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八】

【Chapter 8】

大多数恋情都会经历一个几乎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习惯叫它“七年之痒”,尽管这种状态并没有准确的时限。有些迅速坠入爱河的情侣只消几个月就开始争吵,有些交往两三年的情侣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开始相看生厌,也有伴侣感情稳定数年之后突然某天迸发冲突的,全无定数。

某种意义上,临也觉得他和静雄过了这么久才开始有一次真正意义的冲突,也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从八岁的临也第一次遇见未来的静雄开始,或者是十五岁的临也在小巷里第一次遇见现在的静雄开始,到了二十岁,他才第一次心生怨怼。

在久违的时空旅行之中,二十岁的临也落在了他从未见过的时间,二十四岁的世界。然后他看到了静雄身边的金发的外国女子,还有他另一只手牵着的小女孩。有说有笑,怎么看都无比和谐的情景……还有……“切,不要提那只跳蚤啊!下次一定杀了他……”,意料之外的吼声……

会是他想的那样吗?焦躁不安的情绪快速扩散,他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却因为时空旅行附带的脱衣效果只能暂时隐蔽在街角的阴影里,什么也做不了。

————————————————————————————

一直为临也做诊断的那位医生推着旧式的眼镜,“折原君,你最近的病情相当稳定啊。”

时近五月还穿着毛领外套的临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医生的年纪早已经到了退休的时候,即使临也对于大多数人类都有着病态的控制欲和利用的趋势,对于这位从小给他诊治的医生却是满怀尊敬的。“感谢您,预祝您退休生活愉快。”临也收好病历,最后一次正式的给老人鞠了一躬。

走出医院的时候,阳光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时间的流逝太快,以至于他甚至难以抽出一点时间喘息,就匆匆忙忙的被逼成了一个成年人。他已经经由保送成为了来良大学的学生,而多年的“老师”在去年的一次时空错位后再也没有回来,医生马上就要退休了,这估计也会是临也最后一次来找他应诊……心里无比希望自己还是小孩子,有人宠爱,不需要面对任何的痛苦跟压力,但他不可能停住时间,也无法逃离现实。唯一会把他当孩子对待的人啊……临也在口袋里攥了攥手机,终究还是没有拿出来。

尽管父母都是关心他爱他的,临也还是觉得那不一样。他缺乏安全感和被爱的感受,特别是母亲为了照顾父亲和他一同离开东京之后,双生子恶劣的个性向临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不给他找麻烦就不错了。

小静应该还在打工吧?是不是不要打搅他比较好。开始步入青年的大男孩拉紧衣服,觉得四月中旬的太阳底下,风还是冷得吓人。

临也突然叹了口气,其实发病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吧?至少可以见到未来的小静,被他关心,被他照顾……就像小时候一样……

然后下一秒就想起了上周穿越后见到的情景,苦涩的情绪紧紧的纠结在胸口,几乎要喘不过气。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但更不敢设想那段时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眼而已,坚信了十多年的念头,突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动摇。

他很想去找静雄问清楚,想要对方告诉他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样,甚至是……欺骗自己也好……

可是长期稳定的病情毫无波动,后边多日都没有任何时空旅行的迹象,让临也愈发的躁动不安。要不要去找现在的小静呢?可是他也不知道的吧,毕竟有时空错位症的是自己,又不是现在还在苦苦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的静雄。

内心一边不断告诉自己不应该为了不确定的未来的瞬间迁怒,却又按捺不住几乎要吞没理智的负面情绪。终于还是以“生日被恋人遗忘”为导火索,引爆了折原临也的底线。

原本只想开个小玩笑的临也,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稍不留神就超出了他的控制。平和岛静雄被警方当做嫌疑人逮捕,提供情报的人是折原临也,这件事情很快就闹得全池袋都知道了,“犬猿之仲”的名号一下被众人熟知起来。

但是,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眼见的就都是事实吗?

站在警车旁边的临也低垂着视线,指甲几乎要把手心掐出血来,他只是散布了条假消息而已,却害的静雄真的进了警署……

静雄出来的时候,临也缩到了门口的广告牌后面,看着他无比熟悉的家伙难得的叹了口气,恶狠狠地抽完了一根烟。

等到愣神的临也发现自己被抓住手臂的时候,下意识去掏刀子却扑了个空,手腕被用力攥紧,像要捏碎他一样。

琥珀色的眼睛幽幽的凝视着他,如同暗夜里的野兽,安静的蓄势待发。

为什么不说话呢?即使是责问我骂我,也比这令人窒息的沉默好些……

【爱的尽头不是错过,不是离开,不是背叛,而是四目相对却不知道彼此心里的想法。】

临也终于抽出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们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我曾经以为的万里晴空,其实是连星星也看不见的无边黑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既然你们都选一口气……那我一段一段更好了……不接受送温暖谈人生=L=

评论(5)
热度(106)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