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九】

【九】

虽然老人是那么跟临也说的,最后到底还是叫静雄去参加了王都的竞技会。当静雄烦躁地挠着头发问为什么的时候,平和岛爷爷抱着手臂哼出了声,“别告诉我你不想在小临也面前出风头,更何况修伊那个老家伙的外孙子也要参加的,你给我长点脸,就把姓凯斯特的小子揍到吐血就好了!”

静雄“……”

当天下午,新罗在推荐信上签好名字,装进信封里浇上热蜡,用火漆章戳了上去,岸谷家的家徽印的端正清晰。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虽然是还没到时间,但是比赛的预选应该是明天开始吧,从池袋到都城至少也要走个三五天,静雄赶得及?”

赛尔提歪了肩膀,似乎是在看向静雄,临也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不知在想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他,让龙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比起车马或者坐船需要的三五天时间,家里明明有个快上好几倍的交通工具嘛。

临也发现他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他是第一个提议应该让静雄去的人,也是最后想到让爷爷做通工作的人,所谓自己给自己挖坑跳也就是这样了。

新罗暗中打了个手势,拉起他的杜拉罕妖精偷偷跑掉了。

纠结了半天,可结果还是一样的。临也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先说好,我送你过去可以,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天黑再走。”

“没问题。”静雄很清楚,万一被人发现王都的天上飞着一条龙,临也大概小命不保,甚至整个池袋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龙弹了几下衬衣的边角,有些犹豫和不自然,“那个……”

“嗯?”静雄转过头来看着他。

“我能不能不用原型……”临也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倒是不介意,”静雄皱起眉头,“但是你确定这样好吗?”

“绝对没问题!”龙跳了起来,信誓旦旦。

结果几小时后,龙就后悔了。不管是让静雄抱着剑骑在他身上,还是他抱着静雄,都是相当糟糕的姿势。

说不上羞耻心或者尊严什么的,对龙来说这些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硬要说的话,让他对此感到不自在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个人是静雄。是他落到这个人间最初遇见的人,是第一个会保护他的人,是他不惜违反龙族教诲喂食血液的人……是对他产生了过分臆想的人,是带着他去喝苹果酒的人,也是几年来临也都分辨不清到底抱着什么心态和情感的人……

可以说,平和岛静雄,是临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的人。

至于最后那两个家伙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庄园,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抵达了王都,沉浸在和赛尔提两人共处的甜蜜之中的新罗并不知晓。

他只是在几天后的某个早晨起床后,在厨房看见已经在用餐的静雄和临也时,才知道已经结束了竞技会,也是那时候才在临也语气微妙的描述中,知道了静雄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夺冠,而新任国王意欲在明年静雄正式成为骑士时亲自为静雄授勋。

故事的主角仍然保持着平静冷淡的表情,慢悠悠地切着他盘子里的肉,似乎旁边讨论的对象并不是他只是个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

静雄的思绪还沉浸在临也带着他飞行的感觉里,化出双翼的龙从后面抱着他,跃到云层之上,在冷冽的气流中穿梭。视线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黑暗,偶尔能看见云层下略过的城镇的灯光,一点一点小小的,像是夏夜萤火虫发出的光亮。耳畔是化作风呼啸而过的气流,一双手臂从静雄腋下穿过来环抱着他,只能感觉到胸口被紧紧抱住,在晕眩的飞行之中几乎要让他窒息。从静雄的角度并不知道上方的临也是什么表情什么状态,但是后背可以隔着衣料感觉到龙的胸膛里有东西在不安地急速跳动。

后来再想起的时候,静雄会怀疑,爷爷当初第一次坐上奶奶的扫把飞上天的时候,会不会是类似的感受。可是接下来他就自己否定了自己,那必定是不同的,老头子不止一次吐槽过扫把的杆太硬,细细的一条坐起来跟酷刑似的,然后有时被阁楼上飞下来的那条扫把掸一脸灰,有时候被暗中绊个跟头。而且不同于从后面扶着腰,静雄是整个后背都被揽在了龙的怀里,夜色里的往返路途,始终都被环抱着。

悬空失重,却又被牢牢抱紧,如同做梦一样。

后来赛尔提拎着石板走进来催促他们快点吃完,好去镇上帮忙教堂等处的维修翻新工作,才结束了静雄的神游和旁边两位喋喋不休的讨论。但是三个坐在一起的年轻人此时还完全不知道,由竞技会开始,一个阴谋的黑色的触手已经伸向了池袋。

评论(9)
热度(11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