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七】

【Chapter 7】

临也很多年以后还会想起来,在确定进入来神之后,他第一次见到十五岁的静雄的情景。

然后无比后悔当初的自己干嘛不早一点去找他的麻烦,而是让属于“未来”的自己捷足先登。要知道,时空旅行里被迫脱干净了衣服的白花花赤裸裸的身体,对于青春躁动的少年来说绝对是要命的。

接下来的三年,据新罗同学自己的统计,他被这两位闪碎的眼镜数量根本都数不过来。大概只有赛尔提那么单纯的人和高中那群迟钝的老师才会真的认为他们是“犬猿之仲”。

推高眼镜一如往常给两个人上药的新罗笑了笑,不是每回都喊着去死去死吗,怎么又是谁都只有一点皮肉伤?不是说最讨厌了吗,可别当他没看见这两个人眉来眼去。

当然,在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其他的事情悄然发生。

比如两个人一同迟到的时候,被新罗调侃的静雄是红着脸掀翻了桌子,临也暗暗轻咳了一声,不大自然的伸手摸摸了衣领下的脖子。

十六岁的折原临也的脖子上留着二十八岁的静雄吮下的吻痕,十六岁的平和岛静雄后背上还没消退干净二十八岁的临也抓下的红痕。

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应该算是他们在交往。可又不完全是这样,有可能是对着同年龄的对方,还有可能是每一次时间旅行带来的,与未来的对方的会面。就像同时在跟不同的人恋爱一样,有着莫名的负罪感和欢愉感,如同在出轨,却又从始至终只在和一个人交往。

现在的静雄毛毛躁躁,一副热血少年漫画主人公的模样,并不像未来那么成熟稳重,虽然时常会流露出细心温柔的地方,却意外的是个嘴硬的傲娇系。

临也愉快的又“捉弄”了一次静雄,看着他扛着路标在操场打群架,莫名的弯了嘴角。其实自己在静雄眼里也是不一样的吧?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一样喜欢捉弄他,是不是一样被他这样温柔的包容呢?

心脏像是进行着两段不同的恋情,喜欢未来那个充满男人味的成熟强大的静雄,也喜欢现在这个青春冲动和他打打闹闹的静雄。

这是一个折原临也解不开的死结,他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无法说清楚,每次看到金发少年在被他算计后一脸愤怒,却最终还是叹着气接受的时候,临也心里是愉快更多,还是茫然更多,甚至是莫名的痛苦更多一点?

被追逐,被语言暴力,被丢路标和自贩机……被壁咚,被抚摸,被亲吻还有违背男人天性的交合……

而在未来不同年龄段的静雄面前,他就像是被宠溺的小孩子,美味的点心蛋糕、好喝的茶水饮料,唱歌念故事,哄他睡觉……还有,无比自然的碰触跟亲吻,小心翼翼又温柔克制的情事。

为什么,会觉得一切都和过去的想象完全不一样呢?独自蜷缩在房间角落里的临也把玩着静雄送给他的小刀,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境。

也许人类天生就是这样一种生物,幻想,然后幻灭,得到手的就开始不珍视,眼睛总在看向更好的,说着无所谓却要事事比较……在这一点上,即使是折原临也也无法免俗。他会下意识的去比较“现在”与“未来”的静雄,也会因为已经在交往而不注意的肆无忌惮起来,这是人的通病。不仅是临也,实际上静雄也存在着相似的问题。但在这里,对于被时间旅行所困扰的这对学生情侣来说,就像是早早被掩埋下的隐患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暗处生根发芽。

所以很久以后,临也和静雄都会质疑,那时候的自己是怎么产生了那种轻视的心态。大概是彼此都知道未来终究会在一起,又可能是认定了这个人,知道自己毕生都不会放手。所以才,一时之间忽视了一段感情需要理解,需要包容,需要两个人互相体谅,共同磨合跟经营。

十八岁的折原临也看着窗外乱飘的雪花,重重叹了口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刚刚读过的句子【某种程度上,其实我有爱他,可是那种感觉并不需要,夸张到死去活来,谈情说爱其实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我没空拨出时间去沉醉其中,我有我的路要走。】

越是成长,交往的时间越长,就会越发的,忘记自己在和他恋爱……

矛盾又纠结,该怎么办才好呢?临也伸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变成现在这么糟糕的自我,不管从什么程度上,100%都是小静的错啊。

是你把我宠坏了,让我觉得即使天塌下来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那么,就请认真的负起责任来吧。属于折原临也一个人的,平和岛静雄。

评论(3)
热度(11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