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十一】

【十一】

随着教堂的修缮完工,春天又一次光临了池袋。万物复苏之际,枝头新芽吐绿,地上冰雪消融,花草丛生。

过完了二十一岁的生日,除了得到骑士的头衔,静雄进入了另一个尴尬的阶段。城镇里的中老年妇女们对他的私人问题抱有相当高的热情,有时到街上去买东西还会遇到姑娘偷偷盯着他看。连他家爷爷都为老不尊,私底下拍着他的肩开玩笑,“等你追到小临也,只怕我都入土咯。”

年轻的骑士只能尴尬地摸摸鼻子,转过脸去,无法反驳。

老实说他完全摸不透临也的心思,忽近忽远,又像是喜怒无常。临也不高兴的时候一定会给他找很多麻烦,惹得他控制不住想要发怒想要破坏,追着临也到处跑;但若是高兴,绝大部分事情都可以好好解决,甚至龙会做得比其他人更完美。

而静雄的心思,只怕稍微动动脑筋就能看穿,连经常光顾的店面的老板都时常摆出一副“我理解”的脸孔。静雄不相信临也一点都没感觉到,可是他不敢揣测临也的想法是什么样的。不同种族,同性别,还要加上骑士和龙的对立身份。假如不是在池袋这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假如身边的人全都鄙视唾弃,那么静雄跟前必然是一道鸿沟,踏错一步就可能跌落下去粉身碎骨。

即使天生拥有超越他人的力量,又因为临也的关系变得体质彪悍,静雄也还是个普通人而已,会哭会笑,会痛,会感动,会消沉,面对爱意不那么勇敢的,普通人而已。

国王一行人抵达池袋的那天,新罗带领着城镇里大部分民众一起到城门口迎接,欢迎队伍分开在道路两边,新罗和静雄骑着马等在路中间。这是静雄头一次穿戴整齐了正式骑士的铠甲和披风,亮银色的金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得不少姑娘红了脸。临也和赛尔提留在了庄园并没有出来,静雄有些担忧,望向新罗却发现后者也看着他。新任领主给了静雄一个安抚性的笑容,顺手推了推眼镜,“没问题的。”静雄抿着嘴唇没有答话,伸手摸了摸扣住披风的金属扣。别致的半月形扣,是临也送给他晋升骑士的礼物,从东方大陆贩来的稀有工艺品。

从王都前来的车驾队伍临近中午才抵达,新罗作为领主上前半跪致敬,而那位外界盛传身体虚弱的国王陛下甚至脸都没露。

将国王送到了翻修一新的教堂安顿,随行的卫队已经自行分散,根本轮不上新罗安排住宿。静雄敏锐地发现队伍中有不少在竞技会上见过的面孔,再加上国王亲自跑到一向封闭的池袋来,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问些什么,却在看见新罗淡定的表情时又咽了回去。

如果新罗和临也都没提前告知,必定有他们的道理,静雄只要相信他们,再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

国王以身体不适为由在教堂呆了两天,新罗原本准备的巡视项目也就全无用处了,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仅仅是第三天的授衔授勋仪式。

倘若在其他地方,这种事情恐怕连公开的不会公开,只是池袋人口不多,领主很少更换,骑士也数年才能培养出一位,尤其这次还有国王亲自参与。

原本应该分开完成的两场仪式被合并成了一场,因为国王的情况支持不到参加完两场。仪式的流程并不复杂,只是当着国王的面,礼节繁琐。在静雄看来,这仍然平白浪费了许多时间。走完流程,最后由那位看起来就柔柔弱弱的黑发少年国王举起剑,在两人头顶分别按规矩划出指定动作,再把绶带和勋章分别戴到两人身上。

主持仪式的主教站到台前,开始吟诵冗长的祝词,听得人几欲昏睡。静雄索性闭上了眼,开始胡乱地想着跟临也有关的事情。直到最后仪式结束,一条命令突如其来,“现暂将骑士平和岛静雄编入王都第一卫队,明日起一同前往sunshine60山区进行特训。”

金发骑士一脸迷茫,最后被看不下去的新罗在后背狠狠拍了一把才不情不愿地起身接令。

一回到庄园,静雄就粗暴地打开了临也的房门。

“你就不能让我少修一次门吗,小静?”临也皱着眉头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整了整衣服。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静雄用了肯定句吗,而不是疑问,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不对劲。

龙转过头来用红眼睛盯着他,似笑非笑,“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静雄脸色一沉,“那你也早就知道根本不是什么特训?”

“没错。”临也的语气很轻松,“我想他们是来找龙的,为了给那位病秧子国王治病,或者,应该说是续命更合适?”

“你!”静雄额角青筋暴起,伸手抓住了临也的衣领把他扯过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被他们发现你或者真的有龙被捉到会是什么后果!”

“嘘!”临也把手指抵在静雄嘴唇上,“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距离有点太近了,静雄看着龙的脸庞,察觉到一些不太好的情绪迅速升腾,便慌乱地松了手。

临也轻声咳嗽了两下,“他们又不知道龙会化成人形,更不会相信龙就住在领主家。”

静雄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脸,“万一呢……”

龙走过来轻轻摸了摸骑士的金发,“真有那个时候我会逃跑的,飞起来逃,没人能追上我。”

静雄吐了一口气,放软语调,“你不准出事,不准死!”伸手抱住了临也的腰,把脸贴在他腰上,随后别扭地继续道,“能杀掉你的只有我。”

“噗”,临也笑了起来,“那我就更不能死了,王国最强的骑士平和岛静雄都拿我没辙。”

“……对,”静雄把脸蹭到临也怀里,“我拿你没辙……”因为一直注视着你、在意着你,心里眼睛里都被你占满了,看不到别人,也放不开你。

“笨蛋。”临也咕哝了一句,伸手继续蹂躏静雄的头发。我有什么好的呢,除了种族稀奇一点还要被人类觊觎,性格糟糕,又本性恶劣。明明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不要总是盯着我啊,这样下去我怎么舍得让你跟别人走……

评论(4)
热度(11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