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温柔 短FIN

※旧物混更,贴吧看过羽毛可忽略

※购买了《微光》的请翻到第200页(PIA)

※今天亢奋过度ing,干了这碗黄河水,来生还做华夏人!

 

折原临也系着围裙在厨房慵懒的切着菜,土豆和胡萝卜去皮切块,洋葱切碎,看见冰箱里孤零零的一个青椒,也一起切成小块。电饭煲里闷着饭,红色的加热灯闪得正欢。

他有点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打开火放上锅子,烧热之后慢慢沿着外圈倒入色拉油,动作娴熟。依次放入食材翻炒,明明是急火断生的工序,在他这里偏偏也有些懒洋洋的跟不上调子。倒也不能怪他,前天着了凉,半夜发起烧来,自己没什么感觉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一整天,醒来自然全身酸软无力。其实这种事情自己往往没有感觉,倒是吓坏了同床共枕的人,可以分分钟折路标扔自贩机的家伙请了假,紧张兮兮的小心照顾了他一整天,今天上班还是被临也硬推出门的。

身体没好利索,一副倦怠的样子,临也索性把火调小一点点把蔬菜烹熟,反正他尚未病愈也没什么胃口,这顿饭大多数还是要落到静雄肚子里。炒的差不多,直接把一边备好的水倒进去,撇了沫子,咖喱块草草压碎就丢了进去。

一边搅着锅,一边掏手机看了看情报,临也愉悦的翘起嘴角,看来小静回来的时候正好可以吃饭了。

原本是犬猿之仲关系的两个家伙,住到一起却是和谐的紧,新罗每每看到两人出双入对总要感慨“举案齐眉”,然后被赛尔提爱的肘击问候再拖走。临也按了按有些干涩的眼睛周围,其实对现在的生活完全没什么可抱怨的,只要他不故意惹怒小静到某种程度,对方总是对他百般温柔,有些细节连弟弟幽见了都大吃一惊。当然,临也舔了一下嘴唇,除了做的时候偶尔没那么温柔,毕竟肉食动物确实容易急迫。

让折原临也极度满足和愉悦的事,莫过于对平和岛静雄的掌控,但更开心的是,这样温柔的小静只属于我,只属于我……独占的快感汹涌强烈,一如平静海面下潜藏的暗流,但凡是人就不能抗拒——可以拥有喜欢的家伙不为人知的一面,可以霸占恋人的全部注意和视线。

所以从前一直高喊着爱恋全人类的家伙,如今心甘情愿的窝在池袋的公寓里给男人煮饭,什么观察人类计划统统都忘到脑后去了。

调成小火保持咖喱的温度,临也转身取出两个盘子,从电饭煲里盛出刚刚好的米饭,先给饭比较少的那份浇了咖喱,直接放到饭桌上晾着。修长的手指捻起小刀,从桌子中间的果篮里捡起一颗苹果,果皮转着圈旋下来,临也动作优雅得像在雕刻艺术品,整条薄而匀称的果皮齐整整落进垃圾筐里。几刀就把削好的苹果“碎尸”,果核丢进垃圾筐去陪果皮,切得精细的果肉进了咖喱。想了想,还是从调料架子上拿出白糖放了些进去,才搅匀锅子。他并不喜欢甜食,偏甜的东西都不是太喜欢,可偏偏静雄正相反,完全是小孩子的舌头。因为不喜欢偏甜味的咖喱,临也宁可自己做,连苹果都不要,可静雄那份绝对是要双倍甜度的。

把另一盘饭也浇上咖喱端上桌,临也心情大好的摆上餐具,把餐巾折成了花。厨具都放水泡了起来,换一只锅重新做油,从冷藏室拿出早就腌好的鸡柳开始炸制。鸡肉逐渐变得焦黄,散发出混着柠檬和腌料气味的肉香,让整个厨房都多了一丝温暖的味道。

临也刚捞出最后一块肉,就从身后被圈进了一个怀抱。他轻轻拍了那人的手臂一下,带些嗔怪的意味,却没生气,有点情人间的亲昵。男人从他身后伸过手关了火,直接抱着他的姿势把人翻过来面对面,伏低身子用头抵在临也胸口,“身体好点了吗?”临也想着现在的样子好像金毛犬在跟主人撒娇一样,嘴角勾起弧度,“嗯。”反手把锅具拿起来扔进水池和之前的泡着一起,反正都不用他洗。

温馨的晚饭时间之后,换成居家的T恤和短裤,大概是洗完澡身上热了起来,临也精神好了许多,静雄收拾好厨房,西瓜切成小块端了出来。静雄皱着眉拿过临也手里的毛巾帮他擦还在滴水的头发,临也则是安然的任由他动作,手底下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叉起西瓜往嘴里送。

舞流和九琉璃进来的时候就是这幅景象,着实让两个丫头感叹了一番,阿临哥真是找了个很棒的老公~被说到的人当即一脸黑线,不大高兴的看了看自己的双子妹妹,下意识的嘲讽她们是不是又惹了麻烦才想起来找他。两个丫头都是一脸奸笑的样子,拉走的却是静雄,三人在角落里嘀嘀咕咕起来,让临也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突然就被打横抱了起来,面对这种过分熟悉的情况临也立刻瞪大了眼,失重的感觉却使得身体下意识的做出条件反射,手臂直接圈住了静雄的脖子。静雄满是笑意跟某种熟悉的意味的眼神跟临也对焦,吓得临也狠狠咽了一下口水,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卧室的双人床上,门也被静雄干脆利索的上了锁。

“小,小静……”临也抓紧了身下的被子,“舞流和九琉璃还在啊……呜呜……”后面的话完全被噎了回去,温柔的又满是侵占属性的吻,直到临也气喘才分开。

静雄倾身整个覆在临也身上,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临也的皮肤上游弋,“刚才她们说,”灼热的气息全部吹进了临也耳朵里,让他敏感的一哆嗦,“前天晚上,有人背着我去了地下酒吧交易啊……”

完、蛋、了……临也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三个字无限循环,虽然静雄平常对他温柔,但是背着他出去到类似场合交易是不可以触碰的底线之一。“小静你听我解啊……”一个重重的吻啃到喉结上,临也倒吸口气,有些认命的闭上眼,可以感觉到男人逐渐变粗的呼吸带着热气吹到自己才的皮肤上。看不见反而更糟,感官细致勾勒出逐渐失控的情形,临也在连串的煽情舔吻下溃不成军,不受控制地流露出破碎的音节。

实在是惹人怜惜,看着身下人一脸泪痕的模样,静雄压抑了一下脑子里现在就压倒临也的想法,所谓爱的教育,不能只疼爱不教育……叹息着给临也擦了擦眼睛,在额头落下一个安抚的轻吻,“你啊,我从来都不是因为你去交易才生气的。”额头抵在临也额头上,眼睛近距离的盯在一起,静雄看见临也眼里的一丝错愕和倒映的自己的样子,“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伴随着肌肤间细微的磨蹭,临也觉得这样反而更羞涩,男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这种危险的事,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吗?还是因为这个才生病的吧。”目光带着心疼。

临也的脸彻底红了,半天才开口,声如蚊蚋,“就是……怕你知道会担心啊……”

这样的表情绝对是犯规啊……静雄深吸一口气,狠狠吻了下去……

已经糟糕到不行了,临也忍着要哭的生理行为,身体只能随着静雄的动作起落。下身的小口吞吐着让他难于开口的物什,胸口被或舔或咬,男人的手也摩挲着他的顶端,简直被逼到了顶峰……“嗯哼…小静哈哈…”临也的声音破碎得不像样,“她,她们还在……不可以,哈啊,教坏小孩子……”

静雄无奈的抬头看了临也一眼,轻轻帮临也理了一下挡住眼睛的碎发,“已经没法教的更坏了啊。”如果临也知道今天用的KY是他的妹妹们塞给静雄的不知会作何感想。下身用力一顶,满意的听见临也发出的呜咽,静雄俯下身去舔临也的耳朵,过分的刺激让临也不断想往后缩,实际上只是徒劳。“稍微的……啊……”临也喘息着向静雄要求,“温柔一点啊……”

前边颤巍巍的流出泪水,后边却被越来越慢越来越轻缓的动作折磨着,类似圆周运动一样,不肯给个痛快。临也不安的抓紧了静雄的手臂,身体里一股邪火烧起来,让他忍不住去扭动。真是的,所以说这种时候的温柔才是真正不应该的……因为感觉太过强烈,最后临也还是被逼得啜泣起来,只能牢牢抱紧了静雄,在他后背划下一片红痕,随即意识就被裹进了激烈的浪潮里——喂喂,肉食动物可是忍得很辛苦啊~

门外的姐妹俩则是趁机从静雄家打劫走了幽从外面带回来的手信,什么吉川绿茶,清水烧的茶具,艺妓人偶统统没放过……

临也最后一直被折腾到手指都懒得动,完全靠静雄给他重新洗了澡,换了衣服塞进被子。男人看着临也睡前水汪汪的眼睛,温柔的笑了起来,嘴唇轻柔的碰触在临也嘴唇上,低沉的声线里满是柔情“晚安”。

评论(5)
热度(22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