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凡人 (上)

※AU向,不谈12、13卷不谈临烧

※我们都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非常想分享下看到的一句话

“我打算正常生活,但是也和昨天有点不一样:会更珍惜,这些看似平常的人和日子。”

 

呐呐,你知道吗?那个超有名的平和岛静雄啊,以前可是有着无比恐怖的怪力呢。他可以轻易地折断路标、扔出街边的垃圾桶和自贩机,甚至厢式货车也能一下子掀翻。听说是从小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到了成年之后连身体也变得十分强悍,连刀子都很难留下什么伤口。曾经在池袋以收债为生,惹毛他的人会被整个丢到天上去,或者会体验被自贩机追打,是有着“干架傀儡”称号的家伙呢。

可惜他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那种恐怖的力量,也不能像过去一样随便举起东西和打架。从那之后,他才离开池袋,到北海道开农场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从人人谈而色变的“怪物”变回普通的人类呢?

 

凌晨的东京自然不像白日一般喧闹,绝大多数人都在甜美的睡梦中等待着早上的来临,路边的灯光映照着寂寥的街道,偶尔还夹杂着一些比平时更嘈杂的猫狗的叫声。

突然地面开始颤动起来,灯光下的街道地面有些地方裂开缝隙,有些地方塌陷成坑。在许多动物异常惨烈的嘶叫声中,那颤动已瞬间变成了剧烈的摇晃震动。而那些路灯连带着变得歪歪扭扭,还能发光的依然坚挺地发着光,受到损坏的则可能已经直接断成两截倒在地上。

在睡梦中被吵醒的人们先是惊慌哭喊,随后强迫或者被强迫着保持镇定,按照灾难教育的内容想法子逃生。街道上尚且完好的部分、公园里、广场上,都聚集着从建筑物中逃出来的人。拐角和通道这类地方都有人自发地进行着疏导,组织人们有序快速离开。

 

静雄随着自家公寓的邻居们走出来的时候还打着哈欠,相比起那些抱着孩子、拖家带口的人,他确实是轻松许多。身上只简单穿着长裤和白衬衫,连马甲都没有穿,他就被那些过分热心的人拉了出来。站在街心公园里吹了会儿冷风,静雄才觉得自己清醒了些,伸手要掏烟,才发现身上除了匆忙间带出来的钱包钥匙,一张多余的纸都没有,更不用提他放在玄关柜子上的烟了。有点烦躁,青年看了看稍远处,空地上已经铺开毯子被单的人们已经靠着亲友、抱着孩子开始休憩甚至补眠,以应对不知何时可能发生的余震和等待援助。幽这时候应该在国外拍戏,不会受到什么影响,而自己认识的那些人又都怎么样呢?独自站在树下的静雄凝视着夜空,稍微有些意味不明的寂寞,想要摸出手机才想起根本没有带出来。

与此同时,身边的人们也都尽自己所能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黑发的少年站在人群外快速筛选着网页里的大量信息,将有用的信息顶起扩散,谣言和抱怨该删的删除;身着黄色跟蓝色的服饰的人在人群中帮忙搀扶老幼跟救助伤者,甚至还有些双目发红的青年也在帮忙安置空场上的人群。

 

然而在人群渐渐镇定甚至平静下来的时候,当所有人以为只要等待轻微余震过去救援抵达的时候,从远处的高楼间忽地炸开一道白光。“轰——”一声巨响,金色的块状光芒裹着橘红的火焰在夜空中绽开巨大的花朵。冲天的火舌舔过天际,随后烟尘骤起,裹着滚滚浓烟升腾出类似蘑菇的形状。强光几乎照亮了半块天空,静雄只觉得眼前一花,更大的爆炸伴随着强烈的震动再次来袭。附近的人群已经趴到了地上,抱着孩子的妇女老人也都低低弓着身子,静雄勉强扶着树干才站稳。

那个方向……他觉得眼皮猛地跳了两下,胸腔里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几乎无法呼吸。爆炸的中心是新宿。

“大家不要乱动!”有青年改为跪姿大喊着,一边探查周围的情况。

静雄却顾不得更多,手下一紧便捏下来一块树干,他皱起眉头,头也不回地向着那还在燃烧的巨大火焰中心奔跑过去。

那朵蘑菇云比最初不知扩大了多少,下方映着熊熊火光,自上而下溅落燃烧着的星星点点,如层云映衬的流星雨一般,但不知这罕见的美丽之下会是多少性命的伤亡。

金发的青年只觉得脑子里似乎随着那爆炸也受了震荡一般,霎时钻心的疼起来。他咬着嘴唇,攥紧了拳头,迈开腿狂奔起来。

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临也……

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往复循环的名字,那个像跳蚤一样的家伙,应该还是活蹦乱跳的吧……

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从池袋去新宿的路程,好像从来没一次觉得原来有这么的远。

越是接近那团还在燃烧的巨大火焰,情况就越狼狈,街上几乎布满了碎石块和玻璃碴,歪倒的路标、倒下的焦黑的树干,还有被掀翻的车子,全都让静雄更加不安。

记忆里临也的样子过电影般的转动起来,学生时代还显青涩的模样,进入青年后的清秀;算计人时的恶劣,被追逐时的游刃有余,打斗时的狠厉;还有被他亲吻时不甘的表情,被他捉住时的无奈跟恨意,滚到床上时被自己弄到要哭的表情,报复他时的狡黠的笑容……

明明是个超级可恶的家伙啊,静雄下意识地按了按胸口,却在自己心里默默地扎了根。

混蛋,可别给我死啊……能杀掉你的人,只有我……

PS:有感而发,不掐架也不背锅,并不是BE请放心等待下一更(づ ̄3 ̄)づ╭❤~

评论(6)
热度(8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