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十四】

【十四】

新罗发现临也突然消失的时候,感觉到眼皮猛地一跳。他急匆匆地冲到院子后面,再三确定马厩里的马少了一匹。

扶住额头,他有一瞬间觉得那家伙是不是疯了,却又觉得必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多年的相处,即使算不上彼此掏心掏肺的交情,但临也的脾性他总归是清楚的,就像他同样知道静雄什么时候会发怒,什么时候会笑。岸谷新罗也许算不上一个很好的友人,甚至说他是损友也不为过,但他确实会为了这两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真正感到担心。

“赛尔提!”新罗沉默了片刻,还是决定前去寻求杜拉罕妖精的帮助。

等他们驾着马车在森林边缘找到牵着马小心前进的临也和静雄时,静雄和马背上的薇拉糟糕的模样着实吓坏了新罗跟赛尔提。临也见到前来接应的二人,才终于松了口气,请赛尔提帮忙用影子给薇拉做了一身“衣服”,因为影子本身并没什么质量的实感,不会让薇拉感觉到更多布料摩擦皮肤的疼痛。将薇拉和赛尔提送进了车厢,临也看了看静雄的模样,想说服他也进去坐着休息一会儿。新罗却拍拍临也的肩膀,摇摇头示意静雄现在状态并不好,主动开口进了车厢陪伴两位女性。

临也抿着嘴唇,抢在静雄之前坐上车架,抓紧套索,等骑士在他身边坐好,就驾着车掉头回了庄园。

薇拉的伤势虽然得到了临也的帮助,脱离了危险,但仍旧十分严重。新罗下车时皱紧了眉头,吩咐临也和静雄什么都别做,先帮他把薇拉带到屋子里去治疗包扎。

幸好新罗家的医药储备充足,等到把薇拉身上全都包扎好,时间都快到了傍晚。新罗擦擦满是汗水的额头,瘫软在椅子上不肯再起来;静雄则是从早上起来就没有再吃过东西,情绪上也有些不对劲,那身满是血污的铠甲还是新罗和赛尔提帮他扒下来的;临也的一条手臂还挂着伤口,时间长了麻木的感觉消退下去,现在动一动就钻心的疼。

体贴的无头妖精站起身来,在石板上写到[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东西吧?]

“不不不!赛尔提!”新罗蹦了起来,一头冷汗,“怎么能麻烦你,再说你做的东西只要我一个人独享就够了……”老实说,毒药和赛尔提的料理相比,一个吃了会死,一个吃了生不如死。并不能品尝味道的赛尔提做的食物,大概也真的只有新罗能面不改色的下咽。

最后领主大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厨房煮了一大锅相对简单却营养丰富的蔬菜汤端回来,给每个人分了一大碗。

饭后赛尔提承担了洗碗和收拾的工作,又把薇拉安顿好。虚弱的龙很快就进入了沉眠,不需要太多睡眠的赛尔提留下来照看她,把三个男性都轰回去赶快休息,明天起来再讨论下一步。

新罗第一个去洗了澡,扎进卧室就睡着了。临也看了看一直坐在角落发呆的静雄,最后咬了咬牙,拉着他一起进了浴室。

高大强壮的骑士就站在那里,任由临也扒了他的衣服,一把扯掉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

“啧——”牵动受伤的手臂,临也发出声音,让静雄流露出了些许无奈的神色,于是金发青年只好自觉地开始解自己的衣服。皮带、裤子、内衣,等到静雄赤条条地站在临也面前,龙才发觉出不妥。

情景无比尴尬,可是临也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沉默着转过身去准备自己脱衣服,却被静雄从后面绕过来的手臂接替了他的动作。

骑士快速地把他的龙也扒了个干净,一起泡到热水里。

受伤的左臂还扎着那条包得很糟的绷带,就垂在浴缸外边。临也把鼻子以下的半张脸都浸在水里,咕嘟咕嘟地吹起了泡泡。确实尴尬得厉害,虽然少年时代也一起洗过澡,但也早已经过了八九年,他们都已经成年,何况,临也想着对面的人对自己那点微妙的心思,实在觉得不自在。

对面的静雄闭着眼睛,似乎是真的十分疲劳,竟然很快就没了声响进入睡眠。

龙试探性地用右手指尖探过去,戳了戳静雄的脸,后者全然没有反应。临也把脸从水里仰起来,吐了一口气,指尖挪动到静雄的眼角,帮他蹭了蹭额边的污迹。随后沿着眉骨往中间摩挲着,到高挺的鼻子,然后是柔软的嘴唇。

老实说,临也很喜欢静雄这张脸,只不过,龙并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喜欢这张脸才喜欢上了骑士,又或者是因为喜欢他才喜欢这张脸。

现在他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在收到讯号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可那并不是因为担心龙族,而是因为担心他的骑士。当他找到静雄的时候,对方少见的、可以算是脆弱的样子,让他的心脏像是被谁狠狠捏了一把。

临也闭上眼,把额头抵在静雄额头上,施展开法术,时隔多年的侵入了静雄的意识。

从开始进入森林到带着队伍绕圈子,侦查小队发现龙的踪迹,然后是群攻和术士投掷的奇怪液体。在探查到那液体的作用时,临也内心相当震惊,这些人类竟然会想出如此恶毒的方法。

随后是薇拉撞塌了山洞冲出来,样子已经十分恐怖和惨烈。临也可以感觉到静雄的情绪波动,在被碰触到这些回忆时,金发青年不安地胡乱扑腾起来,临也只好在水下抓住了他的手。

等静雄安分下来,他才继续看下去。

一群已经被冲昏了头脑的人举着武器冲了上去,术士在后方为他们制造屏障抵御火焰的热度,薇拉喷出的蓝色火焰把土地烧灼得焦黑干燥,塌陷的山洞几乎夷为平地,却无法伤及那些靠近她的骑士。

“平和岛先生,您不去吗?”术士看到再旁边发呆的静雄,开口询问道。

犹豫的骑士似乎动了动嘴,还没发出声音,骑士们已经和龙开始了战斗。虚弱的薇拉很快就败下阵来,被逼得趴在原地,粗浊的呼吸发出拉风箱似的声音。

然后临也察觉到了不对,静雄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然后突然拔出了剑,干脆利落地照着那名术士一劈。

随着术士应声倒下,前方的屏障消失了,但是薇拉已经连动都无法动,更不用提喷火。等到骑士们发现异样,回过头来时,静雄已经把术士的尸体变成了一堆碎块。

“不!不要……”静雄痛苦地喊叫着,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随后他跑向了薇拉那边,近百名没有被龙伤害的骑士,全都被静雄用无法恐怖的手法变成了临也后来看到的样子。

“不!”静雄站在那里,看着一地狼藉,几乎声嘶力竭。

“呵呵,平和岛先生,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一个阴鸷的声音从一块石头后面响起,“活捉龙的功劳,只有你和我共享呢。”

静雄瞪大了眼睛,那个人,是一开始就被他们忽略的药剂师。“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男人笑了起来,“只是给你下了一点可爱的药粉罢了。”

临也倒吸了一口气,该死的,这个混蛋竟然敢对小静下药?!可是他到达时,周围并没有找到这个人的影子,难不成被逃脱了吗……


评论(2)
热度(11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