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二】

【Chapter 12】

爱之深,恨之切,古往今来在无数人身上得到了体现,但是临也此前从未想过这句话会在自己和静雄身上得到验证。

一方面要躲避着黑白两道上追杀自己的势力,一方面还要小心不要被前男友杀掉,简直不能更糟糕了。这么想着的临也吞掉最后一个寿司,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着,把刚到手的信息并入文件夹,还有把必要的消息传递给四木春也。

这个时候倒是稍微有点庆幸过去的自己没有穿越到这几年来,揉了揉前几天和静雄打斗的时候被垃圾桶撞得发青的后腰,临也一边把几个dollars的邀请码散布给指定对象,一边感慨要是以前的自己可能真的会被打死,应该说怪不得会从小训练自己躲避吗?!

病愈后,临也就完全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毕竟他只有自己,哪怕可以利用栗楠会和dollars,可以利用各种信息和势力,真正触碰过未来走向的只有自己。

“地震”“海啸”“核电站”简单来说关键信息就是如此,虽然真正发生问题是五六年之后的事情,但是按照时间回推,不管是工程隐患还是那些幕后黑手见不得人的谋划,都是在下个月破土动工时开始的吧。

自己提前调查已经被人发现,大概这些信息里确实有什么关键所以对方急着找人来枪杀,临也下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戒指,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文字找寻蛛丝马迹。

此时已经能够鲜明的感受到时间对自己的排斥了,临也时不时瞟向屏幕下角的时间显示,他对自己的速度是有自信的,做了多年情报屋的历练结果是足够拿来骄傲的资本,但是显然,十分钟了还停留在同一页文档上,这并不符合临也本身的阅读分析能力。

他索性关掉文档,转过转椅面向后边,单手拉起窗帘的一边。

外面林立的高楼中间是一轮正在逐渐隐没的夕阳,光线由金色转向橙红,给一切都镀上一层暖色调的外壳,等待沿着建筑物的轮廓一点点吞没。等到楼宇遮挡了大半的太阳,窗帘被拉开的缝隙看起来就仿佛夹着一簇火,而临也就坐在那绚烂刺眼的火苗中间。

一直望着对面巨大的广告牌,临也突然咧开一个扭曲的笑容,甚至挑衅般的挥挥手。过了许久,一个不起眼的小光点快速消失。其实只是两三秒,在临也眼里却像等待了数分钟——他所处时间的流速已经极为不规律的变动着,也阻挠着临也。

拿出抽屉里的望远镜,透过高倍数的镜片反复搜索了好几遍,确定光点的来源方向已经没有人了才松了口气。

从第一次被狙击之后,他已经把事务所全部的玻璃都换了防弹的,同时尽量深居简出甚至不在窗户前露面,屋子里更是因为窗帘整天拉着一片昏暗。刚才的行为,比起笃定玻璃够结实,更多的是确信专业杀手在暴露后会权衡新宿的环境与临也的能力,从而放弃这次行动。虽然不一定是彻底结束对自己的暗杀计划,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再来。

重新拉好窗帘坐回椅子上,临也捏了几下酸疼的后颈,就把手臂伏在桌面上,脸埋进双臂之间。心跳跟呼吸因为时间的排斥而变得不规律,连太阳穴都突突跳动着。不安,惊慌,还有对未知的恐惧,和做好了最坏打算的觉悟,全都紧紧的纠结在胸口。他发觉自己在下意识的颤抖,却无法使这颤抖停止,最后还是在椅子上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为什么是我呢……

他陷入了一片模糊的黑暗之中,身体条件也好,社会地位也好,其他什么也好,并不算是特别拔尖。虽然打响了新宿最恶的名头确实是几乎人尽皆知,但是只要他想,折原临也还是能轻易的隐没在人群之中。说是伪装自己也好,说是融入人群也罢,他习惯于站在人们的身后,习惯于享受被人群淹没的平庸——出众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从小作为优等生而深刻体会了优越与孤独的他一早就明白的。

然而这样的折原临也,也是无比特殊的存在,他的孤傲,他的才能与手段,他的个人魅力……他的时间错位症,还有就是,他与静雄的关系吧……

有时候也会质疑,为什么和他牵扯不清的,会是这么个人。虽然有时看起来没什么干劲,实际上易怒易躁还有着恐怖的怪力,被称为“池袋最强”和“干架傀儡”,然而内在十分的单纯和温柔……

哪怕他藏得再隐秘,哪怕他的伪装再完美,总有一个人,会在人群之中认出他。啊啊,真的是,全人类都那么可爱啊,只有小静我最讨厌了……

如果不和折原临也扯上关系,未来的平和岛静雄也许会更幸福吧?不会因为辐射的缘故失去色感,变得只能看见黑白两色;不会因为要保护他被坍塌的大楼埋住,即使伤愈后左手也不能再做精细动作,身上一共打了8颗钢钉,每逢阴雨就酸疼难忍……

抱歉呐,其实可以预知奶奶离世的事情,却完全没有在意也不想干预,因为全部的精力都拿来挑战人类不可撼动的时间了。

折原临也他也只是一个很自私的家伙,只是希望他爱的人能好好的终其一生,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还想要站在他身边,仅此而已。

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黑发的情报贩子睁开血红的眼睛,绽开一个绝美的笑容,自此开始了他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以逆转时间因果为终极目标、艰苦卓绝的抗争。

而这一段被时间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抗争,让折原临也在异于常人的时间流速里拼命挣扎,如同困在罅隙的囚鸟,只能独自在无人的黑暗中低声吟唱,一个恍惚就是数年。

评论(5)
热度(9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