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十】

【Chapter 10】

折原氏的双胞胎姐妹几天前和自家哥哥约好了一起外出,然而超过约定时间许久却不见兄长前来,急匆匆杀到事务所用备用钥匙开了门,非常惊愕的看到了病得一塌糊涂的临也。

二十一岁的折原临也,前一天和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了手,第二天发起了高烧。

两个丫头相当费劲的把瘫软在沙发上的人挪到卧室,扒了外衣盖好被子。九琉璃端了盆冷水来,舞流就拿着毛巾打湿了给临也擦拭着脸颊和手臂。

这可以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情景,不管是如此虚弱的临也,还是此时细致照顾着哥哥的双胞胎。

折腾了很久才稍微退了些热度,舞流长出了一口气,和九琉璃商量着弄点粥,再让临也吃点退烧药。

可是几乎翻遍了每间屋子也没有找到药箱,厨房的冰箱里除了些冰块和冷饮几乎没有可以吃的东西。犹豫了一下,九琉璃让舞流呆在这里看着临也,自己从临也外衣里摸出哥哥的钱包出了门。

“小……静……诶?”临也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软绵绵又发烫。

舞流端着换好水的盆子,走进来,“啊啊,阿临哥你醒了啊~”临也艰难的扭过头,但是只能看见妹妹的一块裙角,“先躺着吧,九琉姐去买吃的和退烧药了。”看着临也茫然的表情,舞流忍了一会儿还是添上一句,“拿的是你的钱包。”

临也没什么反应,脑袋沉得连动一动都疼,耳朵里有着细微的蜂鸣声,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慢慢的伸手把额头上敷的毛巾撤了下来,示意舞流换一块。

“于是阿临哥是又作了什么死会狼狈成这样啊~”舞流一边拧着毛巾,十分直白的去戳临也的痛处,有活力得过分的声音落在临也耳朵里显得无比聒噪。

该怎么回答呢?临也觉得头更加疼痛了,因为哥哥我非常帅气的把男人甩了然后又半夜在外边像丧家犬一样遛大街淋雨所以发了烧……

这样真的太逊了,临也暗暗自嘲了一下,真是说不出口,简直和失恋就要死要活的小女生一样啊。

分手是自己向小静提出来的,那么骄傲的想要脱离这段关系的是自己,然而舍不得这段感情也是自己……

舞流重新把叠好的毛巾盖到临也额头上,想去临也口袋里摸手机,“这样吧,我打电话叫静雄哥来……”“不要!”临也粗暴的打断了她,靠着一瞬间的爆发力坐起身来,眼圈整个红得吓人,样子看得舞流一哆嗦。

晕眩导致眼前一黑,出现了许多亮晃晃的星星,临也索性维持着姿势不动,想等难受的感觉减淡。结果最后还是舞流拿了个抱枕来垫在他背后,帮他坐好。

“那个,”舞流尴尬的来回溜达了几步,“我,我去看看九琉姐回来没有……”看着几乎是逃出屋子的妹妹,临也慢慢的放松紧绷的神经,叹了一口气。这么脆弱的自己怎么能成为一个超然的人类观察者呢?只怕是出门遇上仇家就要送命了吧。

缓缓的抬起手,手腕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无比明显,一时让临也出了神。左手摸上右腕,指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跳动的脉搏,那是生命的象征。

没有摸到自己的小刀才想起在外套里,临也苦笑了一下,他是真的好想,用力的把小刀滑下去,穿破皮肉,看鲜血四溅,看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逝。

恍惚感骤然涌起来,身体的疲惫疼痛变得尖锐又狰狞,折磨着此时情绪失控的临也,几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可是不行哦,他是是信徒们的指引,是爱着人类的妖怪,他不能流泪;他是折原临也啊,他的尊严和骄傲不允许他哭。

而那些潜在的危险也让临也不能哭,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处境多危险,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时间的另一边将会发生什么——而他正在做最危险的一个计划,他要改变未来会发生的事情。

他还有不到一个月来部署一切,然而因为入侵主要目标的数据库不慎留下了痕迹,他已经被反追踪了。把头埋到膝盖上,临也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无力,在此之前,他也从没想过,那些政治家阴谋家虚伪的表皮之下,是多么污秽和丑恶。

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也不知道怎么改变局面,在陪着静雄一同照顾老人之前,他就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他要抗争的,可以说是无法为人类所触摸或看见的,名为时间和命运的巨大洪流。

所以要尽早的,斩断身边的一切,毕竟谁也不知道在他这犹如螳臂挡车的行为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可能像老师一样消失掉,也可能是更糟糕的。

“九琉姐~”听见外屋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舞流欢快的声音,临也赶忙蹭了蹭脸,躺了回去。

被两个丫头强制性的灌了一碗白粥,吃了片剂,临也故作轻松的表示自己已经好多了,几番想赶她们走。“你们就赶快回去吧!”临也最后捏了捏眉头,“最近也……不要再来烦我了!”

屋子里安静了几秒,“那么,阿临哥,我们走了哟~”舞流笑眯眯的和自家兄长告别,拉着九琉璃出了临也的事务所。

合上大门的那一刻,笑容从女孩子的脸上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片复杂。九琉璃看了看她,拿过钥匙锁好门,安静的牵起妹妹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一起回了家。

评论(7)
热度(10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