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ABO)【番外】(2)

【四】

中午临也和新罗点了寿司外卖做午饭,小家伙则是还没断奶,新罗非常自觉的去临也带来的外出包里拿出了保温杯和奶瓶,把温热的奶灌进奶瓶里喂她。

这种事情是不能指望临也的,虽然他是omega,但是确实没有产乳,而小家伙的绝大多数生活照料,都是平和岛五好爸爸完成的。

很容易地哄着了孩子,新罗在临也的默许下小心翼翼地抽了一小管血,激动得几乎要喜极而泣。临也直接霸占了新罗的电脑,把小公主用薄被裹好放在远点的沙发上挥了挥手示意新罗可以走了。于是医生下一秒就从他视线里完全消失,直接扎进小小的研究室里锁上了门。

临也按了按自己的指关节,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笑着把一旁的笔记本也接上网线,投入了信息的海洋。

从他和静雄同居开始,就被严格限制了使用电脑的权利。不能熬夜,几乎不能喝咖啡,很多糟糕的生活习惯都被alpha硬生生改了过来。到了后来怀孕,临也觉得静雄简直是把他当成易碎的文物般对待。

以临也的性子,被这么束手束脚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是等着看热闹的特工们等了几个月,只看见这对情侣感情日益增进。和魂组的beta门田每次见到新罗都要心照不宣的对视一下,感叹同届的老同学现在发展成这样实在可算是世事难料。

至于性格直率火爆的alpha和他家喜欢惹麻烦的omega,是如何从一次意外开始到如今相处和谐,还有了可爱的女儿,此间细节却难向外人道也。

【五】

联络频道的界面突然跳了出来,打断了临也给下属波江布置工作的对谈,“喂,新罗?”

临也快速把桌边隐藏的工作台打开,切换了定位跟指挥的模式,代表alpha的红色光点在荧幕上闪烁着。

“小静,是我。”临也扣上耳麦,一边找出特制的数据线把电脑和笔记本连接到工作台。

“跳蚤?”夹杂着气流声和电音,alpha熟悉的声音被耳麦扣着完全落在耳朵里,带来无法描述的酥麻感觉。

临也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打着字,调出静雄周围的地图和网络信息,“你在仙台?”omega看着定位,微妙地挑了挑眉毛。

“嗯,”静雄似乎在奔跑,“现在位置在东北大学附近,帮我看下门田他们在哪……”话没说完,临也听见一阵滋啦声,大概静雄撞上了什么东西,随即“抨击”一声,分明是枪响。

“小静?”临也停顿了一下,皱起眉头,“还活着吗?”

“咳!咳咳……”alpha似乎咳嗽得厉害,过了一会儿才回话,“你还守不了寡。”

“闭嘴!”临也咬了下牙,“往三点钟方向走,路尽头右手边。”

耳机里传来跑步导致衣料摩擦通讯器的声音,临也压低呼吸,听着那一头静雄的喘气声,心跳得很快。

Alpha停了下来,“你这家伙,两边都是墙。”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更像是早知道这家伙会耍他。

临也轻笑出声,“你能翻过去,我知道。”

“嗯哼。”马上他就听见了动作夹杂的风声,然后沉闷的落地,伴随着“嘶啦——”,“好吧,临也,”alpha似乎不太高兴,“回家给我补衣服。”

“不要。”看见红点和另外四个光点会合,临也显然轻松不少,语调也微微上扬,“你再买条裤子吧。”

“你是故意的,你早知道墙上有铁丝网。”用的是肯定句,静雄清楚Ikebukurosman的技术水准。

“算是吧~”临也早就切进路政系统,调看着静雄周围的监视器摄像头,看到alpha微怒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换进新罗的账号查阅了今天的任务,发觉静雄已经解决了问题,和四人组会合后就会返回,临也清清嗓子换了语气,“我想吃仙台的牛舌。”那是omega只在对着他的alpha时才有的语气。

另一头沉默了片刻,走到监视器的死角也看不到表情,“好……”妥协带着一丝无奈,声音也轻柔了一些,“你也少用电脑。”

临也吐了吐舌头,极为不情愿,“知道啦。”

“记得丫头午觉睡醒了给她换纸尿裤。”

“嗯……”

“那么一会儿见,我去新罗家接你们。”

“那你……早点来……”哪怕只有五个字也说得十分别扭。

“好。”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等到新罗拿着初步报告从屋子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抱着女儿微笑的临也,他打了个哆嗦,根本没敢出声,又退了回去。

做了“母亲”的omega,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难以捉摸的温柔平和,甚至连静雄也是一样,这让认识他们超过十年的新罗感觉非常不习惯,有同感的当然也包括Ikebukurosman的其他成员。

但是这似乎在人的身上又是必然的,对于自己创造的新生命、对于爱情的结晶,总有由心底而生的无尽柔软跟美好期望。剥落了社会身份和固有角色,静雄和临也都只是会被人群淹没的人类而已,就像任何一对共同诞育了孩子的情侣一样。也许要从零开始,也许一开始很笨拙,也许过程中有很多艰辛曲折……却还是,会微笑着牵住身边那个人的手,一起克服所有的难题。不管是对待孩子,或者是对待感情,从小小的种子到生根发芽和开出花朵,每当停下来回顾都会感到无法形容的温柔和暖意。如同日升月落,潮涨潮退,这一切自然又无法掩藏。

不必说,也不必问,哪怕是最细微的眼神和语气都能读懂,alpha和omega谁也骗不了谁,默契和习惯之外的所有部分,我们更形象地称之为爱。

若干分钟后,送走平和岛一家三口的岸谷先生无比怨念,给他没有头的恋人发了一连串话语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精神伤害,非常需要爱的抱抱。

评论(15)
热度(33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