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三】

【十三】少女诱拐(下编)

【你眼中所见的现实,就是真的现实吗?熟悉的风景和日常的一成不变,真的没有改变吗?】

————————————————————————

[我受人所托 要将你送到一个地方]赛尔提快速的解救了少女,说明情况后载着她又一次融入了夜色。摩托车无声的飞驰着,偶尔发出马一样的嘶鸣,如此的不现实,身体的感触却又如此无法忽视。

少女思考着体温另一边的事情,心脏的跳动抑制不住般的剧烈和沉重。

她说不清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废弃的办公楼的顶层,秋季的夜风阴冷,水银一样的月光倾泻在地面上,让少女下意识的瑟瑟发抖。

“Magenta 小姐。”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初次见面,我是奈仓。”神近转身,看到从阴影处走出来的男人愣了片刻。

“真的是奈仓先生?”

“啊,我就是‘想一下子从这世上消失’的奈仓。”穿着黑色毛领外套的男人似笑非笑,让少女忍不住松懈下来。

“初次见面……啊,难道是奈仓先生救我的?”

“没错,是我。”男人眯了一下眼睛。

“非常感谢。”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又快了起来,急忙躬身致礼。

“刚才害怕吗?”

少女身体尚且发软,低低的回了一句“是。”

“真是辛苦了。”对面的男人语气平淡,略微压低的声线透露出一丝神秘,让神近有些疑惑起来。

“嗯……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男人背着月光的面容上有些阴影,血红的眼睛看起来意外的有些懒散的感觉,“因为,是我让他们绑架你的。”少女愣了愣,感觉到后背一阵凉意。“然后特地让人去救你的,也是我。”

表情变得纠结恐惧,细细的冷汗在神近的脸颊额头冒了出来。

“明明是想要去死,却被绑架了。”男人的语调轻快起来,闭着眼自顾自的边走边说,“想到对这个感到害怕的自己,感到有些不甘心,但如果反抗了,又否定了寻死的自己。于是就把这当做命运,坦诚的接受。然而最后被救出了,觉得松了一口气。”男人把手臂撑在生锈的栏杆上,“我就是想看你这幅样子。”侧过来的脸颊明明很好看,到了少女眼中却只能感觉到那眼睛里充满意味的恶毒。已经完全无法理解男人接下来说了什么,内心的纠结不安紧紧绞着胸口,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为什么……”

“为什么?”男人背靠着栏杆,精致的脸在月光下仿佛不是人类,“对了,这个答案对你来说可能太过哲学了,即使这样你也想知道的话,就是我‘喜欢人类’吧。‘人类’实在是相当有趣,让人想要深探呢。”

少女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轻微颤栗着,随时都可能瘫软。

“啊,我喜欢的只是‘人类’,不是你,这点很重要。”男人玩世不恭的语气配上那张脸,却让神近意外的双颊瞬间绯红。

“全部,都是骗人的吗?”神近莉绪有些吃惊,自己现在还能保持镇静。

“你明白自己的立场吗?”男人的脸在眼前放大,手腕被用力捉住,“过来。”

男人拉着她越到了栏杆外面,俯视着地面,楼之间的夹道地面上有一团放射状四溅开的深褐色。

“这里,有好几个人跳下去过。虽然不是‘名胜’,不过听说从这里跳下去必定会死。你看,那里的血迹。”

风从下面逆向吹上来,吹得少女的头发朝后乱飞,盯着那团深色,神近晕眩起来,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你啊,是不是觉得只有自己是特别的。”风把男人的毛边外套吹动,显出他纤瘦的身体。

“没有那种事。”神近下意识的反驳。

“大家都是一样的,”男人换了个语气,开始伸着手在边沿走动起来,“根本没人能纯洁不秽的活着……”

关于少女想要自杀的根源,她父亲的外遇,男人的接下来论述显然戳中了少女的痛处,神近伸手想要扇男人一巴掌,却被闪身避过,自己反而由于用力向着下方倒去。

短促的惊呼声里,手被用力的抓住了。

“无论有着什么烦恼,现在大家都只是一滩血迹啊,血迹。”男人的声音听不出感情,更像是感慨。“无一例外,无论是谁,都平等的回到神的身边。”

男人说着要放手,周围的声音却根本没传进神近耳朵里,她的脑子里全是接近死亡的压迫感跟心脏收缩时的声响。

最终还是被拉了回来,男人灵活的跳过栏杆,用一种奇怪的带着蹦跳的方式倒退着走向天台的门,边走边用极快的语速一直不停的说着些可怕的话,至少对少女来说,是证明她在被玩弄被欺骗。

男人离开后,神近稍微犹豫了片刻,也许她只是在等这个契机吧,自暴自弃的,跳了下去。

然而她却没有死掉,之前救了她的骑士再次救了她,让她重新有了些活下去的想法。

————————————————————————

少女不知道的是,在楼顶有人一直旁观着这一切。被赛尔提搅了计划的临也晃着腿,在楼顶的水泥平面上用钉子划下一笔,一边表露了对于赛尔提做了多余的事的不满。

十几分钟后,赛尔提被路边的临也拦住停下了车。“我没听说过你是正义的伙伴啊,我应该请了个优秀的搬运工才对。”

赛尔提有些生气,掏出PAD打字[之前跳楼的那孩子,也是你搞出来的吗?]

“怎么可能?”临也夸张的抖了一把他的外套,“情报屋折原临也不是那种坏人吧。”对着无头骑士头盔下的漆黑一片,临也别开视线,语气严肃低沉起来,“我也没好到劝说寻死的人。”

赛尔提什么也没说,掰了车头从临也旁边离开。

夜风带动临也的头发的衣服轻微摆动,“我玩的很开心啊,优秀的搬运工。”

————————————————————————

于是临也还没笑多久,随后就被自家阴阳师抓了个正着。“临也哟……”

被抓住衣服后颈,临也由于意外有些惊慌“小静?”,他大概不会想到,赛尔提从送神近到废弃大楼门口的时候就给静雄发了信息。

回手一刀刮破了静雄的袖子,临也挣了好几下,却还是被紧紧抓着。不光是静雄的手,不知什么时候静雄发动了咒印,一团一团的红线紧紧束缚住临也,让他慢慢动弹不得。

“啊。”静雄看了眼破掉的衣服,烦躁的挠了挠头发,直接把临也扛到肩膀上,“接下来,我可是要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乱跑的跳蚤呢。”

肩膀上的家伙愣了一下,放声大笑起来,“小静那些幼稚的教育手段还是算了吧哈哈哈哈!”

越走越远的两人,“闭嘴啦你个跳蚤!”“小静你太蠢了啊……”“再说我会打你的!”“切,小静才不会……”“喂你够了!”“啊,小静我想吃这个,你给我买好不好~大不了回去多写五百字认错书啦~”“休想!今天回去抄两百遍‘往生咒’再说……”“可我现在就想吃QAQ”“……下次不许出门害人= =”“嗯嗯,小静最好了~”

路人:喂,这里还是池袋吧?!口胡!犬猿之仲就有点犬猿之仲的样子啊!就算是深夜也不要随便切换mode啊!

————————————————————————

当然,不管静雄还是赛尔提的着眼点都只看到了临也而已,他们不知道他这么做并不只是因为有趣,也不知道,那些被临也诱拐的少女,都有着一个隐秘的共同的特点。

还在静雄肩膀上的临也其实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即使他是式神,可以依靠主人的魔力补充自己也无法免除不睡觉的疲惫感。他以一个相当诡异的姿势在静雄肩膀上进入了睡眠,睡梦里,保持着原形的镰鼬虚弱的抽着气,粘稠的血液将他肚子上的白色绒毛凝结在一起,沉重的,也疼痛着。

血红色的眼睛模糊的看见少年的身影,一双手把他慢慢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抚摸,简直温暖得让临也想要流泪。

“别怕,已经没事了,”熟悉的声音好像拥有着令人平静安心的能力一样,“有我在呢。”

逐渐睡熟的临也吸了吸鼻子,身边氤氲着和记忆里的少年一样的,带着阳光和牛奶的温润的味道。

评论(5)
热度(8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