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凡人 (中)

※AU向,不谈12、13卷不谈临烧

※我们都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非常想分享下看到的一句话

“我打算正常生活,但是也和昨天有点不一样:会更珍惜,这些看似平常的人和日子。”

 

临也模模糊糊睁开眼睛,一时分辨不清自己在哪里。随后麻痹感渐渐退却,只剩下后背被重物挤压几近窒息的禁锢,四肢都带着微妙的刺痛感,额角还是湿热的。周围都是碎裂的砖石块,连动一动都困难,只有细细的光线挤过那些硬物之间的缝隙,还有嘈杂的呼喊跟爆破声带着奇异的嗡鸣涌进耳朵。

大概这次真是严重了呢,临也闭了闭眼睛,缓慢地吸气,却完全使不上力气……尝试挪动自己的身体结果几乎是纹丝不动,让他瞬间清醒许多,认识到此次处境之糟糕,只怕也是受伤不轻。

几次之后,临也就放弃了挣扎,闭目喘息。完全没用啊……他有些沮丧,竟会赶上如此糟糕的意外,又来不及逃离而被困在砖石之中。说到底,折原临也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不能预测一切,亦不能不死不伤。

外面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也慢慢感觉不到身上压着的那巨大的建筑物残骸的细微震动,大概是余震结束了。左手的钝痛越发蔓延,让他几乎无法忍受,这种糟糕的状况下,肉体和精神受到的折磨是难以估量的,惊恐,阴暗,甚至是绝望……临也突然觉得有些不甘心,世界很大,他还没有游览过所有想去的地方;人类很多,他还没有在对人类观察与掌控的过程中得到满足……

[啊,如果被困住的是小静的话,大概可以用他那可怕的暴力挣脱的吧。]临也苦笑了一下,[那个草履虫的命那么硬,大概不会有问题吧。]可是呢,他自己倒是稍不留神就要死在这里了,在他仔细挑选了很久的公寓的废墟里。真是的,东京都的新宿明明算是超安全区域才对啊,这栋大楼他也事先研究过不会有大问题,谁知道会遇到爆炸。

右手相对还算是自由的,在冷静了片刻后,临也尝试着活动右手,一点点往自己的腰间探过去。小心翼翼地穿过砖块和碎石,有湿漉漉的触感,他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不去想是不是已经麻痹的腿受了伤,或者被压得无法动弹的腰腹后背哪里破裂了。

指尖艰难地摸到了身上V领衫的布料,稍微松下一点气,临也继续摸索着,轻轻拨开挡到手臂动作的碎块,慢得让他快要发疯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很近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摸到了皮带,这样的话能摸到手机吧?临也松了力气大口呼吸,暂时停下休息,如果运气好手机还可以用的话……

然而当他终于触及口袋里冷硬的金属外壳时,突然伴随着震动铃声大作。临也被吓了一跳,是谁?!他一时间无法联想到可能的人选,只得用两根手指尽量夹住手机,从口袋里往外拖。

姿势十分别扭,可能已经严重挫伤的手掌和小臂也一直刺痛不堪,使得他的动作无比费力和缓慢。可时在这空间里回响起来的铃声,却像是一种异样的信号,竟然莫名地让临也有些安心下来。

外面产生了另一阵嘈杂和震动,临也感觉喉咙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难道是下一波余震?!

他呼吸一滞,在这个空间里他被封闭了多久呢?不知道啊……

虽然并没有什么太过饥渴的感觉,思维意识也难得清晰,但他被埋了多久?获救的可能有多大?

连串的问题迅速涌了出来,逼得临也快要窒息。

铃声停止了,临也感觉到自己脸上似乎挂上了汗珠,黏糊糊的,说不出的难受……

会死吗……

但他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拉出口袋,铃声再度响了起来,让临也惊讶不已。

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拼命地打电话……难不成是想要确认自己的安危吗?简直是感动到要哭了呢……

连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啊,临也艰难地喘着气,好像被压得更紧了……

奇怪的声音在左边响起来,甚至越来越近。

是错觉么?临也趁着还没再度昏迷,小心压着呼吸,判断这动静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

“嘎——哗啦……”好像更近了……手机开始了下一轮鸣响,临也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咚——”一束光线从左边射了进来。“嘶……”临也下意识地眯起了眼。

“下边有人!”男人的呼喊声带着微妙的喜悦,很熟悉,此时听起来却让他有种无法形容的兴奋和安心。

“小、静……”临也艰难地开口,声音又沙又哑,像被砂纸磨过一般。

“死跳蚤,闭上嘴。”明明和平时的话差不多,声音里却没有半分往日的怒气或者其他什么情绪,而是混杂着喜悦和动容,几近哽咽,“乖乖地等着,我会救你的。”

[谁要你来救……]临也很想这么说的,可最后他沉默了一会儿,只是回答了一个“好。”

评论(2)
热度(9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