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请问您今天想要来点骑士还是龙?【一】

【楔子】

平和岛静雄,二十岁,一名这个冬天刚刚结束骑士教育的准骑士,现在正在等待来年春天的授称仪式,成为一名正式的骑士。

但是,现在这位青年准骑士稍微有点小麻烦。

他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黑发青年,叹着气把被单给对方盖好,小心地把对方的尾巴和翅膀从布料下面露出来。

听着黑发青年在熟睡中轻哼了几声,静雄痛苦的捂住脸快速离开了房间。

“英雄的齐格弗里德,以恶龙之血沐浴全身……从此凡俗刀枪再无法伤害他身体”床上的青年听见逐渐远去的静雄低声吟诵着《尼伯龙根之歌》的句子,愉悦的翘起了嘴角,满是黑色鳞片的尾巴小幅度的摇晃了几下,透露出他的好心情。

【一】

不管从历史、地理还是政治的角度,作为尼布罗大陆中部的一个普通小城,池袋可以说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作为具有众多传说的城镇,池袋在大多数勇于冒险的年轻人心中简直就是毕生至少要去圣地巡礼一次的耶路撒冷。

据说,这座城里住着罕见的无头妖精杜拉罕,住着吸血鬼,住着王国最强的骑士,还有龙。

好吧,尽管这座城市确实不是那么的繁荣,甚至有些难以接近。池袋离王都不算太远,实际上它和王族直辖的新宿也只有数十分钟的距离。真正糟糕的是池袋周遭三面都是森林,郁郁葱葱的大片森林里常年有雾,据说那包围城镇的森林是杜拉罕妖精居住的地方,普通人只要进入森林就无法再活着出去;两侧的森林尽头就进入了绵延的山脉,离城最近的sunshine60山峰高耸入云,几乎是从半山腰开始就常年飘雪,一年到头都白皑皑一片;从新宿到池袋的官道是本地领主岸谷家的私有财产,只有持有通行证的人和各地贵族才能通过;哦,你说还有一边?从城北边的森林穿出去倒是有一片开阔的平原,但是首先你也得能穿过森林才行,更何况,小平原和那一边埼玉县中间还隔着被称为荒川的大河。虽然河水平缓,但是河岸边生存的各种奇异生物数不胜数,什么天花乱坠的传言都有,有人说那是先代王国军队也无法摆平的地方,正常人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去那边。

但这都拦不住那些尚不知深浅的年轻骑士,也拦不住对此深有兴趣的冒险者们,每年甚至还有从王都和大陆另一端的繁华城市列队前来的游侠和雇佣兵。比起池袋的怪谈,他们的目的就更加直白一些,屠龙。

sunshine60的山顶上住着龙,这是所有尼布罗居民都知道的事情,国王甚至隔两三年就要派些军队来试图杀掉龙,但每每都是无功而返。

《贝奥武夫》里记载,龙是非理性的,受欲望支配的邪恶。他们喜欢囤积并看守宝物、好奇心重、好报复、会喷火,牙齿中含有致死的毒液。身形修长(50英尺),牙齿尖利,能够飞行。

每一个到小城里来寻找传说的准骑士和青年骑士都对此跃跃欲试,要知道,在大多数骑士的培养过程中,《罗兰之歌》《贝奥武夫》《尼伯龙根之歌》简直就是顶礼膜拜的神话。

而这种英雄史诗,对几乎所有舞刀弄枪的男性来说,都是对力量与辉煌的憧憬。

坐在酒馆里的几个青年骑士谈到屠龙的英雄齐格弗里德,无不露出艳羡的神色。如果杀掉龙,龙的一身血肉全是获取力量的绝佳灵药,爪子和鳞片可以制成最锋利的武器和最坚固的铠甲,王都的祭司甚至私下承认过古书记载龙的内脏能治疗百病;以及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多数人屠龙的本因,龙的宝藏。龙穴里有数不清的金币、宝石和精致的金银器皿,遥远的其他大陆的珍贵香料和药材,深海的明珠以及所有死在那里的人留下的罕见武器——唯一一个在多年前全军残灭的屠龙战争中活着逃回的疯子是这么说的。

酒馆的老板叼着一根烟卷,有些嘲讽似的摇了摇头,一脑袋金发异常晃眼。

这酒馆开在官道进城的路口,城镇的居民和来往的外来人都乐意进来喝一杯,他家的苹果酒和黑啤全是远近闻名的招牌。

老板是个高瘦却异常有力气的金发男人,虽然脾气稍微暴躁了一点,总体来说还是豪爽痛快那一派的,多数顾客都能和他聊得来。但作为酒馆老板,他从来不会接受客人的邀约喝酒,他只在自家店里喝牛奶。有时候不死心的外来顾客非要拉着他喝一杯或者惹他不痛快了,那才是真的有的看了。

比如兴致勃勃的谈着齐格弗里德的那几位骑士,说道他杀死法夫尼尔那一段,连旁边的雇佣兵也加入进来。聊得起劲的两桌人还没发现吧台后边擦着酒杯的老板神色越来越差,说道杀死龙以血沐浴那段,一个满身肌肉的大胡子雇佣兵甚至拍桌大笑,转头问道,“老板,如果我们杀了龙回来,能不能拜托你烤个龙肉尝……”

话还没说完,那个一看就相当有分量的雇佣兵就飞了出去,直撞到酒馆对面的墙上,震得墙头上的雪扑簌簌的落下来,当即昏死在地。酒馆里一下鸦雀无声,刚才在雇佣兵两旁一起谈话的那些人分明看到,那个老板只是轻松的一只手揪起雇佣兵的领子就把他扔了出去。

无法形容可怕的怪力,而一群人完全不知道哪里惹到了老板……大部分客人都默默的快速喝完自己的东西,丢下银币就夺路而逃,生怕下一秒就被牵连进来。

“什么屠龙的英雄,”老板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全都是骗人的……”

还在吧台边呆滞的那两桌人对视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带外边的倒霉蛋去看看医生。

“哦,”看起来笑得很诡异的医生推了一把金丝眼镜,“是静雄打的吧?”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必医生说的就是酒馆老板。

医生一脸“我懂”的表情,“这还算是轻的啊,上次那个……”等到几个人冒着冷汗离开的时候,明明是当代领主却偏偏要来做医生的岸谷新罗诡异的笑了一下,“现在的骑士真是不行了啊,我才只讲到这个月静雄打扁的第六个人而已。”

经过这么一闹,酒馆今天又早早的打了烊,金发的老板收拾完毕桌椅,给大门上好门栓,转身回了后边的屋子。

半掩着的门里边,壁炉里生着炭火,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只穿了衬衫和长裤的黑发青年歪在单人沙发里,睡得迷迷糊糊,翅膀已经收了起来,尾巴却从木质扶手下面穿了出来,黑亮的鳞片上反射着火光。

静雄微微翘了翘嘴角,看见睡着的临也还死死的抱着怀里的蛋,感觉无奈又好笑。俯下身轻轻的把他的老板娘从沙发上连龙带蛋抱了起来,准备带回卧室。

那些前来屠龙的人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梦寐以求的龙,就住在这座城最显眼的地方;也不会知道,当年被国王亲自授勋的最强的骑士,最后回家继承了祖父的酒馆,以及娶了一条雄性龙。

(///ω/// )

评论(14)
热度(23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