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一】

【Chapter 11】

终于又只剩下一个人,临也躺在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他没有时间停下来后悔,也没有时间停下来养病,一定、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好起来才行……

不知何时昏昏沉沉的进入了睡眠,临也在梦境里回顾着自己过去二十年出头的人生里发生的各种片段,然后在每一次看见静雄的样子的时候,心里都会出现一点带着甜味的酸楚。

不管该算是是喜欢还是爱,都太辛苦了。全神贯注于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被那个人的情绪所感染,为那个人而改变。在不知不觉中,自己那个小世界的中心变成了原本不相关的家伙。

真的太狡猾了,从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陷进了名为“平和岛静雄”的漩涡之中,眼睛里心里都被填满了,他哪里还能看得到其他人。

淡紫色的夜幕降下来的时候,池袋笼罩起一层迷幻的暗色,然而还在混乱的梦境里打转的临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非常久违的,一点点变得透明。

“真是笨蛋……”临也迷迷糊糊好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眼皮却沉重的根本睁不开,想要伸手去摸,下一秒就被抓住了塞回被子里。

唔,好耳熟的声音,还有好熟悉的温度……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一丝声音,嗓子又干又疼。那人似乎察觉了他的动作,却理解错了他的意思,过了片刻,清凉的水被人嘴对嘴的送了过来。临也感觉到熟悉的亲吻,细微挣扎了两下,就随他去了。

在静雄面前,无论什么计划什么原则都全部打破,若是他想要,身体也好,心也好,给他全无不可。

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真的真的,好喜欢……不,那应该叫爱吧,临也想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只能沉默着更紧的抱住对方。心里不断回荡着的爱意,在胸腔里满满的翻滚涌动,什么也说不出口。用手臂圈住身上的人,不再猜测这是多少岁的静雄,也不再思考这是自己违逆时间成功或者失败的未来,只是紧紧的、紧紧的抱住他,像是要把自己和对方融为一体,也像是不想被看见泫然欲泣的表情。

    “ああ 津軽海峡 冬景色

  ごらんあれが竜飞岬(たっぴみさき) 北のはずれと

  见知らぬ人が 指をさす

  息でくもる窓のガラス ふいてみたけど

  はるかにかすみ 见えるだけ

………………”

熟悉的歌声低沉又轻柔,临也像小时候一样被哄着,头枕在男人的手臂上,能闻到男人身上混着烟草味和牛奶味却令人舒服的味道。

突然就止不住心尖上微酸的疼痛,他其实一点都舍不得。不管成功或者失败,临也试图改变未来的进程这种事,后果根本连揣测的余地都没有。他害怕会因此失去静雄,他根本就舍不得离开这个人,一点都不行!拨开那些时间积存的浅薄的厌倦和茫然,放下自己多余的骄傲和倔强,只剩下深入骨血的爱恋而已。

折原临也的生命里有无数细节都和平和岛静雄相勾连,他已经把全部的爱情都放在了这个人身上,至死方休。

遇上一个人,彼此喜欢、互相爱慕,这几率低得可怜,更遑论相守白头。该算自己贪心还是不知足呢?临也想着自己明明已经知道两个人会一起到老,却还是想要违逆时间,这个意义上来说,舞流说的一点也没错,他就是在作死。所以他才更要推开同一时间线上的静雄,以免连那个单细胞的家伙也被牵扯。

“ ………………

    さよならあなた 私は帰ります

  风の音が胸をゆする

  泣けとばかりに

ああ 津軽海峡 冬景色

………………”

再见,小静,我还是,要回去的……一行眼泪沿着脸颊,缓缓的悄无声息的划了下去。

等到临也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还是自己家的天花板,身上光溜溜的感觉提醒着他梦境之中的时间旅行并不是错觉或者臆想。他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已经不怎么热了,身上也不再酸软无力。只是在睡梦中穿越了一次,他的感冒就痊愈了,说起来是多么诡异?可是这种超乎正常人认知的事情,对于临也来说已经麻木无感了,毕竟是从八岁开始就患有时间错位症的人。正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对他来说却趋近于日常;正常人的日常,对于他来说更像是几乎不可能的生活。

起身慢条斯理的换了一身衣服,拿起床头柜上的钱包,暗暗感叹了一下两个丫头竟然还把钱包留给他了没有直接拿走,实在难得。找到被双胞胎粗暴的扔在角落里的外套,掏出里边的其他东西装进衣服里,临也利索的打开手机迅速查阅了一遍邮箱和聊天工具,一边调出日程仔细核对。

突然手机的邮箱里多了一封邮件,很简短的内容,三天后,静雄奶奶的葬礼。临也觉得神经刺痛了一下,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深吸一口气,颤抖着用手指把邮件删除。

对不起,对不起……临也默念着,攥紧了手机。

“Biu——”“哗啦!”只是一瞬间的事。

临也喘着气抓紧衣服,瞟了一眼打到墙面上的子弹,无比庆幸自己躲的够快,否则现在他的脑浆可能就要和碎掉的窗户玻璃一样四散了。

唔,你看,还不等情报屋真的作死,要他命的人已经蠢蠢欲动。


评论(6)
热度(9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