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四】

【Chapter 14】

“骗人,的吧?!”临也快速的整合了一下刚得到的信息,额上甚至开始有了冷汗。

普通的纸带圆环,必定有两个曲面A和B,然而将纸带旋转半圈再接合两端,所得的圆环只有一个表面和一个边界,称为“莫比乌斯环”。

也就是说,临也所处的时间因果,并不是单纯的圆环。

而在他所存在的这个宇宙里,他身上的时间因果是一个莫比乌斯式的圆环。

“老师怎么确定……”心存质疑的临也看向对面的女人,下一秒就发现了异常,从进门到现在的整个过程中,女人并没有离开过临也的视线,但是客厅里也没有水壶跟杯子,于是那杯凭空出现的茶,成为了几乎不可能的存在。

女人低垂下视线,盯着自己的裙子,“临也君能理解的吧,和你经历过的事情差不多,比时间错位更可怕的……”时间流速的改变,甚至是时间的暂停……

自己早就对自身的病症有一定的调查研究,为了触及改变未来的可能也对时间的走向做了许多不同的设想,现在见到了这样的老师,临也不得不开始相信她得到了更为深层的对时间的认知。

“那么,在我这里AB面重合了?”临也按照莫比乌斯环的属性提出了设想,但是还不等女人回答,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因为他身边的静雄还是一个“正常人”,不会被错乱的时间所困扰。

“事实上要更糟糕一些,不过这也是我说你可能改变未来的原因。”女人放下杯子看向临也,“形容这段时间因果像纸带一样,还在于它存在接合点,A面和B面末端被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曲面。也就是说,现在的你是A面,通过这个结合点,和B面粘合成了一个面,在这个环形的因果体系里,是A→B→A的无限循环。”

临也双手相扣,紧紧的攥在一起,也就是说,他的一切行为和他的时间错位除了影响自己的A面的因果律,还会影响原本应该是平行世界的B面,反之B面也会影响自己这边。

“还不止这样,”女人神色变得微妙了一些,“我想你自己应该有察觉吧,偶尔会有种身边的人不是你认识的人的感觉,或者某些人行为怪异的感觉。”

临也点了点头,当然是经历过的,比如高中时期,比如二十岁时向后穿越了四年的那次,又比如静雄的奶奶过世的时候……

“我想那是AB面的因果在结合点通过之后产生的相互错位,虽然并不一定是两个平行时空的对接,但是总会产生影响。”

关于这个新的认知并不可能立刻聊很多,和老师交换了新的联系方式,临也起身离开,他还需要回到自己的事务所去查一些东西,也需要好好的规划一下该怎么做。之前的工作与此相比都只能算是小儿科了,毕竟是,要斩断连接贯穿一生的时间的因果,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未来的静雄彻底摆脱那段因为自己而不幸的命运。

但是,临也明白,不管被伤害到什么地步,那个男人都只会温柔的对自己笑。有超乎常人认知的打闹,也有无条件的包容宠溺,是不同于任何人的独一无二,是属于临也一个人的平和岛静雄。

那个笨拙又温柔的男人,因为觉得不擅长讲什么动听的句子哄他,格外喜欢念些情话和诗歌给他听;喜欢给他泡花果茶,总是备着很多小点心,不许他喝咖啡,陪他胡闹看着他疯……从中学开始就会替自己挡下找茬的人,到了六十岁还把他宠的像未成年一样……即使身体上受了那种无法恢复的严重损伤,静雄也不会觉得他自己是不幸的——他只会说,“我还和你在一起就很幸福了,临也。”

情绪失控的临也关上自己的家门,伸手盖住了眼睛。他爱了一个笨蛋,而那个笨蛋也用尽了一生的时间爱他。所以他非常希望,还给静雄一个更好的未来,哪怕是,要去跟全宇宙的时间抗争。湿热的液体从指缝中漏下来,滑到嘴唇上,又苦又咸。

第二次关于时间因果的讨论约在露西亚寿司的包间,过分学术的内容枯燥又无趣,而另一方面,临也的前方是一片难以探知的时间与未来。

用餐完毕,女人感叹着边吃边谈这种东西实在伤胃,一边端起茶喝了几口,“所以临也君,你已经想好怎么做了么?”

“当然,”临也伸着懒腰,“我想,最快捷的方式,并不是我在圆环内改变未来,”坐回正常坐姿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坚定,“而是直接切断AB面的连接点,甚至是打破整个因果循环。”

女人赞许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只要你能找到这个因果连接点的存在的话,可行性很高。”

“如果是实际存在的地点,我想,我大概有几个备选的位置。”临也笑了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上一个因果循环里未来的自己是不是也经历过现在的事情,会不会他将要做的事情,未来的自己已经经历过它的失败。

但是他总要去做的,为了那个,他爱的也爱他的笨蛋。

而坐在同一间屋子里的师生俩,谁也没注意到对方眼中的算计。

三日后,静雄在收到临也的邮件那一刻差点把手机直接捏碎,他抓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却呛了自己,咳嗽了好半天。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手机立刻提醒他有电话。

“喂?”静雄皱着眉头抽了两张纸去擦弄湿的桌面。

“哎呀,小静这么开心吗?这么大的人连水都不会喝啊~”

“临也!你这家伙又搞什么?!”静雄大吼起来,涨得脸颊通红。

“呼……”对面的声音经过电流的处理仍然显得有几分局促,“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拜托你,做我一天的恋人。”

静雄沉默了很久,“你这家伙又躲在哪里观察我?”

“嗯,”临也低低的回答,“在你同意之前我并不打算告诉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直接拒绝就好了。”

两方都没了话,如果不是还有电话里对方细微的呼吸声,大概会以为早就挂断了。

“要是你答应的话,”临也慢吞吞的补上了一句优惠条件,“结束之后我会任凭你处置。”

临也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举着望远镜的手已经酸得不行,却不敢放下,只是一直盯着静雄的脸,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我答应了。”

“哎?!”临也显然没想到对方答应的这么快,“什么?”

“我说我答应了!”静雄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只有微翘的嘴角似笑非笑,“任凭处置是吧?临也”

那个瞬间,临也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不太妙的决定,但是转念一想,大概也没有机会让静雄做什么了。

“那么时间从明早9点开始,我很期待哦,小静。”


*论一个文科生写数学理论做背景的作死

*完结开始倒计时,真的久等了><~

评论(2)
热度(8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