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六】

【六】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异常有规律,新罗很快就察觉到了庄园里愈发尴尬微妙的氛围。临也出言挑衅或者丢把刀子出去,静雄就开始暴怒,抄起庄园的铁锹、木材、石磨扔过去,虽然打中临也的准头有待考证,但着实破坏力惊人。

而且几乎每件小事都可以引起争吵,连吃饭也一样,新罗感叹着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得胃病。但是那两个家伙就有办法为了一瓶胡椒粉或者一块黄油吵起来,丢餐刀丢叉子甚至是桌椅,然而后者一般是静雄试图举起来但半途就被阻止。诸如此类,还包括恶作剧和后来在吃饭时间打冷战等等,像是在彼此的年龄上都减了十岁那么幼稚。

反正该学的东西都基本完成了,新罗是等待着成年好继承到这片土地的相关权利,然后他就能开开心心的摆脱自家老爹的束缚当个专职医生,还有处理自己和赛尔提的事情;临也是完全不受时间限制的,然而他要思考的太多,毕竟他是龙而不是人类,既要提防着岸谷森严那边知道他存在的人,又要在池袋白手起家——他想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完成;真正轻松的人其实应该是静雄,骑士的培养之路是约定俗成又有规矩可循的,即使能力再出众他也得等到二十岁,而心思单纯的静雄也是三个同龄人之中思考得最少的。

比如现在,明明已经可以什么都不做,他却拉着赛尔提在庄园后院的空地上陪他做练习。

准领主推了推他镶着金丝的镜片,扫视了一圈,轻松发现了一截掩藏在叶子中的尾巴。“呐,临也~”少年走了过去,却转向背对着龙所躺的树干的方向。

“什么事?”龙眯着眼睛,似乎并不大乐意和他说话。

“嘛,”新罗眯起眼睛看了看远处空地上用影子制造障碍,给静雄进行着训练的无头妖精,无比自然的微笑起来,“你在因为静雄烦恼吧?”

龙闻言皱了皱眉,却没表露出情绪来,反而拿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刀把弄,“虽然说得不确切吧……小静确实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模棱两可的答案,却也是临也现在最真实的心情。

“啊,神经病的龙跟神经大条的骑士,听起来很像童话故事嘛~”下任领主笑眯眯的掏出手帕擦拭起镜片。

“是吗?”临也晃荡着腿,双手交握,“领主和无头骑士听起来也很像民间恐怖传说。”

有些话不必说破,而尚未成年的少年还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模样,他们谁也还没有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

早饭时间,先一步解决了早饭了的准骑士收拾好餐具准备离开,“小静~”和欢快的语调完全不搭,回头瞬间,一把刀子直奔男人面门。“啧!”静雄熟练的一口咬住,手上的碟子端得稳稳的,吐掉刀子才发现那是切面包的餐刀,上面还沾着甜腻的果酱。

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的瞪了一眼正优雅的吃着面包片的龙,静雄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水槽,转身欲走,却在门口停住脚步,“我要去集市上买东西,你去不去?”语气比起询问更像是早已知晓答案的一句暗示。临也赶忙嚼了几口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去!”像急于表态的小孩子一样。得到满意回复的静雄扭回头笑了笑,去院子里给马套鞍具。

“噗!咳咳哈哈哈……”端着咖啡的新罗在静雄离开后立刻笑了出来,还被没咽下去的咖啡呛了,“你们俩,哈,静雄五岁和临也六岁,哈哈哈哈哈……”。龙迅速反应过来,一阵红晕从衣服下冲上脸颊,连耳朵尖都是热的。新罗边笑边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全无仪态可言,到处摸手帕想擦笑出来的眼泪。龙用力捏了捏手里的面包,最终还是考虑着要出门没时间换衣服,没有放出尾巴来,只狠狠的在桌子下踢了新罗一脚。

等到两个少年一起骑着马进了城,就翻身下来改成牵着马走。沿街的小店贩售着各种商品,两个人按照庄园的需要适当采购一些东西,也时不时停下来和一些认识的人打招呼。

等着静雄去街角的店挑水果,临也牵着两匹马的缰绳无聊的用脚尖蹭着地。老实说,那个单细胞的家伙怎么做那么糟糕的梦,他大概能理解是被教坏的,但他仍然没想明白为什么对象是自己。又烦躁又不安,就如同他也不明白自己对静雄到底是抱着什么情绪。最开始是依赖,就像是普通的人类小孩或者野兽的幼崽都可能产生的情绪,可后来就变质了。他想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会把血给静雄喝,会在他面前泄露出关于龙的各种信息,这在人类中间可以说是秘密。不,也许从他一开始相信这个金发少年、从他留下来开始,就全部都是错的。

“喂,发什么呆?!”

临也感觉后背被猛地拍了一下,惊得跳了起来,“嘶,小静你轻点行不行!你那个手劲是想拍死谁吗?”

抱着一袋子苹果和梨的金发少年耸了耸肩,从临也手里夺过缰绳,示意他跟上。临也不大高兴的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看着前边比自己高了小半头的背影,感觉更加郁闷。而走在前边的静雄用余光瞄了一眼对面人家二楼的阳台,一点也不想告诉身后那条龙有两个姑娘一直在看着他犯花痴。

评论(2)
热度(11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