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八】外章(2)

【Chapter 18】

【B世界线注意】

平和岛静雄小朋友,一年级,因为骨折躺在医院养伤,然后就意外地……换了张床……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光溜溜地躺在另一张病床上,推门进来的护士吓得摔了手里的盘子。

茫然无措的静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个俊秀的青年却已经站到了他身边,“左和子小姐。”他开口对那名护士说了什么,静雄并不能完全理解,不过接下来护士却站起身来按照青年的吩咐拿了身儿童病服回来,再跑出去找医生,还有给静雄办住院手续。

“这是我的病房,真没想到,小静会穿到这里来,”青年笑了起来,带着小朋友看不懂的邪气跟狡黠,“这是小静第一次时间旅行咯?”

静雄反应了片刻,“时间旅行?”

“哦,看来就是了。”青年眨了眨血红的眼睛,微笑的看着静雄上下打量,“啧,小时候真是好瘦啊,手臂和腿有过这么严重的骨折吗?真的看不出来,嗯嗯,不过发育得还不错。”语毕他利索地帮静雄裹好衣服,系上腰带。

后知后觉的小朋友用没打石膏的那只手扇开了对方的手,瞬间涨红了脸,“变、变态!”

青年也不气恼,反而挑了挑眉毛,“这话应该我喊才对,裸奔的可是小静不是我哦?”

“你!”静雄又羞又怒,偏偏还无法反驳。

手掌落在小朋友的脑袋上揉了揉,“不用这么生气吧,以后还会做更过分的事情呢。”

静雄侧过头看向他,那人却不再说下去,反而大大咧咧地躺上了床。“你……”静雄咬了咬嘴唇,“你是谁?”

“啊,我是谁?”青年转了过来,定定的看着他,带着莫名的笑意,“说起来还没自我介绍过啊。”他伸出手指在静雄脸颊边捏了捏,“我是折原临也,小静未来的恋人哦。”

年幼的孩子看着跟前那张似乎人畜无害的笑脸,“刷拉”一下红到耳根,其、其实,长得很好看呢……

而他并不知道,临也的心里想的完全是,一贯在自己面前十分强势的家伙,小时候还是挺羞涩可爱的嘛。

“临也,是为什么才会住院的呢?”熄灯时间之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毫无困意的静雄盯着旁边的人。

“嗯?”临也已经略微有些迷糊,伸手拦住了旁边的静雄往怀里带,“没什么,只是被捅了一刀。”

静雄咬了咬嘴唇,“很痛吗?”

“还好,已经习惯了。”

“那我以后一定会提前告诉临也的,不让你受伤。”稚嫩的嗓音却包含着不可撼动的坚定。

临也笑了笑,“小静告诉过我的,是我自己不相信。”他用手盖住静雄的眼睛,“快点睡吧,已经很晚了。”

很快,临也就进入了沉眠,静雄只好靠着他闭上了眼,不知何时也进入了梦乡。

当然,第二天早上起来,躺在旁边的就不是小学时期的静雄,而是二十多岁的静雄了。

而秉持着一定要好好保护临也的念头,却还是见到了一只被人弄进医院的跳蚤,静雄表示非常不爽。不过让他摸不着头绪的是,仅仅过了不到半天,事情再次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时间倒退了?!静雄惊讶地看着自己变为数年前款式的病服,以及穿着校服坐在自己旁边的临也,目瞪口呆。

同样吃惊的还有他身边的临也,情报贩子惊讶地撩开衣服摸着自己的腹部,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伤口。“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反复确定,现在的时间是高中二年级第一学期之后,静雄跟临也一起陷入了沉思。

随后的几天,在经过了一些相应的检查后,长期负责静雄的时间错位症的医生非常豪迈地拍了拍他,表示静雄现在非常健康,可以马上收拾东西回家。门外的护士们都挂着一副见了鬼的脸,这可是上周因为被卡车撞了而入院的,现在不仅全身上下毫无伤病,连多年的时间错位症都好了……

东西实在少得可怜,一个书包就收拾完了。静雄礼貌地向熟悉的医护人员道谢告别,离开了来良综合病院。

在医院门口的拐角,等待他的临也不耐烦地抓着刀子来回玩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次的时间倒退。虽说静雄有时间错位症,他也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见过了多个时段的静雄,但是,身为恋人的临也从没想过自己也会产生跟他相似的症状,这算什么啊?!

一向头脑灵光的临也丝毫没有头绪,只能烦躁地思考着下一步,将近十年的情报、经历跟金钱,有得也有失,到底该算是幸运或是不幸?

“在等我吗?跳蚤。”金发少年叼着烟走过来。

“谁等你了。”临也下意识地反驳,收起手里的刀看向他。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静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先跟我回去吧,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临也皱起了眉,“小静的草履虫大脑又异想天开了什么吗?”

静雄伸手在他头顶轻轻一敲,“怎么可能,不过……医生说,我的时间错位症痊愈了。”

“啊,痊愈了?”临也不可置信地盯着静雄,像要把他盯出窟窿来。

后者却十分坦然,“是真的,所有检查结果都正常了。”

“……”临也抱着手臂沉思起来,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而且只是不是意味着未来的改变和静雄的时间旅行的改变。

可是还不等他理出线索,静雄已经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临也慌乱中揪住静雄的领子。

静雄把他往上抱了抱,“总不能就让你站在这儿想明白吧,当然是带回家再说。”

近距离之下,临也是打不过静雄的,可怕的蛮力让他半分也无法撼动。“啧,这么糟糕的性格……”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可是啊,我这么糟的性格,可都是你一手教出来的呢?”静雄边走边暗暗在临也腰上摸了几把,“这辈子你是绝对跑不掉的,临也。”

怀里的人也只能叹了口气,任由他去。何止这辈子呢?不管到哪里,都是一样逃不掉的。

因为在某些口是心非的话背后,我想被全人类爱慕崇敬,可是,我想爱的人,只有你。

评论(1)
热度(9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