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六】

【Chapter 6】

临也在拥抱到少年,从他身上感受到男孩子的体温、闻到淡淡的清爽的肥皂的味道之后,就立刻后悔了。这个举动简直是自寻死路一样,临也的手心开始冒出细汗,脑子里飞快盘算着要怎么顺利离开而不受伤。

然而金发少年的下一个举动让他愣住了,静雄显然是呆滞和犹豫了片刻,随后那双才扔过自贩机的拥有怪力的手,轻轻环住了他。“临也?”那一声问得很轻,几乎让临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青涩又尴尬的拥抱维持了那么两分钟,临也想通了既然自己可以穿越去见“未来”的静雄,那么“未来”的自己也必定可以回来见现在的静雄。原来,在时间的长河里,他前进或回溯,在无数时间的节点上,身边真的都有静雄。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爱人,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当时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被热浪炙烤的黄昏,还是飘着小雪的清晨,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的人群,他一一的走过他们,走向你。他一定会找到你……你要等……】

金发少年压低了声音,有些羞涩甚至磕磕巴巴的背着句子。于是临也只能愣愣的推开静雄,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下意识想去摸自己的笔记本,随后摸到裤子的口袋边上才记起来,他现在穿的是校服,全部的兜加起来也只有小刀和钱包而已。

多么奇妙,他们第一次相见,也是第无数次相见,像是一场梦。黑发的少年把脸埋进静雄怀里,也许自己一直都在做一场大梦,梦见他有时间错位症,梦见怀抱着的少年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伴侣。

何其有幸,生命中有这样一个人。

这段来源不明的台词,是临也贯用的笔记本上,不知道多少岁的他自己写在扉页的第一段话。假如细想一下,那话从一开始被写在那里,就是未来的临也在暗示着他们吧。

无论何时何地,穿越到时间的另一边也好,未来的黑暗也罢,身边有个人总在等着你。不管做什么,不管你怎么遭到世人厌恶,也不管你落到了哪个时空——he will be there,waiting for you.

临也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不属于自己了,强烈的悸动混合着难以言表的酸胀和甜蜜,缓缓的撑开心脏,从裂缝里漏出来,填满了他的身体、他的灵魂。

金发少年的脸颊上带着极浅的红晕,手压着胸口深深呼吸了几次。其实某些心情和临也是一样的,第一次面对和自己处在同一时间上的那个人,就仿佛世界都消失掉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已,局促不安又小心翼翼,生怕出一丁点差错。

那个你命中注定的人,现在就在你面前。

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临也伸手在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恶劣的弯了嘴角,抬手一刀甩过去。

静雄反应极快的偏头躲过,刀尖擦着头发末梢撞到路边的墙上。金发少年立即暴怒起来,可惜手边已经没有可以随手拔起来丢过去的东西,一时停顿住了。

但是又忍不住要去欺负他、捉弄他,忍不住在他眼前暴露自己的本性。因为知道,就是他,只有他,永远都不会放掉不会离开的,命中注定。

甩出刀就往前猛跳了一大步,算计妥当的临也开心的伸手抓住静雄的肩,微微用力的同时踮起脚。

然后在静雄的意识里,时间突然停止了。两片柔软的触感碰上了他的嘴角,从唇上轻轻的擦过去,有一点微湿,分开的瞬间被风吹到还有丝凉意……以及,他无法形容的甜味……只属于折原临也的,只有平和岛静雄能感觉到的,独特的气味。

一击得手,临也急忙往后退了好几米,隔着一大段距离低低喘着气,“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亲到了,小静是笨蛋吗?”

“哈?”完全不在状态的金发少年额头上蹦出了十字路口,“I-Z-A-Y-A!”伸手直接扯断了路边的一段护栏,“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哦,好可怕啊~”临也笑了起来,“真是单细胞生物啊!唔,我想想,像草履虫一样呢~”

断掉的栏杆“轰——”的落在了临也刚才的位置,“你才是吧,可恶的跳蚤!”

临也轻快的跑进小巷里,身后的静雄也随后追了上去。奔跑中迎面的风轻缓而温暖,你逃我就追,那只是,两个人不成文的默契情趣罢了。

被堵在死路尽头的临也大口呼吸,回头看了看身后越来越近的人,咽了咽口水,思考应该开口求饶还是想办法爬上旁边的二层楼逃走。

但是比他高出一截的男孩子已经伸出手撑到了墙壁上,把他禁锢在身体和墙壁之间,这不长不短的一只手臂的距离里。无形的压迫感油然而生,临也直直盯着静雄的眼睛,一对琥珀色的瞳孔里深邃得看不出情绪。

一直绷着脸的少年突然闭上眼叹了口气,撑着墙的手臂往下一滑,利落的顺着临也的肩膀滑到腰上,往前一带,临也直接撞进了静雄的怀里。金发少年微微侧过头,嘴巴对着临也的耳朵吹了口气,让他立马红了脸,“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静雄微微屈膝,把下巴搁到了临也肩膀上,“我一定把你欺负的哭不出来。”

脑子里开始发热,临也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模模糊糊回答了一个“嗯”,然后就被直起身的少年紧紧抱住。

他想其实他喜欢听这个单细胞说这种句子,他喜欢听静雄给他念那些温柔的情话。就像是毒药一样,甜美又上瘾,通过他的声音进入到临也的身心和灵魂里,无药可解。

一个吻堵了上来,把所有的绮念都堵了回去。

啊,其实早就知道了才对,这是一辈子的,不光是声音,而是整个人的,毒瘾。

之于临也,之于静雄,都是一样的。

从此时至死,彼此都是最糟糕也最美好的毒品,离不开,逃不掉,心甘情愿,碧落黄泉。

评论(5)
热度(14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