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六】[FIN]

【Chapter 16】

“啊咧~竟然叫你成功了?”

临也飘荡在一片昏暗中,无数细小的光点在周围浮动着,好似流泻的星光。那声音很熟悉,语调却无比陌生。

“呵,”临也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捂在脸上,“果然是你,老师……”

“怎么?临也君早就猜到了?”

“那倒不是,”临也把手拿下去,却仍然在虚空中飘浮着,“毕竟我在圆环之中,根本不可能窥见时间的完整脉络,所以老师你的存在,就变得特别可疑。”

“原来如此,临也君真是敏锐啊,”女人周围亮了起来,临也隐约能看见她以坐姿飘浮在虚空中,“那么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的理论么?”

“恰好相反,”临也摊了摊手,也尝试着坐起来,“我从一开始就确定你的理论肯定是真的,只不过,我也知道那应该只是一部分。”

“没错,”女人似乎靠近了一些,“所以呢,你停留在这时空的缝隙里就是来找我质问一切的?”

“算是吧,”临也合上手掌蹭了蹭,“我想,那大概是很残忍的真相……”

女人露出了略带苦涩的表情,“是啊,太残忍了……”

所谓的平行宇宙,一直都是无数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甚至科幻迷都想验证的理论,但是到了22世纪后期,科学家提出了另一种验证的方法——由他们来认为建造出可行的平行宇宙模型。

但是假如真正在真实世界里构建出平行的宇宙,先不说空间无法管理,单是时间上,就可能扰乱时间的进程,从而改变人类历史。

所以在实验室里,研究者们通过特殊手段,建立了一系列的模拟宇宙——以过去的文学影视作品为蓝本,分别投入不同的变量作为研究。以临也所处的宇宙举例来说,就是时间错位症,而在其他的模拟宇宙里,也存在着诸如空间错位症、透明人、磁力症、蜘蛛人等等。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时间、空间、各种相对性状都在研究者们的控制之下,所以哪怕某个宇宙体系里的人想要改变宇宙的进程也是不可能的。

临也和静雄所处的时间纸带,就是衍生于一部叫做DRRR的作品的平行宇宙组。在A面的宇宙里,有时间错位症的是临也,在B面的宇宙里,有时间错位症的就变成了静雄。两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事件也好、时间和空间的进程也好,全都是实验观测之下的人为设定,相同且相反。

这个平行宇宙组主要研究的内容就是时间因果,而在这样闭合的时间因果之中,自然也就没有开始与结束,只有循环往复。但是当研究到达一定程度、其他同类型平行宇宙组研究结果不佳的情况下,DRRR宇宙组的各项数据都变得非常珍贵与特殊。所以研究者在这个平行宇宙组进行了更深一步的实验,将AB面接合,把平行宇宙组的时间因果转换成莫比乌斯环的形式,以此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然而AB两个宇宙的时间因果被连在一起之后,研究者才发现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控制。举例来说,假如原本A面里的临也会被静雄打伤住院,那么B面可能是临也算计了静雄害他去住院,因果是相对的;但连接后的两个宇宙产生的因果的对接与冲突,举例来说,B面里的临也为了静雄被捅了几刀,终生需要靠药物维持身体机能,产生了一个让静雄想要保护临也的“因”,于是通过连接点之后所得的“果”,是A面里的静雄为了救临也身受重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但同时也变成了下一轮的“因”。

并不是没有尝试过重新切断平行宇宙组的时间因果,但是同一作品产生的模拟宇宙并不止一组,几轮循环之后,就仿佛把莫比乌斯环沿中间一分为二,只会生成一个更长更复杂的循环。一切都超出了控制,静雄、临也还有DRRR世界里的其他人,结果一轮比一轮悲惨,虽然在大设定上还是和实验初始选择的时间线相同,却总是要经历很多连研究者看着都难受的事件。

所以最后几经商议,才有了从时间循环内部来打破它的方案,以时空间的缝隙为切入点,投放一组以研究员数据为基础构建的、侧面改变世界进程使世界主要角色来打破循环。

只不过原本更被看好的是B面的世界,谁也没想到会是从A面先打破了循环。

“两个宇宙的连接点有代码伪装,连我都不知道在哪里,你竟然轻易就找到了缝隙,还从那里解开了原代码把循环切断,真是不简单。”

临也干笑了两声,并不打算告诉女人这全都是他的直觉。不,也没准是即视感?临也想到以前的循环里,也许他无数次经过那里,察觉到了异常;至于解开那里的原代码,临也暗中嘲讽了一下,22世纪末的科学研究者编的代码水平实在低了点,他一个一百多年前的书里的人物都解开的很轻松。

“那么,对于知晓了一切的我,你们又打算怎么处置呢?”临也抿了抿嘴唇,他确实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女人耸了耸肩,“没有处置的打算,这个平行宇宙组在失控后就已经基本被放弃了,编辑构建出我并且送过来的目的只是帮助你们打破循环,以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她突然出现在临也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不必担心,现在可以说是你的最后一次‘人生’了,虽然某种意义上,它是虚假的伪物。”

“什么……”临也觉得简直不可置信,困扰他许久的事情竟然如此简单的迎刃而解。

“晚一点我会把你送回去的,然而我也要去传递任务完成的信息了。”女人浮起来到临也上方躺平,“时间错位症的设定大概等晚一点也会被切断,你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和你的静雄过下去,直到这段时间的尽头。”

临也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生怕这些都是他因为过于想要改变未来产生的幻觉。女人笑了笑,浮动的光点河流般汇聚,形成一个亮得刺眼的出口,突然一股推力将临也快速推了出去,他来不反应,只能下意识的闭了眼。

等到再睁开眼睛,还是他离开的小巷。云已经染上浅淡的红色,仿佛是朝向日落的方向排列好的,巷子里的光影界限分明,但从连接光影的界限处,阴暗一点点吞没着光亮。

“临也!”他还来不及回头,就被狠狠地箍进一个怀抱,力道之大几乎要挤碎了他。

“小静,松、松一点……”他开始推拒着,立即就发现了些异常。艰难地转过身,临也觉得脑子里像被谁敲了一下,眼前的静雄,并不是二十多岁青年的样子,低头再看看两人的衣服,分明是高中的校服。他们退回了高中时期?!

“这是怎么回事?”临也惊讶极了,抖着手摸上静雄的脸,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我也不知道,”静雄没有放手的意思,“但是我很希望你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为了我要牺牲你!”

“呃……”临也额上冒出了冷汗,该死的,退回过去为什么记忆还被保留了?!“小静你先放开,我们慢慢聊?”

变回暴力少年的静雄显然不太满意临也的建议,直接把他抱了起来扛到肩上,“我确实是想,跟你好好的聊一下呢。”

等到临也发现自己被扛回去的地方是静雄家,已经来不及了。焦躁的少年才一关上门,就把临也顶在墙边亲吻他,急切又凶蛮。加上手伸到临也衣服下暧昧的摩挲,气氛立刻变了味道。

“等、等下,小静!”临也喘着气想要拒绝,“别这样……”

少年灼热的呼吸吹拂在他的耳边,“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任凭处置……”饱含意味的语调和更加恶劣的挑逗让临也全身都开始发软,怎么也拒绝不了。

轻柔的吻落了下来,临也犹豫了片刻,还是抱住静雄的身体,开始回应他。

没有了干扰,没有了时间错位症,也没有了可以窥探的未来和循环的时间因果。一切都将是暂新又未知的,他们还有余下的几十年一起携手,然后大概会一起看着这个宇宙整个停滞甚至毁灭。

循环的时间因果也可以斩断,无法拆解的莫比乌斯环也会从中断裂。纵使整个宇宙和其间的一切都是虚假,纵使彼此都是虚构的伪物,只有这爱,是不可磨灭的真实。

临也闭上了眼睛,抱住他的爱人,“带我到床上去吧,小静。”

相较于那曾经的无数次实验,余下的人生实在不长,我只想再抱你紧一点。不管多么糟糕多么曲折,最终我们还是会在一起,携手过完这一生。

我爱你,跨越了平行的宇宙,穿过了无数因果的循环,从起始到终止,从过去到未来,时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到时间的尽头,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FIN]

评论(13)
热度(14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