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二】

【二】

静雄七岁就被送到了领主家接受教育,从一名“侍童”开始。

但是显然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的是,领主岸谷森严是个变态,不,这不是重点,咳,是岸谷家和其他贵族不太一样。

按照培养骑士的标准流程,7、8岁的男孩子从到了贵族领主家,一直到14、15岁成为侍从之前,主要还是跟着领主的妻子进行大部分学习内容,平时由附近能力高超的人进行击剑、狩猎、骑术等方面的训练。

某种意义上来说,新罗确实很像森严,比如变态,比如放着好好的领主不当偏要做医生。

金发少年伸个了懒腰,转身去帮岸谷家后院的几匹马添草料。

领主岸谷森严一年到头都在王都做御医,池袋的事情一律甩手不管,岸谷家诺大的庄园里除了静雄,也只有新罗和赛尔提罢了。

而宅子里基本没有人的另一个原因,是新罗身边照顾着他的赛尔提,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杜拉罕妖精。由于某些原因丢失了头,而和新罗住在一起,并且照顾着新罗。当然,那个时候变态的准领主新罗就已经是一个无药可救的赛尔提痴汉了。

静雄本身就不是普通的孩子,天生的怪力和无法控制的脾气,都让他的童年与别人不一样。某种意义上和新罗很相似,孤独的,不正常的。不同的地方在于,静雄是不想伤害他人,新罗则是为了不让他人知道赛尔提的存在。

所以能进入岸谷家,也算是机缘了,静雄一点也不想说新罗的目的应该主要是想要解剖自己。

在这种异常的环境里,静雄还是相对比较自由的过了几年。反正新罗是打不过他的,还有赛尔提,虽然不能说话也不是人类,却比城镇里那些愚昧平庸的人类要温柔睿智得多。尽管并不能完全教授骑士教育的内容,她还是教会了静雄很多事情,帮助小男孩在性格养成阶段树立起了很多观念,以及教授了静雄基本的骑术——如果忽略休特是无头马的话也许会更好一点。

十二岁的春天,有一个很糟糕的转折点,在赛尔提带着两个男孩子去森林里野餐那天。普通人类当然很容易在这偌大的森林中迷路,身为妖精的赛尔提却不担心这一点,她没有头,并不是依靠视觉判断;更何况,作为不老不死的杜拉罕,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

广袤的森林里存在着几乎无人干涉的生态系统,种类丰富多样的动植物,纯净的空气和水,是逐渐开始使用机械、家家需要生火的城镇无法比拟的,如同童话故事里的仙境一样。

静雄拿着剑走在最前面,赛尔提用一部分影子缠在他手上指引方向,实际上少年一边清除前进路上的障碍,一边也是在训练体力和技巧。走在中间的新罗背着一个书包,随时停下采集一些森林里的植物样本,赛尔提牵着休特走在最后,无头马身上还有装东西的篮子。

阳光最盛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休息。赛尔提和休特不用进食,就坐在树底下小憩,两个少年的午餐是静雄和新罗早上准备好的三明治,还带了些果汁跟沙拉。

路上还顺手摘了不少水果,静雄跟新罗打过招呼,用布巾兜着那些新鲜的果子去水边清洗。

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里落到森林中,形成一地破碎斑驳的光影,高耸的树木望不到顶端,在头顶氤氲出大团深浅不一的绿色。周围只有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混合着植物气味的潮湿空气舒畅的吸进肺部再吐出,让少年更加觉得不真实。

赛尔提是发不出声音的,所以静雄从离开家到这里之后,就没有人在睡觉前给他讲故事了。那些奇妙的童话,对于寂寞的怪力男孩来说,意外的是柔软美好的幻想。他可以忘记自己是被城镇里的人们躲避的“怪物”,可以把自己当做故事里的人物,希冀某一天真的能够有童话一般的境遇。

手腕上的影子突然停了下来,静雄皱着眉看了看四周,似乎有哪里不太正常。

“呼啦——”上方的叶子被快速打落四散,一团重物猛地落下来压到静雄身上,带得少年往后倒了下去,摔在地上。

水果滚了一地,手指下略微硬质的触感让人不大舒服,静雄抽着气用力坐了起来。然后完全的傻在原地,他身上趴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身后张开着漆黑的骨翼,让静雄不舒服那种触感来自缠着他手臂的,少年布满细鳞的尾巴。

抬起头来看他的少年一脸迷茫,黑色的头发看起来又细又软,一双红眼睛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随后黑发少年像是突然醒悟了一样,快速抽身站了起来,骨翼上挂着伤痕和血迹,显然拖慢了行动的速度。但是静雄还是由于毫无防备,被黑发少年用小刀划破了衣服。

一击成功的少年喘着气,后退了几步,艰难的用受伤的骨翼遮住了光裸的身体,等到静雄回过神来,那里站着的变成了一条和他差不多高度的黑色的龙。

一般的童话故事里,男生会遇到的不是美女就是天使,再或者妖精。静雄有点头疼的想着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他就洗个水果,天上竟然给他掉了条龙下来。

PS:最近真的时间紧缺,坑中的各位抱歉QWQ……以及(一)提到的龙蛋真不是临也生的

评论(7)
热度(16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