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三】

【Chapter 13】

当时间又偶然的切入回到正常流速的时候,临也喘息着躺到沙发上,用手撩起自己的刘海在额头上摩挲了几把。明明没有做什么过分消耗体力的运动,却从身到心都透露出一种疲惫又苍老的感觉。

摸出手机看了看日程,脸上是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的僵硬,这一天是静雄奶奶的六周年忌日。咬着嘴唇纠结了半天,临也调出墓地服务部的电话,订了一束花请他们送到墓前。然而也是在这一天,临也发觉自己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取得了他的成功。

在他的不断干扰下,原本的核电站建设计划并没有按照临也认知里所记住的时间完成,而推动这个计划的幕后黑手,甚至有一名政客前几天被拉下马。但是临也并不能确定这些改变的影响有多大,而患有时间错位症的前人所描述的时间与事件不会改变,也让临也惴惴不安。

翻滚了好几圈,依然无法稳定心神休息片刻,身体传递给大脑中枢匮乏的信号,临也坐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脸,换了外套准备去买点东西填满胃袋。

意外的是又会在街上被静雄追打,这家伙应该去扫墓才对的吧,临也头疼的躲开一只路标,闪身进了小巷。带着晕眩和身体的倦怠,临也被逼到了一栋楼的天台,他靠着铁丝网的围栏大口呼吸,总不能爬过去跳楼吧……“临——也——!!!”身后传来了静雄的喊叫,让临也突然愣了神。“你就给我站在那里!”金发男人追上来,堵住了他的退路。

被一句“我们分手吧!”折磨了六年,静雄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背影,至今都想不明白答案。他们是彼此在乎的,也是彼此爱恋的,这一点不管是在同时间线的临也身上,或是穿越而来的临也身上,他都可以明显的体会到。可是,就是这么个家伙,像是和他隔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能看见却无法触碰,怎么接近也拥抱不到。

难道说是年龄小一点的时候更坦率?高中时期明明还会流露出很可爱表情和声音,甚至是向他撒娇。虽说两个人都是男性,并不需要太多的矫情和腻歪,静雄还是由心底里希望,能够给予他更多的照顾和疼惜。但是折原临也却在推拒他,一点点远离,在两个人中间挖了一条静雄无法跨越的沟渠。他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一次一次用暴力去接近,假装看不见对彼此的伤害。

站在铁丝网前边的临也侧过一半脸来,勾起唇角,“哟,小静~”

于是男人心里躁动的野兽突然安静了下来,站在后面贪婪的看着临也,拼命汲取着空气里属于临也的味道。

“我啊,从来不相信来世和灵魂,我知道小静也是一样的。”临也低下头,随手把口袋里的小刀丢掉,像是表明什么一样,“但是,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他转过身,看着静雄,“那么我就一定扭转未来给你看!”

静雄被临也那一瞬间的样子震慑住,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背后的阳光为临也披上一身金光,被映得线条柔和的脸孔近乎完美,唇角自然上扬,整个人都透露出由内而外的坚定与强悍。

然后呆愣在那里的静雄被覆上了一个轻柔的吻,看着瞪大眼睛的静雄,临也恶劣笑了笑,顺手把口袋里准备的药剂一扬,迅速退后一步捂住口鼻。而那个理论上比大象还要强悍的男人,在一把粉末的作用下,瘫倒昏迷了过去。

“笨蛋小静。”临也慢慢在他身边蹲下来,摸了摸静雄的脸,脸上的笑容比哭泣还要扭曲。

拨了电话叫赛尔提来做搬运工作,临也藏在楼下的阴影里看着无头妖精把静雄带走,才安心离开去露西亚买寿司。

和赛门没头没脑的交流了几句,临也坐到转椅上,点了份金枪鱼寿司。

“好久不见,临也君。”

生硬的日语水平简直和赛门不相上下,但是却让临也的在听见的那一刻失手打翻了被子。任由水在桌面上流淌,临也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盯着旁边站的女人,“老师……”

女人微笑着,仍然像是对待当年那个八岁的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临也被带到了附近的一栋公寓里,久别重逢的师生二人沉默许久,然后还是临也先谈起了自己的状况。女人听着临也讲了他的计划和发生的改变,表情却一直很平和,丝毫没有反驳的意思了,让临也原本的忐忑平复了几许。“折原君,”女人后来抬起头,“想做就去做吧。”

“您说……什么?!”临也觉得耳朵似乎听见了一些不可能的答案。

他的老师温柔的笑了起来,没再说话,却走到一边拉开了一块巨大的白布,露出下边的钢琴。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打开漆黑的琴盖,十指在键盘上快速的弹动起来,编织出一首激昂的乐曲。

曲子终了,临也呆愣的坐在原处,而他的老师走过来,在青年临也的头顶一阵胡乱的抚摸。“你知道时间错位症为什么不能改变时间进程吗?”

和老师患有同种疾病的临也摇头,抬眼看向跟前的女人,“难道您消失的时候得到了答案吗?”女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然后把她数年间在时间的裂缝所得到的认知讲了出来。

时间错位症之所以不会改变时间与未来,简单来说,是因为这些人的时间因果就像一个被连成了圆环的长纸带。在这个圆环之中,无论怎么跳跃穿插都是无法脱离的,当然这种情况下,临也试图改变未来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只要事件走向没有本质变化,只要“未来”还在这个圆环的轨迹里。

“但是啊,”女人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临也,“我形容它像纸带,是因为还有背面。”虽然并不是涉及临也不相信的来世和灵魂,却要提到一个无数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甚至科幻迷都想验证的理论——平行宇宙。纸带的A面,患有时间错位症的人是临也,他的伴侣是一个“正常人”静雄;而纸带的B面,相对关系不变的情况下,患有时间错位症的人则是静雄。

可是临也理解了之后又陷入了另一个迷惑之中,这样的话,已经发生的事情大致上是可以说通,然而直觉却还是觉得不对劲。

“临也君的话,大概确实是特例呢。”女人喝了口茶,“属于你的时间,是个莫比乌斯环。”

评论(8)
热度(9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