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十二】

【十二】

开始所谓“特训”的前三天一无所获,尤其是在静雄的刻意引导下,队伍在森林里兜了个大圈子,第二天下午才刚走到山脚下。

按照古书秘籍的记载,春季是龙族开始求偶的季节,尚未找到伴侣的龙会回到出生地寻找伴侣,然后在夏季之前产卵。当然,王都祭司保存的这些珍贵记录在临也看来完全是笑话,龙又不是候鸟一样的生物,每年回出生地产卵……好吧,其是错误的问题是时间,龙全年都有可能产卵……而真的走在街上,你能在一群人里挑出龙来?反正临也不相信。

对于龙族来说,sunshine60既是繁衍之地也是传统集会的场所,每隔几年由族长召集大陆上的龙族前来进行信息交换和各方面交流,也附带着让适龄龙族男女见面相亲就是了。鉴于种族安全问题,龙族被教育严格限制与人类结合,也不能让人类食用他们的血肉,不能让人类知道他们可以转换形态。假如脱离了族群,与人类共同生活,也不许再回到龙族中间,以免带来祸患。

数年前参加完集会的临也,因为不幸遇上巫师而负伤,与亲族分散,落到静雄面前显露了人形,后来更是被带回了庄园和他们一同生活。从那之后,临也再也没有沾染过任何与龙族有关的事情。

但是这次,临也小心翼翼地把龙族特殊讯息的标识分散在池袋周围,提醒附近和路过的龙避让。若是这一次有龙被抓到,恐怕整个王国甚至整个大陆都会知晓龙族的秘密——那可能让整个族群覆灭甚至消失。

第四天一早,静雄是被其他人晃悠醒的,低气压的状态下他非常不满地把那个倒霉鬼扔到了树上挂着。但是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先头小队在不远处的池塘边发现了一个脚印,属于龙的脚印。

静雄断定那不会是临也的,他不喜欢化成原形,而且静雄出发前特别跟他谈过,临也自己有分寸也不会冒险。但是这里的脚印是怎么回事呢?临也说已经提前做了特殊措施,应该不会有龙靠近,如果说这种情况下还要用原形出现的话,只怕那条龙遇上了严重的麻烦。静雄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小瓶子,那是临也塞给他的,说是施了法术的特殊讯号,万一情况有变就打开通知他。骑士犹豫着该不该通知他的龙,那有可能会非常危险,这一队人虽然没人能打过静雄,但人数众多还配备了术士和药剂师,围攻一条龙绰绰有余;可是假如不通知临也,一旦那条龙遭到围捕就有可能被人知晓龙转化人形的秘密,后果同样不可估量。

身为人类的骑士,不知道现在应该和这些与他同属人类的家伙一同行动,还是为他爱慕的异族生物背叛多年所学的骑士教育和骑士精神。

屠龙,或者反过来帮龙解决这只队伍……

“麻烦呀。”过了片刻,静雄和旁边的人打了个招呼,回去穿戴铠甲佩剑。没人注意到他半路上丢出个小瓶子,一脚踩得粉碎。

因为有了发现,整个队伍都绷紧了神经,往山上走的速度也放缓了许多,时刻戒备着。临也收到讯息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沉下心思考了好几种可能的状况,随身携带了些应急物品,便往sunshine60赶去。

事情来得比静雄想得还要快,很快走在最前的侦查小队就在一个山洞附近发现了异样。确定周围飘散的味道是硫磺味后,术士架起法术驱动的小型炮火,几下就轰开了山洞前遮挡的碎石。

“吼——”震撼的龙啸掀倒了所有人,当石块滚落开,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条暗红色的大尾巴。

龙息混着张狂的蓝色火焰从洞口喷出,站在前排的几个骑士片刻就连人带盔甲化作了一团乌黑,倒在地上。静雄站得较远,及时反应过来趴倒在地,勉强用手臂遮住脸,抵挡火焰所带来的热浪。

等到火焰停止,热度消退,静雄拍拍发木的面颊,小心地爬了起来,周围的骑士都倒在地上,不知死活。他后方的术士不停地翻着背包,窸窸窣窣地弄了一地瓶瓶罐罐。察觉到这边的动作,有不少尚有活动能力的骑士都轻手轻脚爬了起来,向术士靠拢。

人数上还是太多了,静雄暗中为里边的龙捏了一把汗,心里着急临也是否看到了讯号,直到现在也不出现。

最后靠过来的一名年纪稍长的骑士喘着气,“我看见了,那条龙两个翅膀有伤”,人群里随即有了小小的骚动,尚未建过功勋的年轻骑士们喜形于色,渴求着一举拿下龙,出人头地。

术士鼓捣了半天,把好多东西倒进一个大瓶子里,塞上盖子不停摇晃,最后变成了一瓶冒着泡的墨绿色液体。

神奇的是打开盖子之后并没有什么气味,术士将那些液体分成几个小瓶装好,交给周围的几名骑士,告诉他们丢到山洞里即可。

静雄环顾着四周,焦急等待着临也。而另一边匍匐前进的几名骑士已经接近了山洞,屏息等待着突袭。最前方的年长骑士别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人,悄悄比着手势,“三”后方的年轻人们举起了瓶子瞄准,“二”,手臂蓄力,“一”!几只瓶子一起丢进了洞穴中,随后一股火焰喷薄而出,势头比上一次更猛烈,直接将前去投掷的几人烧成灰烬。

但见到那几名同伴全数被杀死,静雄并没见到残存的不足半数的成员表现出悲痛,对他们来说只是少了争抢功名的人。那名术士甚至张开嘴笑了起来,下一刻连续沉闷的爆破声从火焰里响起,洞口转而被诡异的紫红色烟雾包裹住,龙停止了喷火发出痛苦的嚎叫,异常惨烈。

“成了!哈哈哈哈!”那名术士大笑起来,周围的人也都面露喜色。

“那瓶子里是什么?能彻底制住那条龙不能?”有胆小的人站在后排小声询问。

“应该没问题,”术士站起身来,“那里边的东西就像咱们平时用的酸,只不过对象是龙,就是加大了效力。”

“可上头说要活捉诶,你别给弄死了。”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家伙听到这里不大乐意。

“不会不会,”术士摆了摆手,“只会把龙的鳞片都腐蚀掉,最多再烧点皮肉,死不了。”

“哈,这可不错,那龙到时候皮开肉绽,看它还怎么反抗!”

“还是术士厉害,现在那大爬虫不是已经嗷嗷叫着打滚了吗?”

“别着急了,再等会儿,等那家伙忍不住出来,我们就上去围攻它。”

像是连呼吸都被人捂住了口鼻,金发骑士突然觉得一阵无法表述难受,下意识地抓紧了胸前的衣服。

你看,人类一样是残酷又自私的,比起其他生物,其实更阴暗卑劣也说不定。

临也,拜托快一点,我好想,好想见你……

评论(4)
热度(10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