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七】

【七】

一路溜达着往回走,刚出城门不远,静雄在岔路口拉住了马,询问临也是要直接回去还是和他一起去兜一圈。

临也站在三岔路口皱了皱眉头,往右手边走是回森林边的庄园,而往左手边走则是官道。老实说,如果有时间多逗留一会儿,他更乐意转身回城里。临也热衷于观察人类、戏弄人类,他享受站在人类中间的那种感觉。他阅读过的那么多书籍,给予他的关于人类的知识,他所见过的人类文明,全部都让他对这个种族产生了难以表述的痴狂。

但是稍稍抬高视线,站在他身边的金发少年带着微笑的脸让临也呼吸一滞。哦,全人类都是临也爱恋的存在,除了旁边这个家伙,小静,最讨厌了。

“所以呢?至少应该先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做什么吧。”临也面无表情,手里抓着缰绳来回磨蹭,身下的马不耐烦似的原地踏了几步,像是催着主人快点决定。

静雄挠了几下脸颊,“没什么特别的,唔……我请你喝苹果酒吧,怎么样?”

面露犹豫之色,临也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抵挡住苹果酒的诱惑,跟着静雄往左边的路去了。

没走多远就看到了目的地,在小路的路口,一家不大的酒馆。整体只有两层,使用了大量木材的屋子看起来古朴自然,外边也收拾得挺干净。门外有留给客人驻马的木桩跟水槽,门旁边的廊子上甚至还放着两只硕大的酒桶。

“老头子——”静雄把马拴在小酒馆门口的木桩上,就急匆匆的冲进了门。

临也跟在后边慢悠悠的把马拴好,抬头看了一眼写着店名的木牌,只有一个词,华丽的老式手写体,Elfen。

妖精么……临也抿了抿嘴唇,看起来会有点意思,那几个字母分明是用特殊的魔法写上去的。

紧接着他就被屋子里的一阵声响吸引了,叮叮咣咣像是打翻了桌子什么的?临也内心默默叹了口气,推开了门。然后临也惊讶的看着站在一堆铁皮啤酒杯中间的静雄,还有正在摁着静雄的脑袋胡乱揉着的老者。

“什么嘛,臭小子你回来了就早点来啊!”一头铂金色短发的老者中气十足,一手捏着静雄的肩膀。手劲看起来不小,都捏得静雄伸手去掰老人的手腕,还没掰开?!临也一个哆嗦,下意识的觉得大概会很疼,但是心里同时也有几分幸灾乐祸,想不到也有人能让怪力的小静吃这种亏。

“给我松手啊,老头!”静雄一个翻转双手捉住老人的手臂挣脱,急忙退后了两步,“你果然又是写信骗我的。”

“小混蛋,技术学得不错嘛,不过比我还是差一点。”老人拍了拍手,“还有,明明是因为你总不回来的关系,独居老人晚年孤独啊,你这个不肖的孩子。”

“哈?”一个看起就不轻的原木椅子飞了过去。

没有听到想象中的“咣——”一声,临也睁开眼,看见老人十分稳当的接住了椅子,脸上还很轻松的表情,顺手放到了一边。“啧,你这小子,砸坏了你就去森林里给我砍树去!”

“开什么玩笑!”这次是两个桌子……

站在一旁的临也觉得脸部的神经好像抽搐了好几下,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看起来真应该庆幸现在一个客人都没有,不然一定会被这一老一小吓得半死,虽然临也觉得照这个样子,大概会吓得再也不想来池袋才对。

接抛游戏一样的环节结束的时候,临也已经退到了门边上,面对眼前这景象忍不住只想直接回庄园。

“嘿,”老人似乎刚注意到临也,“静雄,你带了朋友回来?怎么不早说?”

静雄单手捂着脸,“他才不是……咳,算了……老头子你给他倒杯苹果酒吧,我先去把门关了,这样根本没法营业。”

等临也捧着整杯苹果酒坐在吧台后边看一老一小收拾酒馆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位老人是静雄的祖父,四十多年之前在整个大陆都相当有名的优秀骑士。而静雄那一身怪力,就是隔代遗传了老人。静雄的父母因为经商的缘故常年在外,而静雄还有个只差一岁的弟弟,很早就被王都的剧团选中做了预备演员,被留在家乡的只有上了年纪的祖父跟在领主家修习骑士课程的孙子。

临也小口啜着,感觉这苹果酒的味道十分特别,无法形容的好喝,忍不住喝了更大一口。

“所以他就是那条龙?”老人翻过一张桌子摆好,撑着腰站定。

静雄摆着椅子头也没抬,“嗯。”

“哎呀哎呀,”老人顺势在旁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我还以为会是个女孩子呢,老一辈的故事里都是青梅竹马,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语气还带了一丝微妙的惋惜。

舔着嘴唇,临也想着这酒做得比王都的皇宫还要醇香,也没有什么酒气,反而甜甜的像果汁更多一些。

继续着手头的工作,静雄沉默了下来。他是明白的,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像老头子在自己小时候讲的那些童话一样,骑士不一定都能遇到公主,会魔法的美女也没有那么容易爱上一个傻小子,少年都明白的……更何况,他现在喜欢的对象,也完全不是童话里的那种女孩子。

或者该说是更糟糕一点,同一性别,从天而降的相遇方式,中间完全失去联系的三年空白,现在日常的相处还充满了打闹甚至针对……

“不要用东方大陆的说法,”静雄过了很久才低声回了一句,“明明你自己更难受。”

“啊。”老人给自己卷了支烟点上,眯起了琥珀色的眼睛,嘬了两口吐出烟雾。

阳光照在那铂金色的发丝上,在静雄那里看起来就变成了银色,祖父的面容上带着岁月雕刻的纹路和沧桑,告诉少年眼前这个依然高大的身影,其实已经老了。

没注意到酒精问题的临也此时已经满脸通红,一杯苹果酒见了底,他晕乎乎的趴在吧台后边醉得难受。

打理好一切,静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想要喘口气,却被老人从身后轻轻拍了拍肩膀,“要是喜欢他你就下手,我不反对。”

“!”静雄瞪大了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随即脸上一红。

老人笑了笑转身回去,“你早点带他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

“你、你、你说什么?”静雄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要成为骑士的少年,他看上的家伙,是条龙,一条雄性的龙。可以算是惊世骇俗了,可是少年曾经是优秀的骑士的祖父一点也不震惊,甚至不反对。

“有什么关系,”老人耸了耸肩,“你祖母也不是人类嘛。”

鼻子一酸,静雄突然觉得那一刻祖父的背影十分寂寞,胸腔里迅速涌起一种他不理解的情绪。

“那我,下次再来。”静雄回了一句,抱起醉过去的临也离开。

把临也放到马上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眼睛一直闭着,显得黑色的睫毛又长又卷,脸颊红扑扑的就像静雄挑的新鲜苹果一样。

金发少年叹了口气,按着自己在胸口乱跳的心脏,偷偷在那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立刻躲避开,再也不敢去看临也。所幸龙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然可能立即跳起来扎他几刀。

静雄抿着唇角牵起两匹马,带着喝醉的龙回庄园里去。

评论(12)
热度(12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