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五】

【五】

夜幕降下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静谧安详,染满植物气味的庄园浸润在薄纱似的月光里,似乎真有了几分童话的意味。

金发少年早已进入了安稳的梦乡,和几年前无甚差别的睡颜一派天真可爱,没褪尽稚气的眉梢眼角却已开始暗暗展露出男性的俊朗。

悄悄摸进少年卧室的龙看着那张没太大变化的脸,赌气一般的掀了对方的被子,一屁股坐到了静雄的床边上。左右这个时节也不冷,见习骑士在睡眠中皱了皱眉头,本能的动弹了两下,依旧睡了过去。

临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小心的伸出指尖拨弄开静雄脸上的乱发,顺势在他脸颊上摸了摸。明明脸长得这么好看,现在却暴力满点,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么含蓄内敛。

身份注定了他和静雄很难像普通人一样,龙和骑士,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相杀的代名词。

不过临也很疑惑,静雄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三年,咬牙切齿的要杀他,毕竟三年前的少年那么的纵容自己,温柔得近乎小心翼翼。

龙纠结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嘛,虽然他也确实不需要被静雄刻意温柔小心地对待——他又不是柔弱的女孩子,而是一条被常人视作怪物、能以一当百的龙。三年前是因为无法自保又惊恐过度,下意识的对静雄过分依赖;而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也在森严父子的“培养”下,龙恶劣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之余还加上了变态。

同时临也感到了难以表述的微妙的烦躁,两个人中间横着一段巨大的空白,而他对静雄这段经历一无所知——对龙来说,这个人是他认定的,是他想要征服的,不应该有他无法掌握的事情。

把额头贴在金发少年的额头上,临也使了一点小法术,闭上眼侵入了见习骑士的意识。当然对于睡眠中的静雄来说,眼下主要的思维活动是梦境。

梦境里雾蒙蒙的,连味道也像是森林里雨后的清晨。临也一层一层拨开那些雾气,被那静雄梦境深处的苍绿晃了眼睛。

是他自己,躺在静雄膝盖上午睡的情景,两人俨然是三年前的模样。不是在庄园里,而是相遇的森林深处。金发少年嘴角含着笑意,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临也的脊背,看起来像是在摸宠物一样。阳光被树冠分割破碎,柔柔的落下来,把画面渲染得跟油画一般。

啧,临也觉得脸上一热,刻意别开视线,往另一方向走过去。

跨过了某些奇妙的界限,场景瞬间转换,临也在强烈的阳光下眯了眯眼睛,看见一队年轻的见习骑士在校场上练习。金发少年站在一群人外围,扛着练习用的木剑一脸不屑,样子相当的不讨人喜欢。下意识的微笑起来,临也抱起手臂,看着少年和年长的见习骑士产生矛盾,然后板着脸打飞了一圈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的家伙。

一个被打得从衣服里飞出来的倒霉鬼突然落在了跟前,落地姿势及其不雅还带起一圈尘土,“噗!”临也笑得发抖,“真是暴力啊,小静。”

想起前几天自己决定用这个称呼来叫静雄的时候,金发少年像锅底一样黑的脸色,临也就愉悦得想要甩尾巴了。

梦境里的情景断断续续,临也站在原地快速看完了许多次见习骑士的训练,感叹了少年的暴力行为之后,伸手在虚空中画了个符咒。四周泛着浅褐色,像是起了涟漪的茶水,却在下一瞬又恢复。

切入了下一个部分,金发少年拎着几本书,和其他见习骑士一同背诵着书的内容。尼伯龙根之歌,书脊上一行烫金的花体字写得十分飘逸,临也看了两眼发出“啊”的一声。像是感叹又像是肯定,毕竟这块大陆上每一个骑士和勇者都要学会这本书籍。那是人类对于虚伪的英雄的歌功颂德,也是人类对龙族的觊觎和诋毁。

借着森严和新罗的光,临也几乎看遍了整个皇家图书馆的书,在获得海量的知识的同时,临也对人类产生了一种病态的情绪。多么卑劣又多么伟大的种族!不像其他植物和动物那样,能够最大程度的感知自然,用愚蠢和贪恋开垦着这个星球,用种植和畜牧掌控、改良、驯化着其他物种。但另一方面,人类作为地球上高度智慧的生物,创造了最独特的文明体系,高度繁荣着人类这一物种,几乎每天都是在创造新的传说,哪怕各方神祗也惊叹不已。

龙漂亮的红眼睛里全是熠熠生辉的疯狂。人类!多么有趣的人类,我爱所有的人类!当然,与人类同生在地球,实乃万物之不幸!

然而意识中的静雄眨了眨眼,长睫毛微微下垂着,流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一直在观察他的临也心跳猛然快了一拍,这是在想什么?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呢?反正像小静那种大脑,看着这种书只要背下去就好了吧,只要能通过骑士的考核不就好了……

咬了咬嘴唇,临也转身离开,向梦境更深处摸索。

天空一点点暗沉下来,临也几乎要以为自己弄错了什么。庞大的庄园装饰奢华,数量众多的各色灯具勾勒出建筑物的轮廓,还有隐约的音乐声跟人群的喧哗。

但眼下所见的似乎在建筑物附近,稀松的几株大树绕着围墙排列,视线下边是一片修剪整齐的花木丛。金发少年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微微低头就能清楚看见花丛深处的水池。

随后临也一口气卡在了胸腔里,憋得难受。不知道是不是少年的位置隐蔽没被看见,水池边的一对人影毫无顾忌的纠缠起来,衣料撕裂的声音和喘息,伴随着轻浮的调情的话,在静夜里听得异常清楚。

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绅士衣服还穿得好好的,怀里的少年却已经被扯开了衬衫,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身体,双臂挂在男人脖子上,纤瘦的身体止不住的乱扭……耳朵里充斥起更为激烈的哭喊,还有肉体碰撞的糟糕声响……

临也几乎要用手扇风散热了,尴尬的情景让他完全僵在那里,甚至不敢去想静雄是怎么看完这种情景的。但更糟的是少年的梦境如突发暴风雨一样,剧烈的波动起来,随后临也感觉一股凉意倒上脊背,让他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静雄的梦境变成了春情萌动的氛围,大概是受了影响于是把本身带入了刚才所见的场景,而那个被静雄臆想的对象,分明是三年前的自己……

天知道临也花了多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没在对方的意识范畴里施个法术同归于尽。稳了稳心神,粗暴的闯进静雄的记忆体看了看近几天的记忆,临也惊愕的发现那个嘴上喊着要杀了他的家伙,似乎也许……只是因为产生了某些不好说出口的情感,还被自己无心之间说中了,于是表现出了后世称为“暴娇”的行为。

虽然成长度很高却还相当不成熟的龙头疼欲裂,只想飞出去绕着sunshine60狂飙两圈。而现在的他还不明白,静雄对他的感情,并非简单的喜欢而已。

评论(3)
热度(13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