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 【十六】

【十六】

总之疯掉的药剂师很快就被赛尔提找到了,并且把他丢到了离城门不远的路上,当天下午国王就下了指令传召新罗。

之前的满是血污的铠甲原封未动地穿回身上,静雄被临也拖着在身上弄了不少提前准备的动物血,因为体质留不下什么伤口,索性就让赛尔提用特殊颜料帮忙伪装了受伤的状况。把静雄带到森林边缘的一个小山坡上,让他躺好。随后给静雄吃了之前新罗配好的药剂,从外表看起来就真的是重伤虚弱的样子,等着路人经过发现他。

临也和赛尔提就近撒了些事先准备的血液,使现场看起来就像是静雄从森林里滴答着血跑出来吗,最后倒在山坡上。

很快就有赶着马车的居民路过,发现了躺在那里的静雄,慌忙把他弄上马车带回了城里。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静雄后来还顺势以伤后身体状况不佳为由,推辞了国王身边亲卫队的入职要求。

疯掉的药剂师已经只会神神叨叨地念着他要发财了,“龙”啊,“很有钱”啊,还有数着各种金银跟值钱的东西。虽然后续也派了其他人手前去调查,但都一无所获,国王一行人没两天就离开了池袋。

由此,也就开始了尼布罗大陆延续若干年的,吸引无数人前往池袋屠龙的活动。

另一边,每天一管血下去,国王一行人离开池袋时,薇拉已经能自己下地走走了。

赛尔提总是觉得这些天庄园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说不上为什么,她时不时本能地觉得后背发冷。

[新罗,果然还是有什么不对劲……难道是有幽灵?!]杜拉罕妖精在石板上快速地写到。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赛尔提,”新罗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定是你太累了。唔,说起来最近也真是够呛呢。”领主微笑起来,似乎意有所指。“这样吧,我和赛尔提一起出去玩几天怎么样?我们很久没有出去放松了,我也很久没和赛尔提独处一下了哦噗……”

爱的肘击结束了新罗的发言,但是在他软磨硬泡之下,赛尔提也就答应了他,两个人骑着休特离开,留下静雄和两条龙看家。

少了情侣组散发的温和气息,庄园里的氛围转瞬就尴尬又紧张起来,夹在薇拉跟静雄中间的临也更是说出的头疼。

“临也。”薇拉从花园的吊椅上站起来,喊着坐在树枝上的龙。

“薇拉姐。”临也跳下来,小跑过来扶住她,却不知道坐在屋里的静雄一直盯着他们,最后沉默地关上了虚掩的窗子。

把薇拉送回房间,临也转身去书房帮新罗处理遗留的公务,却在走廊的拐角被静雄拦了下来。

“小静?怎么了吗?”临也摸摸鼻子,对于被堵在墙角感到莫名的危险。

“你……”静雄显得十分纠结,“你会跟薇拉走吗?”

“哈?”临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可是,怎么可能呢,他已经根本回不去了啊。

但静雄以为他不回答是默认,“可恶……”,金发青年低声咕哝着,又往前凑了些。过分近的距离已经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临也往后退了些,可墙角显然已经没有更多位置,后背已经直接贴上了墙壁。

“就不能,留下来吗……”静雄认真地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带着过于浓郁的色彩,临也紧盯着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眨。

空间太狭小,想伸手却被骑士迅速地捉住了双手,连推开静雄都已经做不到了。临也艰涩地吞着口水,眼前的人散发着比猛兽更恐怖的气息,不断接近着他。

“唔!!!”嘴唇上突然被侵袭,临也想挣扎却被全数压制。生涩的亲吻急切又用力,虽然仅限于嘴唇的碰触,仍然让临也很快就呼吸不畅。双手被举起来合在一起,由一只手捉住,静雄另一手沿着临也的背滑下去,从身后揽住他的腰不放。强势的亲吻几乎让临也发软,差不多整个人都贴在了墙壁上,静雄的一条腿挤进了临也两腿之间,暧昧地磨蹭。

细微的热流从身体里往上涌,临也死死地闭住眼睛,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糟糕,静雄慢慢地结束了第一回合,转而继续轻柔细碎的亲吻。痒兮兮的感觉从心底扩散开来,理智跟反抗逐渐化作了不满足,临也哼唧着开始一点点回应静雄。

龙是偏向于受欲望支配的,何况临也至今尚未有过经验,极易受到撩拨。而从另一方面讲,面对着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任何拒绝跟反抗都苍白无力起来,他自己明明不讨厌,甚至渴求更多。

“临也。”推开门的声音,随后是薇拉在喊他。

像是被炙烤时兜头浇下一盆冷水,理智瞬间恢复,“放!唔——”临也扭动起来,好不容易才将静雄分开,“薇拉姐在叫我。”龙喘着气,脸颊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艰难地掰开静雄禁锢他的手。骑士沉默地维持着力道,但是却没阻止临也,直到龙挣脱了他跑开。

童话的最后,公主王子都会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平民的儿子娶到了贵族的小姐,穷苦人家的姑娘也会有珍惜她的好归宿。

可是呢,静雄摊开又握紧自己的手掌,指间还残留着临也身上的温度,会不会有人写个美好的结局,让骑士和龙在一起?

临也站在门外深深呼吸几次,才推门进去,“薇拉姐?你叫我?”

屋子里安静得吓人,薇拉板着脸坐在椅子上,全身都散发着无形的压力。

“折原临也,”薇拉站起身来,背后倏然张开一双暗红的骨翼,“我只问你一次,你和那个人类,是什么关系?”冷漠的声音完全不似平时那般温柔。

咬着嘴唇,临也下意识地扯了扯领口,“我……”该怎么说呢?他和静雄算是什么?然而临也心里很清楚,此刻必然要做最坏的打算,“我,喜欢他!”

“跪下!”薇拉煽动翅膀,猛劲的风吹得屋内桌椅翻倒,门在一声巨响里紧闭起来,临也膝盖受到气流的冲击,无法自控的跪了下去。

“族规第二条是什么!”

“不得,不得爱慕人类,不得与人类产生关系……”

“族规第五条!”

“不得将本族隐秘告知人类。”

“很好,这么多年你还记得,”薇拉背过身去,“第六条。”

“脱离族群,与人类混居,不得再回到龙族中间。”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和静雄询问的声音,“你们没事吧?临也?”

薇拉放软了语气,“临也,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只要你想……再回到你父母身边也是可以的,还有你妹妹,这么多年了,你不想回去看看吗?”

“我……”临也觉得喉头一哽,他当然知道薇拉想让他做什么,活人并不一定能保守秘密,值得相信的只有死人。“我已经,回不去了。”年轻的龙露出一个艳丽的笑容。

薇拉像是想到了什么,“你?!”

临也坦然地跪在那里,“对,我喂过他血了。”

“临也?”静雄的音量提高了许多,好似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

“折原临也,违反族规,自请被逐出族,还望族长成全!”

评论(3)
热度(11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