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二】

【十二】少女诱拐(上编)

最近的池袋很和平,嗯,是真的很和平。帝人难得松了一口气,头一次觉得分部事务如此轻松,连学校那些繁重的作业都美好了起来。赛门依然用古怪的口音站在分部楼下吆喝着露西亚寿司,门田四人组依然在街上转悠,塞尔提继续搬运工的工作,新罗仍然变态(划)进行着各种剖来剖去的工作。

还有那对麻烦的阴阳师和式神,竟然意外安分的快半个月没在外边大规模破坏城市设施跟建筑。

这显然不正常。对于池袋分部的人来说,这种压抑的沉静反而比每天看着自贩机飞来飞去心更累。虽然大部分职员尤其是熟悉他的家伙并不喜欢临也,但是他们宁愿看他每天来找静雄的碴,两个人满池袋追逃打砸;假如有段时间临也太久没出现,那么绝对不是他有了麻烦,而是他正在麻烦的事件旁边煽风点火,甚至是,在给别人制造麻烦。

————————————————————————

神近莉绪,正站在街心的花坛旁边看着街边形形色色的人群,不安的把手背到了身后。

夜晚的池袋有着闪烁的霓虹灯,有着规整的路灯,有着凌晨依然在街上来往的人。即使是在黑暗的夜色之中,这座城市也彻夜不眠。那么冷漠,那么灰暗……

“请问……”

“什么事?”

“是神近小姐吗?”

………………

空无一人的小巷,面包车敞开的后门,不怀好意的男人把事先调好药物的面罩扣到了她脸上,少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细的带着呜咽的声响,便再无力挣扎,被推进了车子带走。

以自杀网聚为目标前来的少女,遇上了拐卖人口的三人组。

————————————————————————

比起分部的其他人,赛尔提反而是对临也不太设防的。无头妖精实际上并不完全属于分部,她更多的工作都和临也以及四木有关——这也是为什么临也总用“搬运工”来代替对赛尔提的称呼。

另一方面来说的话,即使是身为镰鼬的临也,在赛尔提面前也是几乎毫无胜算的。无头妖精那如同身体的一部分的影子,可以是无孔不入的武器,也能是无懈可击的防御。

但是这些都不妨碍赛尔提讨厌临也,她说不上为什么看见临也就会不自在,大概因为那家伙不是好人?大概听到这种答案的话,临也的那些信徒一定会抗议的,恐怕在普通民众里也是,静雄的暴力对于普通人来说比临也更像是坏人才对。

稍微有些扯远了。

总之现在赛尔提骑着自家的爱车奔驰在街道上,因为折原临也笑得意味深长的一个委托。

————————————————————————

在停车场抽着烟感叹人生的人贩子很快就不悠哉了,突然出现的黑机车直接撞上其中一人,在可笑的面孔上压上一排轮胎印。

另一个用电击棒袭击了赛尔提的眼镜男更惨一些,直接被甩到了墙上,在黑夜里崩裂开一团鲜血的痕迹。

开车的家伙立即掉头逃跑,却被在半路追上,索性心一横撞到了黑机车。于是赛尔提连人带车滑了出去,擦出一地火花,然而男人却在月光下见到了所谓的“怪物”。

没有头,却还在行动的身体……

在月光下冒出诡异的黑烟,不知如何变出来的长柄镰刀在月光下反射着一抹银色的光亮。只是一击,就让那个倒霉蛋也爬不起来了。

————————————————————————

那么就试着,去死一下吧……

15岁的神近莉绪,在初中的最后一年陷入了严重的问题之中。父亲的外遇,以及,母亲看似的无动于衷……

孤独的少女偶然收到了署名为“奈仓”的邮件,一点点的交谈之中,迷惘的少女把这个男人当成了精神的一根支柱。因为从奈仓的话中感受到了力量,因为想见一见与自己同样想着去死的人,[我们一起去死吧?]少女怀着某种意义上愚蠢的心情去了,想着“即使那是谎话,自己也不会失去什么东西。”……本来,应是如此……

她在见到那个眼镜男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却完全没有怀疑或反抗的,跟着对方走了。反正本来就是去死的,所以事情发展到后来的地步,即使有惊愕、反抗,神近莉绪最终还是放弃了,陷入了深沉的寂静——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必要保护自己,就这样,无人知晓的,一下子从世界上消失掉,就好了……

评论
热度(6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