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 【十五】

【十五】

“临也,你在做什么?”静雄突然清醒过来,见到跟前临也放大的面孔,情急之下一把将他推开。

临也慌忙睁开眼,一下子不知作何解释。

“你,”静雄捂着自己的额头,“你做了什么……”

“咳,”临也摸了摸自己的侧脸,“只不过是,看了看你的记忆。”

静雄一下子神情严肃紧绷起来,“你都看到了。”

龙叹了口气,坦诚地点点头,“不过还不完整,虽然这样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亲口告诉我,那名药剂师的结局。”

骑士面无表情,但龙很清楚他的内心正在纠结斗争,最后静雄叹了口气,任命般地靠了过去,重新把额头贴到了临也额头上。龙微微翘起了嘴角,内心有些感慨这家伙的别扭,一边还抓紧了他的手臂。“放松点啊,我还没试过在你清醒的时候施术。”

静雄皱了下眉,“这么说的话,你没对别人用过?”

“怎么可能。”临也这一句话出口,对面的人瞬间脸一红,所幸两人离得很近临也并没有觉察到。

怕再说下去洗澡水都要凉了,临也赶紧闭上眼睛,再度进入了静雄的意识。

找到适当的节点,回到了和只剩下静雄和药剂师的时段。静雄站在龙形的薇拉前边,而穿着黑斗篷的药剂师就站在静雄眼前。原来那个男人一早就在静雄身上施下了控制他的药粉,只等着众人降服龙,便让静雄把他们全都杀死,再嫁祸给龙,好侵吞这战果。

“反正那个病秧子国王也只是要一点龙血续命,”药剂师猥琐的脸孔看得人浑身不舒服,“不如我和平和岛先生一起,把它身上其他的部分割下来卖,黑市里绝对是有价无市呢,你觉得如何?”

“闭嘴!你这个卑鄙小人!”静雄咬着牙强撑。

“没用的,你不可能反抗过这药粉的。”药剂师靠的更近,摇了摇头,“既然你不肯合作,我就只好自己先动手了。”男人掏出匕首,走向了薇拉,静雄拼命挣扎着却只能在小范围活动。眼见着匕首已经贴到了龙的下颌处,静雄闭上眼睛一撞,突然冲破了禁制,正好撞在男人后背。被撞倒的男人向前一扑,匕首不知飞到了哪,整个人撞在薇拉侧脸上。龙外露的尖牙划破了他的手掌,而从那伤口处渗出的血液不是正常的红色,全是暗沉的紫黑色。

龙的牙齿中含有毒液,自作自受的药剂师此时已经中了毒。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男人爬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了伤,“我是大富翁了!我捉到了龙,哈哈哈……”疯疯癫癫的男人朝着森林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竟然已经疯了吗?临也舒了一口气,放开了静雄。龙牙里的毒液虽不能真的置人于死地,但是毒性绝对不低,即使是药剂师也无能为力。

“还好……”临也转身要跨出浴缸,“这样应该还算好办,等明天起来我再新罗商量一下。”静雄却伸手拉了他一把,让他重新跌回水里,溅了一地水花。

“你……”临也想要开口,被静雄一根手指抵住了嘴。骑士轻轻地解开他手上的绷带,小心地一点点剥落,露出狰狞的伤口。

“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临也侧过脸去,不敢对视静雄灼热的目光。

静雄拉过一条布巾,沾了水柔缓地沿着临也的手臂擦拭,专注的样子看得临也脸颊发热。随后在临也惊讶的视线里,静雄的嘴唇贴上了临也的手臂,然后那柔软中间探出了一条湿热的舌头,沿着伤口暧昧地舔舐起来。

又痛又痒,临也下意识地用右手捂住了嘴巴,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发出什么声音来。被舔过的地方酥酥麻麻,伤口快速的愈合再生。等到临也终于从静雄嘴下收回自己的手臂,那里已经一片光滑,根本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只有亮晶晶的口水印。

临也愣了片刻,抽出条布巾甩过来盖住静雄的脸,飞快地跨出浴缸换了衣服回去睡觉。至于被留下的那个家伙,临也想,他一定是老天派来克自己的……

隔天新罗神清气爽地爬了起来,跑去骚扰赛尔提顺便看了看薇拉,而临也挂着两个黑眼圈走进厨房时,同样神色不佳的静雄抬眼看了看他,干咳了两下。

吃过早饭,静雄被指去代替赛尔提照看薇拉,守了一夜的无头妖精则回房间换衣服休息一会儿,临也拉着新罗到书房商量。

问题并不难解决,既然已经全员覆灭,不管再怎么查,也不会有更多线索,索性全部当成被龙杀害。薇拉暂时就留在庄园,等养好伤再走,反正维持着人形也不会有人怀疑。按照静雄的记忆,疯掉的药剂师应该跑进了森林,现在生死不明,回头还要麻烦赛尔提想办法找找。若是死了也不用再管,要是活着,一个疯子正好带回来作证明。唯一的缺陷就是静雄,该如何解释他一个人活了下来?新罗和临也仔细商讨研究了各种细节,决定这件事也不要由他们出面,把静雄伪装成重伤,再找个毫无关系的第三者带他回来就好。

等初步定好计划,新罗起身前去查看薇拉的状况。薇拉一直在昏睡中,敷了药的伤口并没有明显的愈合,拆了包扎检查的部分看起来并无一丝好转的迹象,实在让领主犯了难。虽然他的身边有着赛尔提和临也这样的非人类,对于非人类的伤病有些了解,但是也仅限于了解,面对薇拉严重的伤势,他不知道什么药物才最有效。

年轻的领主转头看向身边,临也只得摇了摇头,伸出了自己的手。有了新罗这个专业的医生,一个针头就解决了临也放血的问题,没再让他自己割手臂。

“话说,”新罗拔了注射器的针头,把抽取的血液送进薇拉嘴里,“你的胳膊好得倒是很快啊,用了什么方法?能给这条龙用吗?”

“咳,”临也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袖子,一边咳嗽起来,“不能……”

评论(6)
热度(10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