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特别许可权【二】(ABO)

【二】
alpha僵硬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尽管往常搭档进行任务的过程中,都是临也承担脑力劳动,完成智谋分析工作。但眼下这个情景,即使是总被临也谑称为单细胞的静雄,也可以直白的分析出新罗他们的目的——把一个正值青壮年时期的单身alpha和躺倒在床上的没被人标记过的omega关在同一间屋子里……
无法遏制的灼烧感从体内骤然窜升上来,静雄下意识的咽了几下口水,嗓子里却越发干痒。近乎密闭的房间里除了他自己的味道,蔓延着甜美的如同柑橘般的气息——那属于omega的气味慢慢变得越来越浓郁,招摇的和alpha自身的信息素混合起来。仿佛是无形的勾引,静雄神经一紧,连呼吸也随之变得浊重。
全身瘫软的临也状况更糟,被扶进屋子之后他就隐约发觉了不对,身体状况短暂的平稳,却无法正常的支配自己的身体,神经和肌肉都像被深度麻醉了一样。
当alpha被关进来之后,无法抗拒的、带着强烈刺激的辛辣感包围了临也,那是他无比熟悉的,属于静雄的信息素的味道。一开始还是淡淡的,像是清爽的薄荷散发的气息,但数秒之后就是铺天盖地般的透彻骨髓的清凉,迅速把他完全吞没。
由于药物因素而从未体验过发情困扰的临也几乎要疯了,alpha的信息素如无形的压力压制着他,腰腹使不上一点力气,连手指尖都无力动弹。从先天上就处于受支配地位的omega,会自然的被alpha浓重的信息素压制和吸引,不由自主的臣服,再到沉沦。
看着难得如此弱气乖顺的躺着的临也,静雄下意识的扯了扯领子,好像隐约知道了那阵烟雾的作用,却克制不住的心生异动。
认真严肃介绍的话。平和岛静雄先生,alpha,二十三岁,不喜欢beta,没有标记过omega,单身时间和年龄一样……
在临也看来,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一直被动物园饲养的还没开过荤的狼和一大块新鲜的肉被锁在了一起,而他毫无疑问是那块等着被狼吞吃的肉。
然而毕竟是经受过良好的训练,身为alpha的静雄被专门教授过如何抵御omega信息素的干扰跟诱惑,尽管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用来抵御临也。
转过去面对着墙壁深呼吸几次,调整自身状态的同时,小心的开始收敛alpha的信息素。静雄拼命在脑子里摒除一切想法,专注于忽视外部的气息和减少自己给临也产生的影响。
所幸还是有点效果的,临也感觉到alpha的信息素浓度开始减弱,双方的呼吸都随之平稳了不少——但终究只是暂时的,被算计到这个地步,怎么想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相比于把一对AO关在一起这种事实,临也更关注的是背后的目的。按照新罗和上级的一贯作风,必定是什么他们极感兴趣又值得研究的事情,还能带给他们足够的利益,甚至不惜为此同时开罪临也和静雄两个人。
攥紧拳头,静雄强忍着身体躁动的反应,牙齿也咬得嘎吱响。接近密闭的空间就那么大点,还得加上被新罗算计的因素,如果不能想出解决对策的话,发生些什么只是迟早的问题。omega带着甜味的信息素时不时飘过来,像俏皮的小动物在用毛茸茸的爪子偷袭,无法防备,也无法拒绝。作为一个身心健康,但又缺乏经验易受吸引的alpha,简直压力山大。
情急之下,静雄条件反射的去摸自己的腰带扣,金属扣里有几个小小的暗格,是他身上仅存的应急装备。但着装备说到底,只剩下淬了毒的铜钉、微型窃听器、解毒片和麻醉片而已,对眼下的状况没有丝毫帮助。
艰难的扶着床沿撑起身体,临也用力喘着气,发现自己连说话都困难,“小、小静……哈啊……”他捂着胸口,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旁边的腺体开始失控的释放着属于omega的信息素,“墙……”
高大的alpha愣了两秒钟,随即理解了搭档的意思,紧了紧拳头对着眼前的墙面挥过去。沉闷的声响之后,墙面上围着静雄击打的位置出现了网纹状的龟裂,墙体里的砖块“哗啦”一下倒了下去,露出了对面的房间。
“咳咳……”静雄挥了挥跟前被打碎的墙产生的扬尘,探过头去看了一眼,墙的另一侧是新罗家的副卫生间。
先钻过去开了换气扇跟门,还好这边的门可以直接打开。静雄拧开浴缸的水龙头放水,顺便洗了把脸,感觉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看了一眼那边靠着床的临也,满头都是汗,红着脸不住喘息——一副相当辛苦的样子。离开卫生间,静雄先去试了大门,果然被上了加密锁,而这边通到大楼里,也不能随意破坏。十几层的高度又不能爬窗户出去,更何况临也现在的状况出门只能引起骚乱吧?烦躁的折断了一把遗落的手术刀,静雄想,暂时也只能在新罗家呆着了。
原本一早出门执行任务,一切都和往常无异来着。唯一没料到的是被一伙不要命的混混堵在巷子里混战,虽然对方人数不少,但实力上绝对还不够他和临也练手的。
真正糟糕的是不知从哪打过来的烟雾弹,等被呛的咳嗽的静雄脱离了烟雾的范围,周围已经完全没有了临也的影子,连一丝让他烦躁的属于临也的气息也捕捉不到。
尽管静雄在一定程度上厌恶和排斥临也,但是对这个相处了几年的搭档,他终究还是不能置之不理。嘛,跳蚤虽然脑子很好使,体格总归还是差了点,要是出了意外的话……
大概可以算是野兽的直觉,静雄其实并不想知道,那种微妙的担心和不安是什么。
总之最后是被赛尔提带到新罗家,才放松了戒备,却又被自己人弄成这样……
翻箱倒柜的找出几条毛巾和一条浴巾,又从新罗的医疗用品里找了个能够隔绝信息素的口罩。但是药物似乎被带走了不少,静雄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任何能用的药物,只好拿着东西回了副卫生间。“呼——”用力吐出肺里的空气,挽起袖子,试了试水温正好。静雄关了水龙头,把口罩带好,从墙洞钻了回去。
“喂,跳蚤?”他小心的走过喊临也,后者却用蓄满水气的眼睛看向他,完全说不出话。啧,静雄暗道麻烦,觉得口干舌燥。强压下一阵邪念,他把临也抱起来,带进了卫生间。
于是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虽然是准备让临也泡个水醒醒脑子,但这个状态下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临也根本没可能自己脱衣服。
静雄觉得脑子里就像是Evangelion和Gundam在打架,凶残又纠缠不休。
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自己动手帮临也脱了,软绵绵的家伙现在什么也没法反抗,完全由他柔软捏扁,脱衣服大概没什么难度;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毕竟那是个他从小就被教育要温柔对待的omega性别,再想想自己之前把临也当成alpha的时候那些行为也简直太过分太羞耻了。
还有就是,面对这样的临也,静雄真的不确定自己扒了他的衣服,会做出什么事来……

评论(5)
热度(53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