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眷恋你的温柔

Hybrid Child设定 主人静×Hybrid Child临

【一】

【那可谓是一面明镜,既非机械,亦非人偶,根据主人给予的感情而成长……那就是Hybrid Child】

静雄无比烦躁的看着自家账簿的时候,简直头疼得想把面前的矮桌整个丢出去。如果需要的话,让他带人出去干活或者打架都好,这种算账规划统筹什么的脑力活真心不适合他。

并不是做不到,也不是静雄的能力不足,只是天生的更偏向于简单直爽的生活方式,可是目前的现状偏偏又是他自己选的。静雄丢开账簿闭上眼用力吸了一口烟管,把视线瞥向窗外。

彼时正有微风吹过,院中的樱花树抖动着树枝,带得满树樱花也摇晃起来,扑簌簌的落下花瓣,恍若花雨。下方池塘里堆积起小团的粉白色,随着水面被风吹皱,边缘也慢慢变化着形状。不断被风吹进室内的樱花的气味包围着全身,耳朵能听到竹管导着水流入池塘,发出细微的响声,然后就只有风吹动樱花发出的声音。

顺手在桌边敲了敲烟管,静雄的视线里完全被另外的东西所占据。樱花树下靠着树干的青年闭着眼睛小憩,柔顺的黑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吹落的花瓣落了青年一身,头顶、衣襟、肩膀,一点点粉白在青色的和服上异常显眼。但整个画面都那么唯美柔和,让静雄几乎看得呆了。他知道折原临也很美,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抢破了头想要买走他,但是对静雄来说那是不一样的。只有他知道清醒的临也有着怎样恶劣的个性,只有他知道临也私底下的小习惯,只有他了解临也的爱好,只有他能和临也在自家后院痛快的较量……

无关乎外表,而是真心实意的彻底接受这个存在,即使他并不是人类。熟睡中的临也似乎是做了个好梦,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半晌,静雄抿了抿嘴唇,把烟管放下拿起了账簿继续核对。要养活这家伙还是挺费钱的,又要留出各种开销,还有找新罗做维修保养的费用和给佣人跟社员的工资……

即使再不情愿,手里的工作也全部都是心甘情愿的,甜蜜的负担。

静雄并不是临也的第一任主人,但他确定自己会是最后一任。

【二】

作为Hybrid Child的早期款式,临也的养成时间相当漫长,抚育过程远比养育人类的孩子还要困难许多,长成后的维修保养也是不小的开销。上层社会和富商土豪长久以来都对Hybrid Child异常追捧,不管是出于攀比心理还是钟情于Hybrid Child的美丽外表,更或者是对“根据主人给予的感情成长”抱有莫大兴趣。

一掷千金购买Hybrid Child,根据自己的心意养成孩子或者情人,甚至是娈宠……都是足够诱人的念头……抱有如此心理的人群有足够的金钱和时间,但是不代表他们有足够的爱。所以即使买到了Hybrid Child,能够真正得到养成后的完全体的非常少。

尽管制造者一再声明Hybrid Child既非机械亦非人偶,而是会依据主人得到感情与生命的存在,还是有许多的Hybrid Child因为难以养育被转卖和丢弃,甚至是摧毁。

临也一开始就是定做的,为了满足折原家双胞胎小姐想要个哥哥的愿望。技师岸谷森严根据双胞胎的脸为临也制造了精致的面容,身体则仿照自己的儿子新罗制造,毕竟从“哥哥”这个年龄要求上来讲这样也相对合适。

在父母完全不干涉的状况下,折原九琉璃和折原舞流姐妹拖着还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哥哥”开始了极为糟糕的培养。被推进过海里,被吊在树上过,也有过被忘在某个房间独自坐了一晚上的经历,各种意义上都不能算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那是如同白纸般的临也来说,全部的经历和从中得到的感情,一点点构筑起了他性格的基础。

到了第三年,临也才终于会了简单的动作和走路。双胞胎前往修女学校上课的时候,临也就安静的在书房里看书,或者陪着“母亲”折原响子做些杂事,安安静静的也没人注意他。新罗接替了他父亲森严的工作,偶尔会上门给临也做维修保养,躺在地板上任由新罗修补磨损的关节的临也感受到身边的新罗散发的奇异的情绪,默默闭上了漂亮的红眼睛。

【三】

蝉声阵阵的时候修女学校放了假,双胞胎就拉着临也跑出去看戏剧。她们俩喜欢着当红的男演员羽岛幽平,每逢他的剧目必看,而且会疯狂的追到后台去围追堵截。临也默默的跟在后边,茫然无措。

其实根本不用这么夸张,羽岛幽平只是艺名,男演员真正的名字叫平和岛幽,是和折原家同一商会的平和岛会社的次子。其实私底下去平和道家拜访也不是什么难事,两家住所离的不远也有些交情,但是显然这两个丫头并不满足。

“啊啊,静雄哥!”舞流夸张地叫起来,不同于姐妹俩疯狂追捧的幽,平和岛家的长子——平和岛静雄有着完全相反的性格与名声。由于某些先天原因,静雄脾气暴躁又强硬,有着强悍的怪力;并且因为是混血儿的原因,不仅身形挺拔瞩目,一头金发也在人群里异常扎眼。而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静雄每次演出结束都要亲自来接他回家——毕竟家里有资本,本人又是知名的演员,总是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盯上。

“嗯?”叼着烟管的人掸了掸衣袖,看着两个穿着洋裙的丫头皱起了眉,“舞流和九琉璃……”

“呐呐,幽平是不是在里面啊?静雄哥让我们进去吧……”舞流快速的唠叨起来,让静雄额头让骤然暴起了青筋,“嘎嘣”折断了烟管。

“咦?”舞流暂停了一下,“静雄哥少抽点烟嘛,年纪还这么轻就有这种老头子的爱好可一点都不好啊!你看我家阿临哥……”

静雄此时才注意到双胞胎身后的少年,衬衫和西式短裤穿得整整齐齐,领口打着丝带的蝴蝶结,漂亮得就像是顶级展柜里的西洋瓷娃娃一样。

愣了一瞬,静雄记得折原夫人体弱,折原家多年来也只有一对双胞胎女儿才对,可是眼前的男孩子相貌与双胞胎如出一辙,偏偏还比两人大些……“嗯,他是那个什么Hy……Hy什么 Child”

“唔,是Hybrid Child!”舞流喊起来,趁机静雄愣神的机会,一手拉过九琉璃,一手把临也推进了静雄怀里,闪身冲进了后台的休息室,“啊啊,静雄哥这么感兴趣的话,阿临哥就送给你好了。”

“喂?!”静雄扶住踉跄的临也,无奈的看着两姐妹消失的背影,小声咕哝“谁要这种东西啊……”

回过头,却看见撞进怀里的少年红宝石般的眼睛平静且毫无波澜,就那么看着他。“啧!”静雄下意识的松开手,把折断的烟管丢进了后台的垃圾桶。“你叫什么?刚才舞流喊你阿临哥来着?”

临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指了指喉咙,示意静雄他还不会说话。对Hybrid Child并不太了解的静雄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临也低下头,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递了过去,静雄看见手帕下角工整的绣着四个字,折原临也。

【四】

从那以后,每次双胞胎跑去骚扰幽平,临也就会被甩给静雄。一贯忍不住暴力的静雄每每都是抄起身边的东西马上就要脱手,却在看见少年平静的表情之后叹着气收手,然后带着少年去厨房要蛋糕或者点心。

年近二十的静雄已经基本脱离了青少年的稚气,俊朗的样貌绝对可以成为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糟糕的是静雄的脾气和暴力早已恶名远播,他本人也没有意愿纯粹为了结婚而和某位女性进行相亲,由于自身的怪力和性格,被称作怪物的静雄早就做好了孤独终身的准备。

平和岛家的长辈们一阵唏嘘,却也不好插手,一边放任了折原家两个丫头的频繁来访,没准哪个就日久生情了呢?不管是长子还是次子,至少有一边能结婚延续家族就再好不过了。

不知道是不是舞流的话产生了某种作用,临也虽然还处于对多数事物懵懂的阶段,却能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从双胞胎身上获得的感情慢慢变得少起来,绝大部分成长开始源于静雄。

即使还不能开口,临也的表情和动作都丰富了起来,并且慢慢掌握了书写,可以用纸条和静雄简单交流。偶尔被临也的把戏捉弄到,静雄都是又好气又好笑,却无法对着他发作,盯着那双红色眼睛里流转的笑意和狡黠,慢慢别开脸去。

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不同于任何人给予他的感情,那么的温柔……临也煮着茶,看了看一旁闭眼假寐的静雄,心脏突然如擂鼓般快速跳动起来。这是什么啊……咬紧了嘴唇,临也察觉到自己浑身滚烫,一阵烧灼从身体内部蔓延开来,连意识都变得模糊不清。

“临也……临也……”

在呼唤声中睁开眼睛,临也看见上方是静雄焦急的脸,眨了眨眼睛,“小……静……”

那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静雄僵硬了片刻,从水盆里捞起毛巾绞干,给临也擦了擦脸,“真是的,别用这么糟糕的称呼啊。”脸上装得很凶,语气却甚至有点高兴?

临也努力侧过身去,把脸埋在静雄的和服袖子里,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对方身上的味道,“小静小静小静小静……”

“闭嘴!”恼羞成怒的金发青年一个爆栗弹在临也脑门上。

“啊咧……”捂着额头的临也惊讶的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有点紧了?不,应该是,临也长大了一些才对。

【五】

战火蔓延到城镇,秋天的落叶才刚开始绚烂纷飞。

除了偶尔出现在街上趁乱打劫的混混,每家人都习惯了看着平和岛家的大少爷跟折原家的Hybrid Child在街头追逐打架。

静雄抹了把脸颊,用袖子擦掉汗水,继续抄起一个桶子去追临也。

其实谁也不明白临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叫了新罗来检查也说毫无问题,甚至机能发育得比一般Hybrid Child更加强大。前两年临也的个性从安静温顺变得开朗,静雄还很欣慰,但是如今绝对是“开朗”过头了。

在折腾人的功夫上比折原双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活蹦乱跳似乎永远不会疲累,喜欢捉弄人又喜欢惹是生非,嘴巴变得超级毒舌,每次都能让静雄气得暴走,可却在捉住他之后依然舍不得下手。

这次临也算计得逞,把静雄引到了城外的山坡上,喘着气笑着倒在树底下,闭上了眼睛。追着他跑过来的静雄环顾四周,似乎不久前有过打斗的痕迹,皱着眉头也坐在了临也身边。

“小静,”临也用袖子遮住脸,“你们家,是要走的吧?”

“嗯。”静雄淡淡的回应着。战争愈演愈烈,战场面积不断扩大,要不了多久就可能连这座城都变为废墟。平和岛家一早联系好了静雄母亲在美国的亲属,决定举家逃往美国。毕竟谁也不知道战争会持续多久,本国境内哪里才安全,更不用说即使在战争中侥幸得以保存全家,战后恢复的若干年也被必定经济萧条物资匮乏,仅仅靠家族积蓄度日定然不够。

临也没了回应,只剩下两个人喘气的声音。“父亲和母亲,要带全家去英国呢……”声音似乎有些发颤……

风带起无数草叶落花,静雄突然拉起了临也,把他拽到自己怀里,惊讶的看见对方竟然在哭?!已经学会哭泣了吗?静雄下意识的伸手去帮临也擦眼角,细微的挣扎都被他大力压制。

微泣的表情异常动人,静雄觉得喉头一热,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临也眼看着静雄慢慢贴近自己,不清楚他要干什么,只能更用力的挣扎。

“别动!”静雄难得用严厉的声音吼他,让临也瞬间松了力道,整个被拉进了静雄怀里。灼热的气息就喷在颈侧,让临也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金发青年长呼出一口气,对着Hybrid Child白嫩的脖颈咬了下去。“嗯啊……”临也下意识的发出声音,陌生的情绪在胸腔里翻涌,眼泪逐渐的模糊了视线。

这是什么呢?不明白啊……

【六】

周围的家庭都开始变卖资产,收拾细软准备远走他乡。而听说折原家有意向卖掉完全体的Hybrid Child的消息,静雄一下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他匆忙跑出门,连衣服都忘记了换,满脑子都是那天下午在山坡上临也的样子。什么带全家去英国,临也难道是早就知道不会带他去……所以才故意挑时间跟自己告别?!

静雄知道自己与折原家交往不多,但折原夫妇和双胞胎怎么也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吧?!更何况已经养了临也这么多年……脑子里乱得像是野火焚烧过后的荒原,只剩下一片焦黑荒凉。

短短的几条街而已,静雄觉得他跑到折原家门口,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跨进折原家大门,甚至连个下人都没看到。好不容易碰到个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的佣人,静雄问清了状况,直奔后面的内室。

栗楠会的干部四木正在和折原家的家主折原四郎谈着条件,突然被静雄暴力破坏了门而打断。

“抱歉。”静雄喘着气,走到折原四郎面前正坐叩首,“如果您要卖掉临也的话,请务必把他卖给我!”

室内的空气异常凝重,一点多余的声音也没有,窒息的沉默几乎能把人吞噬。

“平和岛君,”折原四郎终于开口,“我想这里面有一点误会……”

咦?!静雄抬起头,看见折原四郎和四木都是一脸含笑的表情,背后突然就被踢了一脚。

“小静是笨蛋吗?!”熟悉的、属于临也的声音带着恼怒。“谁要被你买走啊……”

还处在状况外的静雄完全不明就里,只能任由脸颊上泛着红的临也拖着他去了临也的房间,路上还收到了折原双子意味不明的调笑。

听完事情始末之后,静雄突然发觉自己闯进去的行为实在是相当的,笨拙……

身为Hybrid Child的临也并没有身份证明,折原家很难帮他置办手续去外国。所以想要通过栗楠会给临也办一个假身份,为了掩人耳目,再对外宣称是把他卖掉了,免得被人发现。当然这事也不是必然能成,万一失败,临也可能要独自留在这里。折原家准备那样的话就把临也托付给栗楠会保护,为了避免招惹麻烦,说他以及被人卖掉了当然也是掩饰手段。

静雄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临也倒了杯茶给他,顺手推过来一碟蛋糕,“笨蛋,给你吃吧。”这种时间,城里的店铺大多都关门了,还能有蛋糕吃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了。

用叉子从中间把蛋糕分成两半,叉起一块送到临也嘴边,“那就一人一半吧?”

【七】

两家人最终都顺利的去了国外,城里的有钱人跟贵族也走了个干净。

纷扬的雪把整座城都染上白色,安静又肃穆,完全看不出哪里曾经是旧时奢华的住宅,也看不出哪里是发生过战斗的杀戮场。

但是静雄跟临也留了下来,不是因为不能走,而是两个人决定一起留下。

被称为怪物的人类,和本身就趋近于怪物的Hybrid Child,并且是同性……跨越了界限的存在和感情,其实是世间不容的,何必要再给家人添麻烦……

静雄看着还没睡醒的临也,在他脸颊上戳了戳。手感和人类没有差别呢,温度也是,可是在新罗那里见过Hybrid Child的原型之后,很难想象临也的本质是那样的人造物。

可这些对静雄来说并不重要,他所求的,所想的,只是折原临也。

Hybrid Child是主人的镜子,给予了什么样的感情,就会如实的被反映出来。静雄直到现在才想到,也许从开始,临也成长期的很多感情就是来源于自己。

因为自己在临也身上看到了小时候自己的影子,同样的站在人群之外,缺乏关爱,茫然无措……然后就无法不去关注他,耐着性子教他身边的琐事,带他一起吃美味的东西、看四季的风景……以及到了后来变得暧昧又难以描述的情愫。

当然,临也不只是吸收了自己的感情。在变成完全体的阶段,他表现出来了很多不同的特质。有折原双子的影子,有新罗的影子,还有其他亲近的人的影子,于是构成了现在这个饱满的折原临也。

不管是性格恶劣也好,或者其他的缺点也好,有一点是无法改变的。现在,这是属于平和岛静雄的折原临也。

两家人离开后,静雄和临也变卖了剩余的财产,将房屋也处理掉,带着两家不愿离开的佣人和员工搬到了现在这所宅院。

战争意外的很快避开了这座城镇,前线一直在往另一个方向推进,莫名一边倒的局势预示着战争将要很快结束。

静雄俯下身,轻轻的在临也脸颊上亲了一口,起身去厨房拿早饭。

还躺在被子里的临也确定他走了之后翻过身来,微微笑了笑。

【八】

又到了夏季的时候,城镇周边的草木再度茂盛,已然看不出战争的痕迹。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家里的事务,靠着两家不肯走的老员工,重新创立的小商社也慢慢开始盈利。静雄拉着临也到城外去休息,提着厨娘做的便当就出了门。

林荫道树影斑驳,光影交错,时不时有一丝细风。一路上安安静静的走着,谁也不说话,只有手牵在一起。

临也眯着眼睛任由静雄牵他向前,听见躯体里那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被静雄抓住的地方都有种奇异的热度。明明有自动调节温度的机能来着,临也不明白,为什么在静雄身边的时候这种机能灰常常失效,甚至反而升温。

之前请新罗检察的时候,并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反而是新罗感慨了一大堆。比如关节竟然已经没有缝隙了,皮肤也和人类一样什么的,最近真是很难见到像临也进化度这么高Hybrid Child……

不着边际的思绪被打断,他们走到一处临水的树荫下停了下来,静雄放下篮子取了垫布铺好,让临也一起坐下。

青草的气息混着野花的香味,跟前的小溪潺潺流淌,时不时还有蜻蜓飞过。临也慢慢地把头靠在静雄身上,在柔和的风里闭上眼睛,哼起了小调。

时间其实流逝的很快,快到临也来不及明白再说出口那种困扰了他很久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可是他有时候又觉得那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只要他和静雄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就好了。

临也探过去亲了静雄一下,然后坦然的躺到了他的膝盖上,弯起的嘴角笑意分明。

并不关乎Hybrid Child或是人类,也不在乎是不是同性,只因为那是唯一的你,所以才如此的与众不同。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当时光荏苒,我终究还是只属于你,身体、灵魂、全部……都只属于你,我的主人。

夏日里植物清新的芬芳,缓慢吹散云朵的和煦清风,一辈子都眷恋于你的温柔……

评论(11)
热度(208)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