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妖怪之山

*狼妖静*狐狸临

*满山遍地都是妖怪 o(* ̄▽ ̄*)ブ

*单纯的写烦了其他的来捡脑洞,逻辑已死,时间不贴历史

*甜得发腻没玻璃,单身鳖请佩戴墨镜观看

*答应我不要脑补动物世界[×],犬科哺乳动物雄性♂雄性

*BGM 妖怪の山 http://music.163.com/#/song?id=849602

 

       山上终年云烟缭绕,郁郁葱葱的植被绵延了看不到尽头的山脉,浓郁又鲜艳的绿色美得如同水墨画一般。
  但是山下连一丝人烟也没有,到了离山三五里才开始有稀疏的民居,沿着山上流下的河向下游走,逐渐能见到村落,进而才是人类群居的城镇。
  对于依靠着自然生存的人们来说,山上有着丰富的动植物跟资源,是天然的宝库,意外的是却鲜少有人接近,因为古往今来,那里都被称为妖怪之山。
  山里住着妖怪,这是周围的人都知道的事,也是山脉和其中所存的一切没有被人类进行开采与掠夺的原因。倘若是有除魔师阴阳师或者云游的和尚路过,必然还要再感叹一句山中分布的灵气与瘴气都浓郁得吓人,虽然对普通人来说都只是看起来一样的雾霭,对于满山的妖怪精灵来说却是极佳的生存空间。
  “临也!!!!!!!”伴随着熟悉的咆哮,周围的鸟雀都扑簌簌地振翅逃离,刚露头的木灵和小花妖要么藏在大树后边,要么悄悄的缩起了头。这座山是狼妖静雄的势力范围,虽说平时生活起来比其他大妖怪的领地舒服许多,静雄也没有什么欺负小妖精的爱好,但是唯独让周围众多妖怪精灵受不了的,就是静雄和他的伴侣相处的方式。
  “啊咧,小静不要这么大火气嘛~”一身黑衣的青年眯着红眼睛,笑得异常灿烂,也让静雄的怒气上升了一个等级。
  “你就给我待在那里不要动!”静雄从狼身化为人形,顺手就抱住了旁边的一棵树准备拔起来做武器。
  临也急忙跳了下来阻止他“喂喂,住手啊!那个孩子前几天刚学会拟人形,你会弄死他的!”
  “切!”静雄闻言果然停了手,似乎有些失望的看了几眼,那样子吓得四周围观的各种小妖精都是一哆嗦。金发的领地主人呼出一口气,向几步开外的伴侣招了招手,后者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天,还是慢慢走了过去。
  一个爆栗弹到了脑门上,“好疼!”临也立即捂着额头瞪向对面的狼妖,椭圆的红色瞳孔亮亮的,配上微微带着怒气的表情,说不出的可爱。下一秒,静雄就把临也搂进了怀里,“身上的味道,臭死了!”狼妖压低了声音,用一种跟他的强悍完全不符的语气小声抱怨着,听起来有点像是撒娇一样。他的伴侣鼓起脸颊,想要挣脱怀抱的束缚,“谁叫我是狐狸呢,你不乐意就滚……唔……”
  一个吻把临也后边的话截断了,周围安静了一会儿立刻出现无数细小的交谈和感叹的声音。
  “吵死了!”狼妖大喊了一句,于是围观的小妖怪们迅速的跑了个干净。你看,在这里生活的缺点就是领主太暴力,随时可能伤及无辜,然而他和伴侣一旦腻歪起来又会闪瞎妖精的眼。至于狼妖的伴侣,是一只成精的黑毛狐狸什么的,总之你也肯定惹不起就是了。
  狐狸餍足的舔了下嘴角,用手指去戳狼妖的脸,“小静脸红了哟~”
  静雄像是炸毛一样的缩了一下,随后板起脸故作深沉,“闭嘴!我现在要好好和你讨论一下你下山去招惹人类的事情呢,嗯?临——也——”
  于是临也勾起一个笑容,顺势勾住了静雄的脖子,用一种彼此都无比熟悉的语调开了口,“那就,回家到床上去谈吧,怎么样?”
  “正合我意……”
  满足地滚了半天床铺,临也瘫软得像是脱了骨,姿势妖娆的卧在那里抱怨腰疼,收到狼妖一句凉凉的“活该!”。片刻后却有只狼爪子伸了过来,恰到好处地帮他揉捏。
  “所以呢,这次的家族聚会你还是不准备去?”静雄看了一眼一直被临也丢在矮几上落了一层薄灰的请柬,顺着自家狐狸纤细的腰往上挪了挪位置继续按摩。
  临也享受的眯起眼睛,放松全身趴在那,“不去!明明是老头子自己把我赶出门的。”他打了个哈欠,翻过身抓住狼妖的手,“而且你答应了陪我去逛祭典的。”红眼睛眨巴眨巴,就差把他毛茸茸的大尾巴也放出来晃悠。
  静雄咽了下口水,刻意的别开视线,“也……不是,不可以……”
  狐狸露出一个狡黠的笑,闭上了眼睛,“嗯,小静最好了。”蹭着把头枕到了静雄腿上,开始了睡眠。
  狼妖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只是动作轻柔的帮临也拨了拨头发,自己开始了无趣的回忆。
  如果要让临也来吐槽的话,这种行为很像是人类老了就热衷于怀念过去,说些什么“我年轻的时候”“我当年”那样的话。不过以他们俩的年龄来说,五百岁出头,在妖类中间也不算很大,毕竟妖怪的生命很长,成长也比人类慢上许多倍。只是活的时间太久,就会比人类寂寞和恬淡得多。
  整个山脉里有大大小小二十多座山,其间星罗棋布着沼泽和池塘,更有蜿蜒的河流穿过。静雄也好,临也也好,原本都是山里主脉的大山头上妖怪世家出身。
  然而狼妖平和岛家跟狐狸精折原家,从祖上就结了梁子,两家互相看着都不顺眼;更巧合的是,在大妖怪们繁衍频率极低的状况下,折原家的长子和平和岛家的长子出生时间相差不到一年,无法不说是一段孽缘。
  两个小家伙从话还说不利索的时候就见面开打,维持人形的法力不足,就化成本体接着打。跟随的仆从只能看着两家的小少爷变成两个毛球,在地上滚作一团,一会儿狼崽咬了小狐狸的脖子,一会儿小狐狸挠了狼崽的尾巴。直到了傍晚该回去吃饭才在劝说下分开,然后仆从们会无奈的看着两个滚得跟土球儿一样的小妖怪,尽管都要被人抱着回家,还要大喊着约下次见面再打。
  从小到大,一直打到一百岁上,满山都改叫他们“犬猿之仲”,两方的人形也都出落成了俊朗的少年。这个年纪出门已经没有了跟随的仆从,两个人在山上撞见了就建个结界开打,还要加上互相嘲讽,不过耍嘴皮子的功夫狼妖是比不过狐狸的,最后还是在体力上压制他。
  那时候也是很久没打得这么惨烈,双方都气喘吁吁,看着对面的临也舔了一口自己手上渗血的抓痕,静雄烦躁的抓了抓自己一脑袋亮闪闪的金毛,“喂,臭虫,不打了,我要回家吃点心了!”但是却没立即转身,反而累得坐到了地上。
  “你是没长大的小孩子么,到点就要回家吃点心?”临也见状也松懈下来,一不注意也身体一软倒在地上,“啊,跟你浪费这么多时间!还说要回家看舞流和九琉璃的。”拍着打斗中弄脏的袖子,临也想起家里新出生的双胞胎,表情也意外的柔和起来。
  “那个……”不知为何满脸通红的狼妖意外地开了口,“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让我也看一次?”
  “诶……诶?!”临也因为“宿敌”的请求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啊……”尽管这么说,临也最后还是本着想要嘚瑟一下自家妹妹的心理,偷偷的把静雄带去看了双胞胎。
  两个小小的毛团子卧在一起,听见临也轻声呼唤,便仰起脖子发出细弱的叫声回应。静雄坐在一旁盯着两只毛团般的小狐狸看得眼睛发直,却在不经意把视线转向微笑安抚着妹妹的临也时愣住了,原来那家伙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吗?
  这么想着的静雄完全不知道,他自己沉默的红了脸颊,还有胸腔里懵懂的感情,跟心跳一起咚咚跳动着滋生壮大。
  以后见了面还是照打,夹杂着斗嘴,然而打累了就一块找地方躺下趴下休息,闲扯着各自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再然后就开始谈起了不能跟其他人谈的话题——对人类世界的向往。
  大家族的管教很严,临也和静雄都没有什么机会接触人类,但是他们所得的书本和用具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人类,就连各种妖怪的拟形也都是在往人类的方向幻化,如何叫他们不向往人类呢?
  “呐,我说,”偶然一次,临也在树枝上晃荡着腿开了口,“听说下个月河下边那个小镇有盂兰盆节的祭典啊。”
  “嗯。”静雄还躺在树底下没动,一片巴掌大的叶子盖住了狼的眼睛。“所以呢?”
  临也跳下来,揭开了那片叶子,对上琥珀色的瞳孔,“你和我一起去吧?!”
  原本想要拒绝的静雄看着那双发亮的红眼睛出了神,等到反应过来临也已经连祭典当天碰面的时间地点都决定好了,“所以说,小静记得穿一身好一点的浴衣来!”狐狸满意的笑起来,转身就走。
  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去人类聚居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去参加祭典。小镇专门开辟了一块空地搭建篝火,主要街道两侧满是小摊,整个镇子都沉浸在祭典的气氛之中。哪怕是过去了四百年,静雄也还记得那天临也穿了一身绣了白色花样的黑色浴衣,样子好看到让他觉得不像话。一起尝了人类的各种小吃,买了糖果,玩了射箭和猜谜,还和人群一起在篝火外围跳了舞。
  等到他们玩够了返回山里已经临近午夜,索性全都化成原形,沿着河岸跑回去,路上还夹杂着些嬉耍打闹。
  狼妖体型偏大,狐狸的体型纤长,看起来比狼小了好多圈,体力也差得多,跑了一阵后便因为疲乏减慢了速度。反正已经进入了比较熟悉的范围,临也索性在草丛里卧了下来,带着白尖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看得静雄心里直痒痒。
  于是狼凑了过去,用爪子按狐狸的尾巴玩,狐狸恼了就翻过身来想用爪子挠他,但是还没挠到就被静雄压了下来。狼的尖耳朵一抖一抖的,突出的鼻端蹭在狐狸脸上,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受到惊吓的临也立刻反向一滚,想要化成人形逃跑,反而被狼死死压住下半身,嗷呜一口咬住了后颈。
  静雄锋利的牙齿小心地咬着狐狸脖子后边那块皮毛,轻轻厮磨起来,让临也连呼吸都放轻了大半的力道,一动也不敢动。最后狼拿捏好一度一甩,正好把临也甩到自己背上,一路扛着他跑了回去。
  各自回到家都是果不其然的被骂了,静雄被罚了禁闭思过,而等他再见到临也的时候,秋已经给山里染上金色和红色交织的羽衣。
  但是有哪里不一样了,静雄觉得自己的感觉不算是那么敏锐,却也发觉了临也似乎有点躲避着他,视线也不会再对接上。
  “那个,”临也绷着脸,“小静你能不能变成原型……”
  静雄虽然疑惑,但是却乖乖的照办了。下一秒,临也跟前只剩下一匹巨大的金色毛发的狼。直立的尖耳,宽大弯曲的嘴巴,体型匀称挺拔,四肢健壮修长,还有垂在身后的尾巴,不知为何轻轻地晃悠着。
  临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狼的头,在他头顶来回揉捏了几下,又抓了抓下巴,狼发出了似乎是舒服的呼噜声,随即又用爪子去推临也的手。
  “呐,能不能,带我去跑一圈?”临也顺着狼身体的曲线向后抚摸,呼吸吹在敏感的耳朵里,让狼一个哆嗦,尾巴上都炸了毛。
  最后狼型的静雄驮着人形的临也在山上兜了一个大圈,也顾不得被其他妖精鬼怪看到又会传出什么流言。而临也就死死地抱着狼的脖子,乖乖趴在他身上,连话也没有。
  直到该分开回家的时候,临也对着相隔数米的静雄喊了句“小静!”,狼妖停下来转头看着他。咬了咬牙,临也甚至觉得自己快把手里那块衣服的布料都撕开了,“我家里,已经给我安排了相亲……到明年新年之后的冬天……”
  静雄觉得脑子“嗡”一声,只剩下重复的“相亲”两个字。
  接下来山上着实安静了一阵子,各种大小妖怪还在揣测着最近没怎么看见“犬猿之仲”的打斗,时间就急匆匆的过了新年。
  二月初,折原家给临也挑了一位北方山脉的狐狸小姐做相亲对象,然而临也对她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把家里的狐狸长辈们急得不行。但更糟糕的是,相亲开始没多久,外面就突然一阵喧哗,接下来所有人都看见老对头平和岛家的长子一路闯了进来,扛走了桌边的临也。
  “小静你这算什么啊?”往外跑的路上,临也被颠得难受,恶狠狠地在背后戳了静雄好多下。
  狼妖一边回手去捉临也的手,一边用另一只手在临也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就是抢亲,好了吧?!”
  临也笑了笑,“小静,耳朵红了!”
  “吵死了!”静雄甩开追逐他们的妖怪,化为狼型带着他的狐狸离开。
  这一跑就到了山脉最外沿的一座山,离人类最近,也是大多数妖怪最不愿意停留的无主的山。他们找到了一间人类建造的废弃的木屋,两个人动动法术把它变换一新,在这半山腰安了家。
  敌对家族的两个少爷携手私奔的事情着实成为了妖界奇谈,几番僵持不下,还闹起了断绝关系之类的事情。
  不过这座原本无主的山就被划分成了静雄的势力范围,满月的夜晚狼妖现出原形站在山巅高声嚎叫,充分展示了震慑力。整个山上也确实没有任何妖精能打得过一身怪力的狼妖,躺在家里的狐狸精对此表示很满意,除了他的身体不舒服这一件事。
  造成他不舒服的罪魁祸首却一脸满足的跟在他身后乱转,不老实的狼爪子还时不时趁机吃个豆腐,如果把尾巴放出来肯定在欢快的摇来摇去。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临也可能也不会相信,他们在这座山上一起过了四百年。
  春天看竹笋冒头,看新生的小花妖在花心上舞蹈,看青草葱郁,看河水融冰;夏天听蝉鸣,看木灵披上苍翠的叶子,看云卷云舒,看苔藓铺满河边的小径;秋天看枝头缀满野果,看候鸟迁徙,看小妖怪们准备过冬的工作;冬天看霜雪挂满树木,看雪花飘落飞舞,看满山纯白覆盖……
  每每冬夜从睡眠中惊醒,临也总要往体温偏高的静雄怀里扎,山中的夜可以算万籁寂静,这时候连雪花落下的声音都能清晰的听见,还有就是两个人的呼吸跟心跳声。然后临也就会把耳朵贴在静雄的胸口,去听狼妖强劲有力的心跳,无比安心的再度进入睡眠。
  每年还是会伪装成过路的人去镇上参加祭典,吃东西,玩耍,跳舞……
  偶尔还会听到附近的居民谈论妖怪之山的传闻,临也只笑笑不说话,而静雄就会从他的笑容里读懂一丝微妙的愉悦,然后伸手指去戳他。临也并不生气,要么想方设法还击,要么顺势拉静雄回去滚滚床。
  四五百年的岁月,弹指一挥间便过去了。临也从静雄腿上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静雄已经坐在自己身边睡着了,忍不住伸手摸了下伴侣的脸颊。
  其实怎么够呢?四五百年还是嫌太短。
  我想要,千年万年,一直到世界覆灭都和你在一起,我的大妖怪。

评论(9)
热度(27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