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四】

【四】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到静雄学会了骑士该学会的,也学会了骑士不该学会的;短到他还来不及想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对待临也,毕竟那是条龙。

牵着原来那匹马回到池袋的土地的时候,静雄连件当年带走的衣服都没带回来,身高像雨后的春笋一样结结实实的长高了一大截,比那边的所有前辈都还要高。那时候带走的剑也早已变得破破烂烂,在之前的比试中断成两截而丢掉了,嘛,虽然现在的静雄也基本用不上剑了——天生的怪力与喝过龙血之后变得相当强健的身体,让他足以使用身边的任何物体作为武器。

长时间无人打理的庄园显得有些沧桑,爬山虎肆意环紧了房子,甚至有些枝叶已经盖住了二层的窗户;院子里的花草茂盛得吓人,凌乱又毫无规矩,连走廊上的紫藤跟花架上的铁线莲也长得乱糟糟的,仿佛昭示着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静雄叹了口气,推开了庄园厚重的铁门,“嘎吱——”一声的同时落下一层锈蚀的铁红色。

等到傍晚时分,静雄终于把积满灰尘的屋子打扫得勉强能够住人的时候,他听见了外边有马匹嘶鸣的声音。

一身黑衣的赛尔提和她的无头马率先跑进了庄园,随后是手忙脚乱的扯着缰绳的新罗,虽然穿上了医生的白大褂还是掩盖不住一股子变态气息。

啧,发现少了一个人之后,静雄明显不快的皱了皱眉头。

“好久不见啦~静雄!”新罗吃力的从马上翻下来,推着鼻梁上的眼镜。

静雄看了看这位打小相识的朋友,三年也成长了不少呢,“啊,新罗。”

对静雄的平淡反应早好几年就已经习惯了,新罗掸了掸衣服,“别担心,折原稍微晚一点就到,他说要去镇上买晚饭的食物顺便找一下人。”

被看破的静雄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尴尬的绕过新罗,去问赛尔提有没有要帮忙的,惹得新罗呜哇乱叫起来。

夕阳把庄园里的一切都染上橘红色,漂亮得像是静物油画一样,完全不像静雄前去学习的那一家领主的住所。

那是一块相当繁华的土地,相应的,领主家的一切都相当奢华或者应该叫奢靡,每晚到这个时候就该点起了一排一排的蜡烛跟风灯,甚至还有当下及其少见的电灯。差不多隔上两三天就会在富丽堂皇的厅堂里举办宴会,宴请周围的上流社会人士和富商巨贾。

他见识了身边有些年长的骑士是如何谄媚贵妇,也目睹过了上流社会的男人和娈童的亲昵,尝过了来自大陆各地的美食,领略了多种的奇珍异宝,也体会过了严苛的训练,历练了肉体与精神。

好的,不好的,都经历过了。

但是他毕竟还只有十五岁,再怎么高大强悍也还是少年心性,他还不懂,自己对于临也究竟是什么心态。

但是少年确定的是,偶然撞见领主和他的娈童在后院欢好之后,静雄半夜的梦里自然的带入了自己跟临也。这是不是说,他其实有点喜欢临也呢?

金发少年立即摇了摇头,可那是龙啊……虽说抱着对待童话一样的态度,一直对临也厌恶不起来,可是,骑士的义务就是捍卫国家吧……那一条在这个国家里,应该包括着屠龙。

天边开始擦黑的时候,拍着翅膀的龙快速飞进了庄园,即使是从人前飞过也只能看见一阵黑色的虚影,虽然这样确实是不会被普通人发现。

静雄一下的看到了临也,走出房子正好迎上抖着衣服收起翅膀和尾巴的家伙,提着一只纸袋子走过来。

样子已经不像三年前那么稚嫩,却开始带上了一丝静雄无法描述的魅惑。他不得不说,折原临也有张相当好看的脸,比他见过的那些出席宴会的贵族小姐都还要美丽精致许多。

临也眨眨眼睛,“小静?”带笑的嘴角弯出一个玩味的弧度,红色的眼睛即使在昏沉的傍晚也漂亮得吓人。静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停滞了一下,紧张的用力咽了下口水,然后举起拳头挥了过去。临也轻松的躲过,绕过静雄抱着食物就往屋里跑,笑眯眯的喊了句“我回来啦~”

屋里的新罗带着抱怨似得的口吻“欢迎回来!虽说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饿死了……”

静雄还站在原地,脸颊红得发烫,连声音也仿佛带着魔力啊,不停地在他耳边回环。

十五岁的静雄拍了拍的胸口,真的感觉临也变了很多,但还一样的让他挪不开视线。

随后的几天,静雄还慢慢领略到了临也变得和新罗一样变态的性格,虽然据说这才是龙的普遍本质。以及临也严重的后世称为“中二”的病症,大喊着“人类love”,宣称自己爱着所有的人类,却说静雄已经变成了怪物最讨厌什么的……把他变成这样的不是你么?新罗和赛尔提在旁边默默看着两个家伙打过来打过去,在庄园里四处搞破坏。

还有据推测是因为临也不满静雄长得比他高了大半个头,只要生气就会变出小刀去扎他什么的,又引发下一轮打斗。对此庄园的主人新罗表示无语无奈袖手旁观,要知道他在战斗力破表的两位边上就是数值只有五的炮灰,何况,临也作为龙确实有着相当强悍的特性——吸金。
龙做为庄园里说一不二的财主,随便掏出一箱金币就能砸死领主的儿子和见习骑士。

所以说龙这种生物什么的,还是杀掉比较好吧?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简直就是祸害啊……

金发少年突然下定了莫名的决心,一定要自己杀掉这条龙,免得把他放出去祸害其他人。

被紧追不放的临也喘着气,躲避着静雄丢过来的树干,“喂,小静你闹什么啊?!就算是喜欢我也不能这么玩吧?不过这样子才追不到我啦,我可是最讨厌小静了~”

大汗淋漓的静雄愣了一下,抄起一边的一块大石头就丢了出去,“谁TMD会喜欢你啊?!”

嗯,如果脸没有又红又热的话会更有说服力一些吧,不管是逃的那位,还是追的那位。

评论(1)
热度(15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