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十一】

【十一】不在市中心打架的才不是池袋

第二天早上静雄黑着脸起床的时候,临也还在他床上睡得迷糊。尴尬了一晚上的姿势让阴阳师先生手臂酸疼,要小心翼翼别因为太用力折断临也的手,其实比叫他丢出一辆卡车更累。

从本质上来说,虽然静雄每每喊着要杀了临也,但是在对方先救了自己的情况下,他连弄醒临也都做不到,更别说杀掉他了。外界一致认定为危险的暴力分子的平和岛先生,实际上在不发怒的状况下教养很好,性格甚至可以说是带了一部分烂好人。对于毫无防备的睡着的临也,至少目前是怎么也下不了手的。

等到临也爬起来的时候,静雄已经做好了早餐,双人份。

愉快的抄起用吐司现做的三明治,临也半飘在厨房里,一边吃一边含糊的和静雄说着一会儿回分部交任务。奇怪的是静雄今天竟然完全无视了临也那些刻意挑衅一样的讥讽,沉默的吃完了东西,安静的转身就走。

临也看着自家阴阳师的背影,拿起了第二块三明治,有点不能理解现在这个状况。虽说在静雄家里,为了避免打破建筑和家具一般不会动手,但被这么说一定会被激怒,至少会还嘴的吧……还有平时他和静雄一起吃东西的话,只有打架一样互相抢食物的份,而手里这个被刻意留下的三明治,晃悠着尾巴的临也瞬间觉得味同嚼蜡。

很好,至少今天静雄完全不打算跟临也动手,虽然另外一边已经打得热火朝天了。

接到紧急联络的静雄捏扁了手里的烟,抓起临也的领子就冲出了门。还叼着三明治的临也难得手忙脚乱了一回,一手拽住自己的外套,一手顺势勾住静雄的脖子,就这么被挂在静雄身上出了门。

到达出事地点的时候,外部已经罩上了一个显然出自门田手笔的巨大结界,历经一路颠簸终于穿上毛领外套的临也以诡异的姿势挂在静雄身上,腿分开夹着他的腰,嘴里还咬着半个三明治。所以先一步抵达现场的的门田四人组看到两人这样出现当场傻掉,随即狩沢开始愉快的满地打滚,被头疼不已的门田圈进了一个小结界里。

静雄倒不太在意,顺手点起一支烟,任由临也暗地里掐了他一把才从他身上下来。嘛,阴阳师看着外人无法看见的那条尾巴不规律的甩动着,愉快的想跳蚤居然会害羞。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阴阳师先生的眼神隔着墨镜盯过去,渡草跟游马琦齐齐一哆嗦,门田揉着自己的头,“诶,真是麻烦。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啊。”肉眼可见的结界边缘横亘在众人跟前,临也似乎颇感兴趣,咀嚼着食物问道,“喂喂,小田田,里面什么情况啊?”

门田看了他一眼,伸手画了个圈变成镜面样的时空结界,如实的向众人展示着内部的战况。

长袍尖帽的波江骑着扫把在空中来回闪躲攻击,手里的魔杖加持着咒语,时不时放出火焰或冰块。在地面还击她的人一身明显的巫女打扮,手持着长弓瞄准,栗色头发半长不短的飘在身后,白皙的颈子却带着一大圈狰狞的伤痕。

相当眼熟呢,眼睛眯了眯,临也几口吞下剩下的三明治,能让波江动真格的,看来和她弟弟脱不了关系了。简单回忆了一下资料,应该是注册过的巫女,没记错的话是叫张间美香。

内部对峙的两人之间立着高耸的十字架,歪斜的架身上绑着她们争夺的对象,矢雾诚二。

争夺恋爱的圣战,张间美香vs矢雾波江,这下真是很有趣啊~临也摸着下巴盘算起来,血红的眸子几乎眯成一条线。静雄沉默的看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烟喷出白雾,他很熟悉临也这种表情,大概是又在算计什么吧。不过,草履虫挠了挠头发继续吸烟,这对他来说也不太重要。嘴角挽起邪气的笑意,毕竟,这样子才是他认识的折原临也,这样的临也,会让他忍不住本能的想要追逐,还有抹杀……

只瞬息之间,华丽的大型冰系魔法凝结成形,拔地而起的冰龙裹挟着冰屑和风刃不断袭向巫女美香。被风刮过的冰晶刮伤侧脸,一条纤细的血迹顺着脸颊滑下,美香把长弓扎在地上,艰难的掏出符纸抵御。

脆弱的护身结界在魔法造成的伤害下忽明忽暗,外面的门田等人见状都感到不妙,继续下去的话,估计美香会被波江狠狠凌虐。

临也意味深长的瞟了静雄一眼,却见对方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视线才一相对就立刻被收了回来。手却被握住了,熟悉的力量流动到临也手心里,他抿着的唇角微微上翘,开始默吟咒语。红色的如丝线的力量缓缓爬上美香的结界,在外层联结交错,编制成网状,完全撑住了结界抵御攻击。

混乱是到门田的大结界被硬生生撕裂才结束的,气喘吁吁赶来的帝人拽着四木,一个实力无需质疑的火系大魔法吞噬冰龙的同时把结界完全撑破。波江因为魔法的反噬在地上喘息,十字架已经倒在地上,纯白的不知何材质的十字架安静肃穆,缠绕其上的黑色锁链歪七扭八,甚至隐约有点点血迹。

“哟,被逃走了呢。”飘过来的临也慢悠悠的拍了拍搭档的肩膀,笑得幸灾乐祸。他身后不远就是其他人,四木一脸不屑的甩了甩手收起剩余的火焰,转身往反向离开。表情冰冷的波江瞪了临也一眼,深知他做了什么,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抽烟望天的静雄,咬紧了下唇,那个男人才是她真正惹不起的,而照刚才的情形看他大概是会护着折原临也的。

静雄随手把路边一根歪斜的路标捏断,示意临也快点跟上来,拍了拍衣服就向分部的方向走。看得帝人心头又是一颤,这个月的预算啊……

站起身扶着扫把,波江提出一盏风灯挂在扫把杆头,快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笑眯眯的镰鼬低声喊了句,“明天上班可别迟到。”

池袋分部的良心门田先生再次无语:我说你们啊!虽然我建了结界这也是大街上啊!现在结界也裂了,你们打得街道这么惨烈真的没问题么……当然,这个问题真正需要头疼的是竜之峰帝人同学。

帝人正对着留在原地的几人露出苦相,越走越远的阴阳师先生抛出一枚符纸注入灵力,破败的街道复原的同时已经破碎不堪的结界瞬间消散。门田笑着一掌拍在少年肩膀上,感叹还真是静雄的作风,却不知更深深刺激了他们的少年领导人,你能复原为何每个月还是要分部掏钱维修公物啊岂可修!

评论(3)
热度(7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