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六】

【六】人妖就好好的给我把胡子刮干净啊

“然后他就,他就跟那个女孩,嗯唔,一起,一起去喝咖啡……”男人一边说一边不知从哪抽出一条小手绢使劲的抹着眼泪。

临也一头黑线,但是手被这位紧紧攥住,只好被迫听他诉苦。静雄站在他们三米开外,手扶着桥栏杆,正悠闲的抽着烟,虽然看向临也,但眉眼间洋溢的绝对是幸灾乐祸。于是临也更郁闷了,混蛋,我们是来收妖的吧,为什么要听妖怪诉苦啊喂!

不大紧张的阴阳师先生耸耸肩,反正没有危险,你就充当一下树洞吧。我说心灵感应不是让你们这么用的吧喂!

妖怪先生(单方面的)跟临也聊得投入,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倾诉了单恋之苦,完全没考虑身边这两人是来收他的。

所以说桥姬怎么会是个男人啊喂!几近暴走的临也愤愤地拿小刀磨着旁边的桥栏杆,准备一会儿在自家阴阳师身上开个口子泄恨。两个人傍晚从新罗的办公室尴尬的出来,草草吃了晚饭就在附近埋伏,直到不久前才逮到这个目标。嘛,说是逮到也不确切,被烦得不行的临也默默利用契约产生的心灵感应把全部牢骚都倒给了自家阴阳师。

尴尬的咳嗽两声,静雄踩了烟终于走过来掰开了男人的手,把临也藏到身后。“所以你就是这里的妖怪吗?”严肃的神色和此时的谈话内容完全不搭调。临也暗自揉着手腕,也好奇的探出头看着眼前的人,毕竟这样的家伙也能变成妖怪,确实是奇谈了。

男人继续擦着眼泪,“我怎么知道,谁想做妖怪啊呜呜呜,我还想继续陪在太郎君身边啊呜呜呜……”

阴阳师和他的式神头上一齐蹦出十字路口,放任男人在一边继续抽噎,临也拉着静雄悄悄挪开几步。轻飘飘的坐到栏杆上,临也玩着小刀开口,“呐,小静,你看怎么办?”静雄面对他站着,“哈?我怎么知道。还说是S级任务,居然是听大叔讲他暗恋男人的故事……”禁不住伸手捏弯了眼前的一段栏杆。

临也看着苦恼的静雄,心里突然冷静了下来,两个男人的话,小静是不能接受的吧。嘴角扯出淡淡的笑意,却说种不出口的莫名荒凉,“那就按要求把他收回去好了。”

“啊?哦”静雄松开下意识破坏的栏杆,拍拍手转身,完全没注意临也哪里不对。

掐个诀放出灵力,金色的长发虽然有发带束住,仍然在脑后随风乱飞,白色的狩衣和黑差袴整整齐齐,袖露打着完美的结,只是一身狩衣在月光里显得格外惨白。静雄皱紧眉头开始念咒,灵力从指间流出,形成锁链飞向面前的男人。临也把自己的毛领大衣裹得紧些,这种时候他连动手都用不上啊。

“咦?!”男人还在原地挥着手绢,静雄一头雾水的和同样惊讶的临也对视一眼。临也跳下栏杆走过来,“小静你不会又念错咒了吧?”于是额头被弹了一下,“刚才明明都缚住了,怎么会啦。”“嗷痛!”临也揉着脑门瞪回去,“那他怎么还在那?”两人对着瞪起来,完全不知所措。

“等,等等!”想到了一种可能,临也突然脸色一变,抓住静雄的手,“小静你开眼再看他一下。”

“喂,那样很费灵力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静雄还是抓了抓头发照做了,片刻后只好跟自己的式神更郁闷的对瞪起来,“为什么他是生灵状态啊?!”

真是够了……被迫接任务来收妖,说好的桥姬是个大叔,还是生灵……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变成妖怪的啊混蛋,静雄挠着散乱的长发在原地抓狂。

最后两个人难得认真的讨论了一下,静雄直接拎起妖怪大叔的后领子丢进了临也的空间结界,准备带回驱魔公会再研究。

不得不说,在门田的帮助下完成的空间结界技术让池袋分部的职业者们相当幸福,在使用者注入自身的“力”的物品上施加特殊结界,比如临也建造在戒指上,塞尔提建造在PAD上,新罗建造在眼镜上……喂!扯远了……总之,是会制造出可以供使用者自行掌控的空间结界,驱魔的大宗装备和特殊物品都可以塞进去。实在是驱魔捉妖、杀*人*放*火、居家旅行、露营野战(划掉)必备神器,每次开会的时候随时可能被渡草和塞尔提拿出来的移动电视就是这样。

而现在,如果门田知道他的劳动成果被拿来装这种本体不明的奇怪生物(?),大概会哭的。

诶,你说为什么静雄没有?恩,阴阳师先生本身就会造结界的,虽然比不上门田的专业水准,平时的衣物和外出用品还是没问题的;当然要临也来说的话,公会不给静雄配空间结界是为了池袋人民的安全考虑,请想象一下万一静雄一开结界里边都是大规模杀伤性的……额,路标、自贩机、报废车辆……

回去的路上临也给他们的少年leader发了封邮件报告情况,头疼的帝人只好爬出了被窝,紧急召集分部的相关职业者共同商议对策。被临时叫来研究的门田看着自己的老同学不禁扶额,又遇上这么麻烦的事吗?静雄和临也……

临也浮起来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边简要说明了情况,赶来的众人完全愣在原地,少数几人是不了解日本传统的猎人和其他职业者,剩余的则是不敢相信。近百年早就没有什么桥姬出现了,所以这次带回来这只绝对是突破性的发现,但是……众人看着被放出来的大叔,全都垮了脸,并且默默感叹土御门先生是不是看走了眼。

简要讨论后的意见还是一致的,桥姬算是一种被日本人神格化的妖怪,但本体还是附在桥上的水妖吧。半途塞尔提拖着新罗开门进来,[抱歉来晚了,新罗有个手术刚做完。] “所以说土御门老师大概是老花眼了吧。”门田揉着额头看向静雄,后者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倒是一边刚坐下的新罗推了推眼镜,“那倒未必。”“诶?”集体目光聚焦新罗,妖医淡定的开了腔,“我和在座几人是土御门老师带过的学生,对他的实力应该很清楚,他不至于出现这种错误。还有就是,关于桥姬的定义,不是还有一种传说是守桥的女子化作妖怪桥姬的吗?因此我觉得这只妖怪的重点还是在于痴爱不得吧。”说罢深情的看了看身边的无头妖精,惹得了解他有多执念塞尔提的众人都是一哆嗦,最后还是害羞的妖精小姐一个爱的肘击结束了妖医的惊悚发言。

飘在会议桌中间的妖怪大叔还是抽着他的小手绢,样子跟之前静雄和临也看到的没什么分别……而外围正在讨论的一干人等……

“呐呐,小游马,那只大叔是不是有点像XXX小说里的那只……”那么正式介绍一下,这是驱魔用品店家的狩沢绘理华小姐。

“好像是啊,而且……”她旁边是有着一半外国血统的游马琦沃克,家里在管理一间教堂,他是见习中的神父。

“我说你们倒是认真讨论桥姬的问题啊。”嘴上这么说着手里却翻着娱乐杂志,司机(划掉),稻荷神社的继承人渡草三郎。

结界师门田看了看他的朋友们,只好尴尬的做了个结界把声音屏蔽掉,免得对面哪位抓狂起来。

临也飘在静雄身后玩弄他的长发,静雄难得没有阻止而是出神的看着会议桌中间的大叔,“喂,跳蚤……”最后干涩的开口……“嗯?”临也把他的头发编成麻花状,在末端愉快的打上蝴蝶结,“怎么了?”

“话说那位大叔……”静雄的表情有些古怪,“刚刚没有注意啊,那个他的胸……”临也闻言看了过去,诶诶诶……

大叔注意到了他们俩的目光,有些羞涩的扭动了两下,不知从哪掏出一张身份证,话说生灵为什么带着身份证?“真是吐艳啦,你们~”

一分钟后,伴随着临也爆发的“人妖就有个人妖的样子啊!至少好好的把胡子刮干净啊!”,静雄一掌拍碎了会议桌……

评论(1)
热度(7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