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十】

【十】

“sunshine60的山顶上住着龙”,等到临也和新罗察觉到不少小股势力开始接近池袋时,不知哪里散布出来消息已经在整个大陆扩散开来。

假如这确实是虚假的信息,大概他们也不会如此困扰了。在飘渺的云层之上,山峰终年积雪之处,是龙族隐秘的繁衍之地。

比起完全不明就里的静雄,承担着未来领主职责的新罗当然知晓池袋这块土地上存在着许多不能公布给外面世界的非人类种族,其中最为神秘莫测,也就是龙了。但是和临也相处多年,新罗也没有真正去试探关于龙族的信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赛尔提,而赛尔提所守护着的这块土地与土地上的生命,他也会一并全然接受,帮着杜拉罕妖精一起守护。

在与外界交流有限的池袋,不管是人也好,或者是其他一切非人生命也好,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假如外人的介入打破了这个平衡,只怕全池袋都会受到影响。然后这里生活的人民会变成什么样?被首先作为目标的龙族、生活在森林中的各种妖精、生活在荒川河岸跟平原的奇异生物又都会怎么样?

收到了王都寄来的几封密函,新罗只觉得头疼欲裂。其一,授予岸谷新罗领主头衔,接手池袋境内一切事物;其二,授予平和岛静雄王国最强骑士名誉;其三,国王陛下将于来年春天亲临池袋,参与领主继位和骑士授勋仪式;其四,王都第一卫队将随行国王陛下进入池袋,拟定前往sunshine60进行特训。

“所以这些消息连你也没有事先听到风声吗?”新任领主推着眼镜,轻声问书房另一头正捧着晦涩古籍的临也。

“没错,”临也神色凝重地合上书籍,“所以应该是王国高层的计划吧,要到sunshine60去啊……”他把书放回书架上,“只怕是,那位大人要不行了吧。”

新罗站起身来,“我想也是。”取出书桌抽屉里的地图摊开,“地形图在这里,需要预先做什么措施?”

“什么都不用做,”临也摇了摇头“他们什么也发现不了。”

新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还说那个死老头怎么会那么好心,写信回来叫我们修缮教堂这些地方,只怕是他早就知道了。”

龙耸了耸肩膀,不发表看法,“总之这件事不要告诉小静和赛尔提了,告诉他们反而容易露馅,现在这样才自然。”

新罗点点头,把手里的几封信团成团,丢进了壁炉里。

等龙和新罗商量好细节,准备回房间时,路过一层的小厅,他才发现外边竟然飘起了雪。屋内烧着壁炉,暖洋洋的,因而玻璃窗上氤氲着水汽,让外边的景色全都模糊起来。不知何时睡着的静雄卧在小厅的沙发上,长手长脚像是不满意双人沙发的短小,因而姿势十分别扭。龙一下子笑了起来,走进去往壁炉里添了些木炭,又从旁边的屋子里找了条薄毯给准骑士盖上。

炉火在金发青年身上勾勒出暖橘色的轮廓,线条完美的五官都染着一点光亮,柔和又安详。临也叹了口气,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摸了静雄的眉梢眼睑,“明明长得那么帅气,要是性格再好一点就完美了。”犹豫了一下,他俯下身子,轻轻在熟睡的人额头上落下个轻吻,“做个好梦。”

在池袋的民众们真正意识到外来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密信的前三大内容终于以诏令的形式颁布。淳朴的居民们当即决定要为两位年轻人好好举办仪式,虽然领主家的庄园并不在城中,但他们毕竟都是城镇的老人们看着长大的,城中也许久没有过这么热闹的事情。

在国王到来之前,城中已经提前办起了类似庆典的活动,新罗在收到邀请时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声称自己还有公务没有处理完,最近休息不好更不适合参加活动和饮酒;再加上前来颁令的使者还没走,晚上要留宿在庄园里新罗必定得好好招待他们。笑眯眯的新领主手臂一伸,扯过来一旁的临也顶替他前去镇上。

被推出门的临也根本来不及拒绝,就和静雄一同被居民们拉到了镇子上。

广场中央点着火堆,熊熊燃烧的火焰让这冬日的夜晚也并不寒冷,一排长条桌椅被放置在外侧,摆满了平和岛家小酒馆的酒和镇上几家餐馆带来的果汁和食物。

镇上的乐手们有人拉着小提琴,有人弹着六弦琴,面包房的老板和老板娘一个吹着口琴一个打着手鼓,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们踩着欢快的节拍围着火堆跳起舞来,热闹异常。

临也坐在那里,根本数不清被敬了多少杯酒,要不是还有静雄时不时插空给他塞点零食垫垫胃,酒量奇差的龙大概会醉得倒到桌子底下去。

“小静,”明显已经醉得厉害,临也撒娇一般地扯着静雄的衣服倒在他身上,小声咕哝,“要不行了,唔,好晕……”

“喂!”静雄扶住快从他身上滑下去的临也,左右看了看,正好看到自家爷爷扛着一桶酒走过来。去和老爷子说了一声,静雄就把临也扛到肩上,偷偷离开了广场。

“嗝,”临也在他肩膀上胡乱扭动着,表达着对这个姿势带来的不舒服十分不满,静雄停下来放下迷糊的龙。周围的房屋里都静悄悄的也没有点灯,人都集中在广场上所以周围也只有他们两个而已。临也胡乱扭动了几下,尾巴就撑破裤子完全伸了出来。静雄无奈地抓住他,扯下自己的披肩帮酒量奇差的家伙遮住腰和屁股,打横把临也抱了起来。

“放、放开……”口齿不清地抗议着,临也连眼皮也睁不开,更不用说自己做什么。

静雄停下来把龙往上颠了颠,抱得更紧,“不放!你再乱动我就把你扔到荒川去哦。”

“你,嗝,你有本事把我扔到,嗝,sunshine60去啊……我叫族长姐姐打你屁股,嗝……”只有喝醉了大脑罢工才会接这种话的临也,第二天酒醒之后非常想扎个洞钻下去。

惨白的月光落下来,静雄能清楚地看见怀里那个乱动的家伙泛红的脸颊,还有张张合合的嘴巴里粉色的舌头。感觉,各种意义的不妙啊,准骑士咽了几下口水稳定心神。

可惜醉酒的家伙丝毫不理解自己的状况,还没走到城门,撑破棉外套的骨翼结结实实地撞在静雄手臂上,也宣告着临也的衣服完全报废。

“啧,”静雄挠了挠头发,脱下自己的外套把临也裹好,想起王都来的使者晚上要留宿在新罗家。青年在龙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老实点!先带你回我家了。”

醉得不省人事的临也只晃了晃尾巴,至于后来他是怎么被带回了静雄家的小酒馆,又是怎么在静雄的房间裸睡了一夜,早就再度陷入了酒精造成的晕眩里的龙根本不知道。

评论(3)
热度(11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