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八】

【八】有本事你养个河童

临也倚坐在栏杆上,有点无聊的晃荡着腿,血红的眼睛里神采熠熠,盯着地面上来来往往的人。“啊~人类LOVE~☆”既夸张又中二的动作使得他大半个身体都悬空,他却完全不在意,当然如果是普通人类应该已经从天台的栏杆上掉下去了。他身边背靠着栏杆的男人皱起眉吐出一片烟雾,反手把某个跳蚤揪了下来,“这里可是21层的天台。”

“我知道啊,”临也扯了扯被弄皱的外套,在静雄面前蹦跶起来,“反正又不会掉下去。”他眯着眼露出笑容离开,没有看见静雄的面色变得很糟糕。“啊,不过如果是普通人从这里掉下去的话,应该已经变成惨烈的尸体了。”像是开玩笑般的语气,临也回过头冲着静雄眨眨眼,恶毒又俏皮。

天台的楼梯门“咣当”一声撞起来,看着临也消失在门后的背影,静雄恨恨地丢了烟一脚踩碎。说不清心里为什么不舒服,该死的,明明别人的召唤兽也好式神也好都乖巧听话的很,即使是性格差劲的也没这么过分吧。有点不甘,静雄苦恼的抓了一把头发,作为式神或者妖怪来说,镰鼬都是相当出众的。但他无论如何都不爽临也的个性,太过扭曲恶劣,总要对着干,有什么事即使是被说中了也总要逞强反驳,时常中二气息泛滥,还捉弄他人为乐,不,也许应该说是情报工作的同时戏弄各种人为乐更合适吧……

还有就是,临也是想要他的命的。毫不夸张,静雄也几近如此,即使帝人和狩沢他们所有人都是抱着看戏一样的态度,以为两个人在玩“相爱相杀”的游戏。但是对静雄来说,他们两个人才不是这种关系,爱是什么,怎么可能?阴阳师先生苦笑了一下,那简直是结了“血契”的冤家。相杀倒是差不多吧,互相看不顺眼、互找麻烦、见面就吵,只要遇到对方的挑衅就会失去理智然后满街追逃。

整天喊着要杀掉对方什么的,静雄和临也并不是开玩笑,【血契是最高等的契约,一旦缔结就会永久有效,直到其中一方死亡为止。】所以想要摆脱契约,就得有一方去死。

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不管是两人之间诡谲的关系氛围,又或者是因为职业和身边的家人朋友,至今为止谁也没有得手就是了。静雄靠到了栏杆上,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不过他们都说过,只会由自己杀掉对方,大概也只能死在对方的手里。尽管现在还倍感苦恼的阴阳师并不知道,未来的走向大相径庭,更不知道他家式神的想法和情绪远比他复杂得多。

“吱————”是不是哪里不太对?静雄刚想回头,从压着栏杆的手肘开始突然一阵麻痹。“吱呀——”全身一下子都使不出力来,发不出声也无法动弹。

又被跳蚤算计了!僵直的从楼顶摔下去,然后在烟尘和巨响中落到分部大楼门口的平和岛静雄先生相当后知后觉,并且没有看到某层楼的玻璃窗前看着他偷笑的临也。

开到门口的面包车短暂停了几秒,门田有点头疼的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渡草绕过静雄往旁边的停车位倒了进去,后座的游马琦跟狩沢还埋在一堆电击文库合集跟大大小小的盒子里,没讨论完新番的裙底和基情。

实际上,临也本来是计划让静雄砸到面包车上试试看的,应该会更有趣的样子。

池袋分部的良心门田麻麻接通了旁边露西亚的电话,告诉赛门出门来帮个忙把人扛回去不要在街上丢分部的脸。收起电话从车下跳下来,门田深吸了口气有点提不起精神,他可是刚从委托人家里出来,某种心理作祟的富商乐意花足够多的钱给豪宅布上保平安的结界。总之,不要简单以为门田桑只是个贴瓷砖的,贴砖也是也是要技术的,不对!人家是贴砖布结界的真·手艺人。

不说半道接上的门田的话,面包车组可以算是刚刚送货回来的,狩沢跟渡草两家联合开了一家网店,虽然狩沢打的名号是手工艺品,但是,想想那些古怪的驱魔用品、非人类用品,再想想渡草家的御守跟符纸……门田按了按额头,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能在这样恐怖的店买东西的,嘛,其实大多数顾客还是职业者跟登记在册的非人类吧。总之,托同伴的福,有幸没尝试被静雄砸到车顶的状况。

不过比起他们,职称只是C级的见习神父游马琦算是真正意义的另类。平时的职业的是冰雕师,而且雕刻技术水平当真不是盖的,虽然职业是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可是礼拜天是小神父绝对不可侵犯的休息日,见识过他穿着祭服拿着十字架冲到任务地点单杀吸血鬼的和魂组表示压力还是很大的。

等到高大的俄罗斯黑人猎人把静雄扛到新罗的办公室的时候,新罗早就在临也的通知下准备好了麻痹恢复的药剂。重获自由的阴阳师先生一秒之后第N次拆了新罗的门冲出去干架,原本意欲围观的和魂组集体后退了一步,只有一脸耿直纯厚的赛门喊着“静雄,打击不好哦!”。

“赛门又说错了,拜托谁去帮他矫正一下发音吧!”事实证明,俄罗斯口音的日语,果然听起来很不舒服。

“嘘嘘!那两位又打起来了,这时候去帮赛门会被静雄一起打飞的吧?!”于是……整层楼都安静了……

以至于他们可以清晰的听到隔着楼层的、正在进行例行追逃游戏的二人的对话。

“……小静还真是没成长呢!”“chuachua——”小刀不知道打中了什么。

“咔嘣——滋滋滋————”金属扭曲断裂的声响,静雄不知道又折断了的什么,“你、说、谁,没成长啊————————————I-z-a-y-a!!!!”

“轰——”6楼到7楼中间的隔层破了一个大窟窿,头疼的众人此时根本无法加入战局,只能任由两人继续破坏建筑。

……

“你这家伙!可恶,真是臭死了!”

“哈?小静是狗么,再说哪有什么气味?!”

……“哗啦”…………“哗啦”………………

“混蛋,给我站住!”

“亚达哟~”

……“轰”……

“你这个!混蛋跳蚤!”

……………………………………

“果然镰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啧!”

……“啪啦!”……“叮咣—叮叮哐啷”………………

“呐,小静有本事去换个式神啊?嗯,我想想,河童怎么样?脸看来很呆和小静很有主仆相呢……”

……“轰”……“啪啦!”“啪啦!”……

“别开玩笑了!”

“轰——”

再于是,刚刚收了邮件回到分部的竜之峰帝人小盆宇,在寻找指定职员时被自家分部惨烈的状况吓了一大跳,而还不了解情况的他大着胆子插到了两个人中间。

“啊,啊喏……静雄桑和临也桑可以暂停一下么,上面有任务啊……”少年想起刚才狩沢看着他那一脸“少年人果然有勇气”的表情,此时欲哭无泪,“那个,有个坐标XXX地区的外派任务,需要两位去一下。”

静雄先丢了手里的大半截楼梯扶手,烦躁的点了根烟,“所以这次是什么?”

“啊,嗨!”语调打颤的少年把打印好的材料默默交给了临也,对着静雄说道,“是河童。”

“噗!”喂=L=刚刚那是谁笑的,站出来保证不打你!

临也快速浏览着A4纸上的信息,缓缓勾勒出一个笑容,“那么小静要加油了啊,把河童捉回来养吧?”

“闭嘴!”平静的走过来准备离开的静雄一拳敲在临也脑门上。

好吧,虽然我党党首狩泽绘理华小姐表示,小静静根本就没用力。

评论(1)
热度(7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