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街角店 (3)

【六】

周六的早晨,临也叼着牙刷打开了门,厨房里做着早餐的静雄只来得及问了句“谁呀。”再转身就差点扔了手里的平底锅。

两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站在他身后笑眯眯地盯着他,黑发红眼与临也有六七分相似,再看看扶着额头靠在厨房门框边的临也,“这是,你妹妹?”静雄有些迟疑。

“嗯,”临也转身回去继续刷牙,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双胞胎,左边戴眼镜的是舞流,右边是九琉璃。”

“你们好,我是对门的平和岛静雄,一直以来受临也关照了。”静雄一边把煎好的培根鸡蛋都装进盘子,一边向两个姑娘自我介绍。

看着静雄熟练地把各种材料放在面包片上层层码好,淋上酱汁再盖上另一片面包,九琉璃沉默地蹙起眉头,看看静雄又看看自己的双生妹妹,舞流立刻会意。“那我就不客气地喊静雄哥咯?”

“没问题。”静雄按住夹好的面包,拿起刀切掉四边,再从中斜切一刀,整齐美观的三明治被摆进盘子里,旁边是拌好的土豆泥沙拉跟佐餐的小菜。

两个姑娘来回打量着静雄,直到他把四人份的早餐端上桌,舞流才小声的开了口,“静雄哥是阿临哥的男朋友吗?”

静雄额角一跳,盘子差点脱手,“舞流是吧?怎么这么问?”

“嘿诶~”舞流拉长声音,“阿临哥很注意和男性朋友保持距离的,从没见过谁能大早上在他家里做饭的啊。”

“然。”九琉璃肯定地点点头。

“……”静雄沉默了一下,听着洗手间那边哗啦啦流水的声音,压低了声音,“为什么是和男性朋友……”

“咦?”舞流疑惑了一下,“原来真的不是吗?”

九琉璃回给舞流一个残念的表情。

“咳,”舞流坐下来摆出一副严肃的脸,“那么,静雄哥如果只是抱着做普通朋友的念头,还请离阿临哥远一点。”

静雄愣了一下,“这,到底什么意思?”

“阿临哥他呀,”舞流用手托起脸,“是喜欢同性的呢。”

时间的指针停了片刻,静雄确定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嘎嘣”一下。

“你们聊了什么?”临也打着哈欠走进来。

“没什么,快坐下吃吧。”静雄笑着帮他拉开椅子。然后在帮大家倒果汁时,静雄弯下腰低声在舞流耳边回答道,“我知道了,以后会努力的”。

努力……个毛线……舞流瞬间后背一冷,不会吧?!

临也看起来吃得很开心,边吃边跟静雄聊着一些关于优娜的话题,还点了午饭要吃拉面。

想着自家哥哥平时比狐狸还狡猾,谁知道,对门住了个更会装蒜的大尾巴狼。舞流艰难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默默在心里给自家哥哥点了根蜡。

抱歉呐阿临哥,好像很不经意地就把你给卖了……

 

【七】

折原老师平时是跟孩子们相处的时间最长,看起来一直都是温和又单纯,但正是这样的表象也具有着极大的欺骗性。若要论到心思细腻和头脑灵活,临也可以说当仁不让,但更要说的一条,就是在可爱的幼师身份之下,还掩藏着经常被骂成人渣的另一重身份。

凡事东京的黑白两道、灰色地带都对他的名号稍有耳闻,“新宿最恶”,以贩卖情报跟玩弄人于股掌之间为乐。若是被他盯上必然会被整得很惨,但是他又有着几乎无人能及的情报网和信息手段,让人想绕过他去找其他人都做不到。

像静雄一样前来试探接近他的人并不是没有,但大多数都很快就碰了软钉子,一两星期就被临也巧妙地赶走了。可偏偏这对门的人,就能人所不能,无比自然地成为了临也家的常住钉子户。

“原来你跟新罗是小学同学?”临也叼着对方喂过来的炸虾口齿不清。

静雄一边关掉灶台,一边回答,“不过出国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也不知道那家伙……”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临也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想说赛尔提?”

“你知道?”静雄有些迟疑。

临也点了点头,“放心吧,那家伙现在是个不错的密医,能赚不少,而且跟赛尔提也很好。”端着一盘子炸虾转身放到桌上,“他已经成功拿下了害羞的赛尔提。”某无良老师补充道。

如果临也表现得人畜无害,只怕是你还没有深入了解他。随着关系跟临也变得密切,才能看到在他温柔又可爱的面具下,其实是个中二病又心思深沉、以玩弄人类为乐的……咳,大概叫人渣会更准确一点。

现在,经过了将近三个月,临也已经完全在静雄面前露出了本来的嘴脸。静雄大概是目前为止,除了新罗这种损友之外,能和临也相处得最为融洽的人了。

至少表面上来说,是这样的。

带着微笑的临也故意把蘸了很多辣椒酱的炸虾放进静雄碗里时,没有漏掉男人额角暴起的青筋。

然而静雄还是维持着近乎面瘫的表情吃了下去,虽然他是个不喜欢辣的猫舌头加甘党。

评论(2)
热度(13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