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五】

【Chapter 15】

第二天静雄很早就醒了,他睁开眼睛又闭上,头昏昏沉沉的,像要从中间裂开一样。

他还是不明白临也要做什么,却本能地不想拒绝,那种被隐瞒被推开的感觉糟透了。对他来说,从小学开始,就随时可能遇到穿越而来的临也,尽管每次时间都不算长,但却是被人排斥的他最开心的时候。

临也长得很好看,从静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不仅是外表吸引人,这个家伙骄傲、睿智、才华横溢,还有种静雄至今也无法准确形容的魅力。不管是多少岁的临也,都有一种独特又好闻的气息,让静雄能轻易地辨识出他。

静雄一个人坐在哪吹着风陷入某些负面情绪的时候,临也总是悄然出现,用一些听起来甚至可以算恶毒的句子改变他的情绪;是临也在他住院的时候,教他落下的功课,给他讲故事,给他买牛奶和布丁……还有太多不会有其他人做的事情,都只有临也会这么做……

每当被那双红眼睛饱含深意地凝视,静雄都觉得他似乎在穿透自己看另一个人,却也切实的在看着自己。对此静雄着实感觉到了一定程度的不舒服,但又在知晓临也是在从他身上看“未来”的自己后,把满溢的嫉妒压了下去。

而临也对静雄可以说是坦诚到了吓人的地步,毕竟不管哪一个患有时间错位症的人,都不会直白到告诉他还不到十岁的恋人,以后会和同性的他结婚。

然而比起未来的临也,让静雄更摸不透的,是和他在同一时间线上的临也。

他和十五岁的临也初遇,进入同一间学校,未来的临也是曾经透露过的。那时的临也在他面前还相对简单好懂,即使是喜欢给他找麻烦,却还明明白白的是在和他恋爱、交往。可是时间越往后推移,静雄就觉得越迷惑,临也与他之间像是有层隔膜,说不出的别扭。他能感觉到临也似乎在故意疏远他,但是静雄不明白为什么……不是说会结婚的么?

未来的临也总是对两个人的情感发展保持缄默,也很少告诉静雄会发生什么。一身怪力却内在纤细敏感的少年其实是忐忑的,两人中间的那层隔膜越来越厚,可是他不知该怎么应对。未来的临也只会笑着不痛不痒的讥讽他几句,丢给他牛奶或者果汁,然后教给他那些似乎有所意指的情话跟诗句。

于是不安的情绪跟着时间一点点拉长,从少年到青年,两个人似乎渐行渐远。静雄觉得他抓不住临也,只是在看着他走远,争执、误会、失控的打斗,甚至到最后提出分手。他不懂哪里出了问题,即使未来的临也偶尔安慰他不会有问题,静雄还是在看见那双红眼睛的时候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去挑衅。

他坐起身,蹭了两把脸,虽然不明白临也要做什么,但是他直觉自己应该答应,甚至是,应该抓住临也不放。

起床打理好自己,简单的用吐司夹蛋和牛奶解决了早饭,本以为会接到电话或者短信,谁知时间越来越接近九点还是毫无消息。静雄焦躁地来回摆弄着手机,丝毫也不能减轻等待的不安和急切。

“早,小静~”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吓了静雄一跳,让他下意识地往后一撤,踢翻了旁边的椅子。

“你!你!”静雄惊讶的看着身边不知何时出现的临也,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

临也靠过来,伸出手指一挑静雄的下巴,“是时间太久了,不习惯看我发病出现了吗?”

静雄咽了咽口水,退后一步站直身子,镇定心神把临也推开,“开什么玩笑,只是看你这次没脱衣服。”

“咳……”临也有些尴尬的拉了拉外套,“闭嘴……”

静雄把手机拿起来装进口袋,“所以,现在就开始了?”

“是啊,开始了。”临也微笑着看向他,“那就跟我走吧。”

一同去看了场电影,然后一起吃午饭,再去公园散步,平淡得让静雄有种身边的临也被换了其他人的错觉。

“小静,”临也停下来,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还顺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一会儿吧。”

“嗯。”静雄也坐下来,下意识的想去摸烟,却被临也抓住了手。

“不许抽烟!”临也看着他,视线瞟了瞟稍远一点的地方,跟前的草地上有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两个小孩子在玩。

皱了下眉,静雄收回动作,顺势扣住了临也那只手,紧紧抓住。

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啊,跟自己的恋人在阳光下牵手,不用担忧未来,也不用怕他跑掉。

“小静知道我为什么带你看这部片子吗?”临也移开视线看向远方,却没有睁开牵着他的手。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说起来可以算是比较老的片子了,但也是世界范围内的经典影片。

[相遇那年,她六岁,他三十六岁; 结婚那年,她二十二岁,他三十岁;离别后再度重逢时,她八十二岁,他四十三岁……]

回想着影院的海报上的介绍词,静雄突然笑了,“没想到现在影院的怀旧剧场会放这个。”

“嗯,对我来说倒是意料之中吧。”临也转过来冲静雄笑了起来,“只不过多给那家影院的意见邮箱投了几封信。”

“你啊……”静雄故作头疼状,按了按太阳穴,随后弹了临也一个暴栗。

“小静是不是一直很困扰呢?面对这样的我,就像电影里的亨利一样,随时可能消失,又随时可能出现。可你只能在这里等我,像克莱尔一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踏进你无法触碰的时空。”临也索性倒过来靠在静雄身上,“‘时间或命运什么的,再也不能夺走你什么了。你们永远分开了,却也永远在一起了。美丽花朵永不凋谢,只因为爱意始终盛然。’这评论美丽又贴切,是对爱情的讴歌也是对悲剧的诗化。”他停顿了一下,“可笑吧,世人只当这个故事是完美融合了爱情故事的科幻作品,谁也不相信现实里真的有时空错位症,更不会明白并不是每段爱情故事都那么浪漫。”

静雄一直沉默着听他讲,揽住他抱进怀里,只拨开他的刘海,亲亲吻了一下,“可我不是女人,我也不会认命。你不是说过只要我相信就要扭转未来给我看吗?那么我也告诉你,我相信你,但是我也不会只相信着你和等着你。我会紧紧地抓住你,让你没法从我身边跑掉。”

“你是笨蛋吗?”临也慢慢阖上了眼睛,“人怎么和时间和命运抗争呢?”

“那你就当我是笨蛋好了,”静雄深吸了口气,“不管是时间也好,命运也好,都不能改变我对你的心意。”

“哈哈哈……”临也坐起身来,把额头抵在静雄胸口上,“所以我才……最讨厌小静了……”

如果没有你,我何必要去违逆时间的因果循环;如果没有你,我何必抗争命运;如果没有你,我可以过得顺遂无忧……但是有了你,在这里的才是折原临也。

从公园出来,静雄被临也带着拐向了一条越发眼熟的道路。

“喂!跳蚤!”最后走到小巷子里的时候,静雄看着临也的背影,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

“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见面的。”临也转过身来,虽然在微笑,但静雄就是感觉他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呐,小静,亲我一下好不好?”

“啊?!”静雄反应不过来,直接愣在原地。

“哎……”临也叹了口气,自己凑了上来,双手圈住静雄的脖子,轻轻地吻了上去。

然而还不等静雄抱住临也,临也已经推开了他,向后一撤。

“Nor Time, nor Place, nor Chance, nor Death can bow. My least desires unto the least remove.”[注1]临也看着静雄念出了一句诗,随后挥了挥手,像是告别。

“什么……”静雄想上前一步抓住他,却被反弹了回来,空气中似乎多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隔在两个人中间。

“多可笑啊小静,”临也看着他,眼睛里竟然有隐约闪烁的水光。“我现在是不是像漫画里要牺牲自己救全人类的主人公一样。”

“临也!你要做什么?!”静雄重重捶着空气中的墙壁喊起来,急得嗓音都带了几分嘶哑。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需要人来拯救世界,但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也不希望这个人是我。”临也扭过头去,话的意味不言自喻,“可是啊,如果是为了小静的话,只要能让小静幸福的话……”

背后天空开始泛起淡淡的金色,无数如勾画的薄云一片一片,柔柔的,碎碎的,就像静雄和临也此刻复杂的心情一样。

静雄看着临也的嘴巴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不要!”静雄放大的瞳孔里映着临也的身影,但是那身影慢慢虚化,又聚拢成一抹流光消失不见。

只剩下静雄一个人留在原地,缓缓地跪在地上。骤起的冷风不停从衣料的缝隙钻进衣服内,静雄却像没有感觉一样,胸口剧烈的疼痛起来,沉重的压迫感几乎让他窒息。

什么啊……没有你的未来,我怎么可能幸福……

注解:1.17世纪诗人Francis Quaries的诗句:“时间、场所、际遇、死亡都无法让我屈服, 我最卑微的欲望就是最少的移动。”

评论(2)
热度(103)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