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

Cp:静临
限制:深夜六十分

题目:永不坠落的太阳和极昼

 

【笼中】

设定:试验品静&临

 

研究所里是见不到光的,每一个诞生在这里的生命都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包括静雄和临也。

“太阳”“阳光”“温暖”,这样的词汇只存在于他们被灌输的知识之中。

被研究员带到K3实验室的时候,临也强忍着反胃的冲动,伸出手方便跟前戴着厚瓶底眼镜的女人给他打开手铐。随后他被粗暴地推进了狭窄的实验槽,身后的门立刻被封闭起来,冰冷滑腻的液体从底部涌出,直到完全填满槽内的空间。临也起初还能屏住呼吸,短短几分钟后就出现了缺乏氧气的症状,肺泡憋得生疼,身体不自然地开始抽搐,直至完全无法维持意识,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屋子里的几个研究眼对着仪表上的各项数据指指点点,为首的负责人尤其对临也的表现不满,作为研究所里最为优秀的试验品之一,折原临也应该是更强大的存在。他指了指控制台面,示意操作者继续加大压力。

透过屏幕,临也苍白的脸色和暴起的青筋都显示出他全身的挣扎与痛苦。可惜观测他的人都不为所动,一群脑子里填满了科学幻想的疯子已经泯灭了最细微的感情,只剩下冰冷麻木。

“砰——”细微的爆裂声带动实验槽一震,各项数据剧烈变化起来。而位于实验槽里的临也,慢慢蜷缩起身体,手指指尖长出了利爪,指间还有着半透明的蹼状物,双腿化为了布满红色鳞片的修长鱼尾,硬生生撑裂了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

得到了理想的观测结果,研究员们这次较为轻易地放过了临也,派了两个人把他送回了居住的屋子。今天更早结束被测的静雄已经在屋子里等待,等待他的同居室友被送回来。

离了水的人鱼紧闭着眼睛,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鳞片和鳍很快呈现出脱水的状况,可怜的紧缩着贴在身上。

依然是一言不发地将临也扔下便走,研究员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静雄,毕竟那不是他们负责的对象。

金发的青年起身走过来,皱着眉将临也抱到床铺上,扯掉了他身上破烂的衣服残片。带着茧子的手上布满细小的伤口,全是刚才的实验留下的,还没有愈合,静雄咬了咬牙拿过毛巾,小心翼翼地给临也擦干上身。拿捏着力道,静雄用指尖轻柔地拨开临也脸颊两边的粘成一绺一绺的发丝,将嘴唇印在他额头上。

临也身上的鳞片一点点消退下去,不知过了多久,瘦弱的青年睁开了他红宝石般的眼睛。身边是熟悉的环境,还有环抱着他的,熟悉的人。

临也看着静雄疲惫的神色,没有忍心打搅他的睡眠,只是用视线反复地描摹打量,估算着这个强大的怪物又受了多少伤。

看到静雄的金发和琥珀色眼睛时,临也总是容易联想到书本上描写的太阳。金色的,包容的,带着温暖,给予生命生存下去的希望。而永远见不到自然光的他们,一直生活在着研究所的黑暗之中,恰如人类口中的极夜。

临也阖上眼睛,轻轻地动了动位置,把自己埋进静雄怀里,安心地再度闭上了眼睛。聪明的他不奢求能够走出这永不见天日的牢笼,无论这里是多么黑暗多么恐怖,他都不会惧怕。因为现在在他的身边,就有一个一直陪伴着他的太阳。温暖又给予他生存下去的希望,只属于折原临也的,永不坠落的太阳。永夜中的,仅限一人的,极昼,

很多年后,因为一次爆破事故,导致诸多超越人类极限试验品的外逃,这一处研究所的存在被曝光于世,引起了全社会范围的巨大恐慌不满和指责。

走出这牢笼的那一天,终于站在阳光下的两个人相视一笑,临也主动握住了静雄的手,拉着他开始一路狂奔。

而那些人大概也不会想到,一切的一切,只是在很多年,他对他说,想要和你一起,去看一次呢,只在文字中读到过的,美丽的极昼。

评论(3)
热度(12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