帮她也是出于她是后辈的关系,我帮她联系了新罗,仅此而已。”
临也轻哼了一声,“所以盛传‘暴君’金盆洗手的消息?”
“是真的,”静雄很坦诚,“我父亲去世后我就退出了,按照他的遗愿回来日本,顺便找我弟弟。”
“弟弟?”关于静雄的家人他还真没仔细检阅信息,只记得静雄母亲去世后他确实是和父亲一同出国,听到这里临也有点惊讶。
“临也,”静雄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并不介意告诉你。”
情报屋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好。”

 


【十】

直到去年还在黑道上颇有名气的“暴君”,是六年前开始活跃的意大利A党的杀手,以恐怖的怪力和与之反差极大的劲瘦的身体而闻名。
临也只是依稀追查到静雄身上,之前虽然在相处之中察觉到了一些细节,却还并不肯定,直到真的动了手才渐渐得出结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倒是很难把眼前帅气又擅长各种家务、做得一手好料理的家伙,跟传闻里血腥的杀手挂上钩。
十二年之前,静雄还只是一个受着怪力困扰的,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少年而已。家人用爱包容了这个不太正常的静雄,温馨的小家庭里有父母和弟弟,和任何一个普通家庭都没有太大不同。
变故来得非常突然,母亲在带着兄弟俩上街时遭遇车祸,为了保护他们而正面被撞身亡,对这个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弟弟幽后来被外祖家带走抚养,并且和静雄他们断了联系,赶上父亲的工作变动,就带着他去了国外。
那时的少年心里受了多大创伤,是无法估量的,再加上骤然转换环境遭受的排挤跟委屈,静雄的少年时期简直就是一段黑色的回忆。更糟的是,在他高中时,父亲突然被检查出罹患绝症。想要延续父亲的性命,就需要大量的金钱购买一些昂贵的药物。
拼命兼职赚钱的少年几乎被逼到走投无路,结果非常意外地在一起两大黑手党的械斗中,误打误撞救了A党的小头目,后来又被培养成为了杀手,靠着暗杀的酬金治疗父亲。
临也听着这狗血电视剧一样的剧情,心情非常复杂。倒是静雄看似没什么反应,“如果我当时反应再快一秒拉住她,没让母亲被撞到的话,也许都会不一样吧。”
然而正如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引起一场风暴,一点微小的改动,就会引起连锁的反应。
临也思考了很久,还是非常为难地开了口,“那场车祸,不会是……”
静雄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点了点头。十二年前东京轰动一时的恶性车祸,受害的女性被车子拖出了十几米血肉模糊,而肇事车辆的司机是一位醉酒驾车的女明星。但这些还不是临也想关注的重点,那位被曝光的女星,正是临也的父亲、当年的知名政客折原四郎的出轨对象。如果不是那场车祸,父亲的外遇并不会暴露,他母亲响子也不会从那里与父亲决裂吧。
如果静雄的假设成立,只是一秒就能救他母亲,那该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一秒钟的细微变化,就改写了两个家庭的命运。
如果没有这件事,大概他们都会经历一种不同的过去,更或者,可能念到同一所高中,被新罗介绍认识之类的。

【十一】

最后叹了口气,临也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虽然你很坦诚,不过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你懂我的意思,你搬到我对门是什么打算?”
静雄挑了下眉又收敛,“要是我说,没别的意思呢?”
临也笑了起来,却眼角眉梢全无笑意,“你觉得我会相信?”
“信不信都是你的事,”静雄有点烦躁起来,“一定要说得很明白?”
掏出手机不知打了些什么,临也转过来看他,“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静雄一下子语塞,思考着怎么开口,临也却把手机递到了他面前。屏幕上是优娜和她妈妈的照片,“我知道,你也是想接近优娜的吧。”临也的语气冷了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奉劝你可以少做无用功。”
“?”静雄一头雾水。
“先声明,”临也收起手机,“虽然优娜的爸爸确实是黑道的老大,但是她们母女确实和他没有更多联系,你也不用试图从我这里挖到什么信息。以及不要打算对那孩子不利,如果你对她下手的话……”
“停!”静雄捂住了他的嘴,“你啊,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语气十分的无奈,“虽然这么说有点羞耻,我可不是萝莉控啊。”
“呜呜!”临也尝试着掰开静雄的手,却怎么也抵不过他的怪力。
男人贴近他的耳朵,热气暧昧地喷在后颈跟耳边,“我啊,想下手的对象从一开始就不是优娜。从搬到你对门开始,我做的一切,只是单纯地对折原老师有兴趣……硬要说的话,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轰——”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裂开,买一股热流涌上脸颊,让临也瞬间涨红了脸。
眼前的男人似笑非笑,趁着临也不备制住他的双手,将人圈进了怀里。
临也喘着气,丝毫动弹不得,“混蛋你放开!”
“不放!”静雄的口吻更像是无赖,手沿着临也的腰线摸索下去,然后非常过分的在他弹性良好的臀部揉捏了一把,“还是说,临也很怕我对你做什么?”
咬着牙的临也在心里默默咒骂了他无数遍,“滚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是吗?”静雄笑得十分邪气,“临也现在可是在我手里,我有点想知道是怎么不客气呢?”
怒极反笑的临也趁静雄不备一口咬在他肩上,谁知静雄不以为意,迅速地关灯断电锁门,就这么把人扛回了家。

【十二】

隔天早上临也爬起来的时候感觉腰快要折了一样酸痛难忍,身边的静雄早已穿好衣服,一身黑白的酒保服衬出金发男人修长的身形。
“你要干嘛去?”静雄似乎不太满意临也无视他,把光溜溜的人拖回来亲了两口。
对于温水煮青蛙失败就直接强行全垒打的家伙,临也翻了个白眼,“当然是去上班。”
“我已经给你请假了。”静雄对着他指了指床头的手机,“今天好好休息吧。”
“……”折原老师表示他的牙齿跟三观这两天碎了又碎,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把眼前这个家伙的大脑拆开送给新罗去研究。现在想想幼儿园里那些经常被评价为“小魔王”的孩子们,根本就是一群可爱的小天使,他身边这个才是可怕的“大魔王”。
到底是跟那些不靠谱的黑手党学了些什么,能把一只草履虫教成现在这样?!出口公司陷入挂机状态,腰酸腿疼的临也现在明显无法违拗对方,只得乖乖地躺好,等着静雄做早饭。
论到厚脸皮和死缠烂打,他绝对不是深得意大利人民真传的静雄的对手,何况之前的温水煮青蛙并非真的效果全无。
临也早就已经自觉的把静雄的颜值评分和存在刷到了很高的程度,再加上被那些料理和投趣的谈话讨论分别抓住的胃与好奇心,情话小王子在突破第一步之后还每天跑来给临也的耳朵泡糖水。
原本就不那么直的折原老师好歹坚持了快半个月,别别扭扭地缴枪投降了。
后来再一次来到临也家的双胞胎妹妹都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然后本着“大义灭亲”的心态把哥哥丢给了静雄,拜托他务必好好照顾临也。
看着一本正经地回应她们的静雄,临也虽然脸上在笑,心里却是盘算着如果真能做到的话,还请身边的肉食动物务必照顾一下他的睡眠质量。
快到冬天的时候,优娜的妈妈工作调动,优娜也就面临着转园。临走那天,优娜依依不舍地抱着临也,眼圈发红,小朋友眼睛里全是眼泪,看得临也十分不舍。静雄不好说什么,只是做了很多花式的点心跟饼干打包,交给优娜的妈妈请她务必收下。
分别时,优娜跟着妈妈快走到街口,又哭着跑回店门口抱住临也,“老师,不可以忘了优娜!”
“好,我会一直记着优娜的。”临也掏出手绢帮小丫头擦脸,“优娜要是想我了,就给老师打电话,好吗?”
“嗯!”优娜点点头,“那老师等着我长大哦,我要做老师的新娘。”
还不等临也回答,静雄已经先开口,“那可不行,优娜。”他笑着把小姑娘抱起来,“折原老师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
哭得更厉害的小姑娘最后还是被妈妈抱走了,临也有些不舍,却还是跟着静雄转身回了店里,然后暗暗在静雄腰上拧了一把。

夕阳照在店门口的招牌上,金色的光透过玻璃窗和窗纱柔和的填满店内。挂了打烊牌子的店里并无其他客人,也只有架子上那些可爱的陶瓷摆设才知道,金发的老板被他的恋人扯住领子拉低脑袋,给了一个甜蜜的亲吻。

评论(13)
热度(147)
  1. 月下仙人,慕雪妆也 转载了此文字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