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Liebe和愚人节

怒放的樱花几乎随处可见,街心花园、步行道边、铁路道口,整个城市都像是笼罩在一片花的海洋里。微风只消轻轻拂过枝头,就会如吹雪般带落花瓣,造成一场及小规模的花雨。

当静雄抬头看着公园里那颗粗壮的大樱花树的时候,他才迟钝的感叹道是春天了。

对于池袋的人形干架机器来说,时间和季节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无足轻重的。不论时间如何变化,身边的人来了又走,每到寂静的深夜,他还是独自一个人。

曾经他也对此并不在意,人从出生到死亡,终归是什么也带不走的,孑然一身。但是大约确实是经历过了才会感到孤独,静雄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伸手拍掉落在肩膀的樱花瓣,准备到家门口的时候顺便去街角便利店买盒布丁。

他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忘却了自己是一个人,因为总有一个看起来那么不和谐的家伙硬要搅乱他的生活,和他的人生轨迹纠缠不清。

那个已经在他的眼前消失了几个月的家伙,一直到夏天之前都会穿着可笑的毛领外套的男人,池袋人尽皆知的、他的犬猿之仲。

对于静雄来说,他其实并不能准确定义折原临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只能说自己很讨厌临也,讨厌的不行!只要临也出现在他周围他就浑身不自在,总是能第一时间锁定他的行踪,追上去打一架。

沿着小巷溜溜达达,静雄烦躁的掐灭手里的烟头丢进垃圾桶,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没错,硬要说的话,折原临也应该和垃圾算一个等级,阴险又狡诈,总是藏在阴暗的地方谋划着不好的事情,工于心计和陷害他人,利用无辜的人做些所谓的“试验”;只要发生在池袋的坏事,静雄可以99%的肯定和折原临也脱不开关系。

他讨厌这样的临也,讨厌他摆着一副伪善的面孔去欺骗那些无知的少男少女,讨厌他一脸中二的喊着“人类LOVE!”,非常非常的……讨厌……

金发男人伸手抓住了胸口,不肯承认某一处纠结得紧紧的,让他连呼吸都带着胸腔里一阵生疼。

但是和折原临也打打杀杀的那些日子,他才真的是他自己,不用刻意压抑情绪和暴力,生活里无暇思考多余的事情,只要按照直觉追上去,去抓那个到处乱蹦的跳蚤就好了。

静雄从未想过该怎么认定自己对临也的想法,只要他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就极度易怒,但是真的见不到这个家伙的又会焦躁不安;每次打架的时候明明是认真的想要杀死他的,最后却在临也重伤消失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慌。

当在街头遇到舞流和九琉璃,听着那家伙的妹妹大喇喇的说“你要的话就把阿临哥送给你。”静雄竟然有一瞬间产生了类似害羞的情绪,不可能的吧……他在心里转了好几个圈,却又觉得某个人竟然连亲妹妹都嫌弃的境地稍稍有点可怜,可是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想到这里的草履虫窃喜起来,即使自己也不知喜从何来。

他想起了之前在街头被临也的信徒找茬的时候,那个姑娘的表情相当狰狞,不断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小刀。“平和岛静雄!你这个怪物!怪物!你怎么能这么对折原桑?你这个怪物,你到死也还是怪物,这个世界是不会接纳你的!你毁了折原桑又怎么样,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也还是一个人,谁都不会同情你不会跟你在一起…………”

意外的,静雄并不是出于不想打女人的原因没有动手,他甚至一点也没有生气,因为对方说的在某种意义上是事实。但是心里平静又毫无往常的焦虑,他突然想明白了,并不是只有自己,应该,还有临也才对。

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样的,不管是与常人的不同,或是遭到世俗的排挤,还有在漫长的时间里养成的自我中心;真要说的话,他们两个人都是不该存在于这世间的,一个人拥有了超乎绝大多数人的智慧,一个人掌握了鲜少有人能匹敌的暴力。

其实早就该意识到的,但只有等到置身事外才能明白,剩余的1%的真相是什么。岸谷新罗说,所谓讨厌啊,从来都不是喜欢或者爱什么的反义词,真正不喜欢不爱的话应该叫做没想法没感觉。

呐,如果现在再问一次的话……静雄突然停下来,伸出手正好接住一片被吹落的樱花,掌心里的花瓣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美丽。

琥珀色的瞳孔在抬起视线的一瞬间猛然收缩,树的对面站着的人,穿着他并不熟悉的衣服,也没有拿着小刀,熟悉的面孔却带着和过去一样的笑容。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樱花树,正在风中扑簌簌的飘着花瓣,像是带着樱花味的蜜雨把他们笼在其中,“哟,小静……”

静雄感觉到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努力板着脸却无法开口回应,是梦吗?还是又一个诡计?可是他都无从判断了,眼前的折原临也微笑着看着他,光是看着那双漂亮的红眼睛就已经剥夺了静雄全部的思考能力。

“真是难办啊,”临也的表情有些微妙,“我可没想到今天会遇到小静,只是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偷溜出来吹吹风,也没有带小刀,”临也停顿了一下,看见静雄皱起眉头,于是更加无奈道,“小静这次就放过我吧……”

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平静又真实,突然让静雄不爽到了极点。即使是这样子了也不行吗?难道等着再被弄得遍体鳞伤躺进医院吗?

对面的人虚弱的故意笑了笑,“哈哈,小静没被骗到吗?也是呢,今天可是愚人节……咳咳……”突然捂着嘴咳嗽起来,临也几乎直不起腰,喘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然后他愣住了,静雄移动到了他身边,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超出思考范围的事情让临也一时无法做出反应,只能呆愣愣的侧过头看着静雄的脸,什么也说不出来。

有没有过那么一个人,从相遇到相识相知,宛如上天注定般理所当然,和你理所当然的被联系在一起?静雄想,即使再糟糕,也只会是折原临也了。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顺势抱起停止咳嗽的临也,往肩膀上一扛,无视他的反抗就走了起来。谁叫你要跑到我眼前来呢?暴君无声的笑了,愚人节什么的,他才不会真的被骗。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并不是靠嘴说说,而是从眼神从声音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后知后觉的,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对于对方的很多细节都一清二楚,比亲人比朋友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只是一个无可辩驳的,既定事实。

所以管他是什么节,他就自己动手抢一个“礼物”回去好了,比起布丁,当然还有更好的。

有一句话只能在今天说给你听,爱是我可以喜欢全人类,就只讨厌你一个。

很久以后,靠在静雄身上享受着恋人的按摩的人眯起眼睛,给了他一个奖励性的吻,低声道“Ich liebe dich.”

金发男人笑了笑,回吻在临也额头上,“Ich liebe dich auch.”

 

附注:Liebe 德文“爱”,“Ich liebe dich.”我爱你,“Ich liebe dich auch.”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13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