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五】

【五】桥姬也是妖怪啊你这混蛋

“由于痴爱他人,又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从桥上跳到水中自杀,如果晚上有男子过桥,就会出现,并把其引到水中溺死,如果有女子过桥,就会强行拉其入水……据说相貌丑陋,形如男子……桥姬又见于《明治妖记》,关于她的传说故事有很多……”临也关掉手机上的资料,“小静你有听我说吗?”

“啊?啊……”显然走神了的阴阳师先生不无尴尬的假装咳嗽了两下。

临也笑了起来,眼睛一眯,一把小刀已经抵在了静雄喉间,“连妖怪传说都没听过的半吊子阴阳师先生,好好听委托资料啊!”

静雄挠挠自己的头发,“说到桥姬的话不是应该说宇治桥姬吗?”

“噗!”一边正在给某个职员扎吊针的新罗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立即捂住嘴,却抑制不住肩膀的抖动。“静雄你果然别具一格啊哈哈哈……”

一旁的临也似乎全身都散发着黑气,“所以说,我真想把小静你的脑袋打开看看里边都装了什么。”

“说错了的话你告诉我正确的不就好了吗?”静雄有些不悦,但是他们这是在分部的医务室。嘛总之这间屋子就是新罗平时的办公室了,但是除非受伤生病大多数职员可不愿意靠近这件屋子就是了——会被变态骚扰“拜托让我解剖一下吧!”,或者会听到“这可是我和塞尔提的‘爱巢’,别人不许哦噗……”之类的。

临也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屑,“身为阴阳师竟然连妖怪的情形都不知道……啊,不对,桥姬这种传说种类众多的妖怪,小静的脑子大概是没法理解的吧?”

吵闹之中有什么终于爆发了,“啪!”办公室内间的门被重重甩开,黑影从里屋伸出来分作三股把他们都缠住,末端凝结成尖锐的刃状抵住三人的脖子。,塞尔提用一条影子把pad送到三人眼前[还有其他病人在,保持安静!!!]

三个叹号表示她很生气,静雄和临也有些尴尬的在沙发上坐好,新罗则是欢快的挣脱了束缚,跑了过去,“啊,塞尔提哦噗……”咳,爱的肘击是好物。

临也清清嗓子,继续跟静雄分析状况,“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这件委托是驱魔公会日本分部直接发布下来的,而本地区只有你和赏金猎人土方有资格接手。”于是静雄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不大好办啊,和自家式神打架而弄得一身狼狈的阴阳师看了看自己变得烂糟糟的衣服。“我一点都不想接这个任务。”像赌气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和表情,让一旁的式神难得的皱起了眉头。顺手把某人的酒保服“咔嚓”一下撕开,临也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妥,反正一会儿新罗上药也得撕,以及反正小静还有备用的衣服。

因为人类社会的过分发展,各种西方称魔法生物、东方称妖魔鬼怪的物种及相关的各种职业都逐渐摸索出了体系,便于他们在普通人之中隐藏和发展。经过数百年的磨合跟实践,终于使得里世界形成了暂时的稳固联合局面。当然,里世界仍然微妙的和普通人的日常保持着距离,相关物种和涉及的各种人类职业者都要经由各地区的管理机关登记和认证,一旦出现有威胁的存在,就会根据评定等级找相应水准的职业者或其他物种来进行抓捕甚至清除。日本地区的相关管理最高权力目前就是由驱魔公会日本分部掌控,可以说,能让最高机关发布委托的任务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

“不过……怎么认定任务目标是桥姬的?”静雄和临也对视起来,“池袋好像没有那种河上的桥吧……”

临也耸耸肩,“据说是土御门老头子发现的,可惜他现在已经昏迷住院,想问什么都问不出来了。要说奇怪的地方,坐标地点是池袋駅(注1)上公园东北边。”

静雄的脸色一下变得很古怪,“那里……好像只有铁道旁边的行人天桥吧……”

“就是这样~”临也笑起来,“所以小静先考虑一下怎么办吧~”浓重的幸灾乐祸意味。

手机响了起来,临也打开看了一眼,笑得更开心,“啊啊,小静,那个赏金猎人没有接诶~”

“所以……”静雄挑眉看向他。

“所以这个任务强制性的落在了你身上~”临也打了个响指,“赶快想想你要怎么收服吧,如果有不会的法术跟手势现在问我还来得及哦~到时候打起来又忘了结印顺序之类可就晚了。”

静雄不耐道,“你个跳蚤烦死了,每次都要说这个吗?”想去弹临也的脑门,却感觉到外面走廊有人经过,刻意咳嗽了一下又把抬起来的手收了回去。

简直就是小学生的行为啊,一边这么想着,临也从沙发上逃开,直接放松身体成卧姿,悬浮在半空中,“谁叫小静的草履虫大脑总是记不住啊~”

叹了口气,静雄伸手往临也那边一抓,从虚空中捞出一条黑色的尾巴,“你呀,担心我就不能好好的说吗?”

临也瞬间炸毛,“谁担心啊混蛋小静!”但是尾巴被捉在静雄手里,完全没法乱动。

打了个响指,两人周围圈起一个小小的结界,临也瞬间被静雄拖回了身边的沙发上。宽厚的手掌放到了临也背后,顺着脊椎来回摸了几下,临也一惊,喉咙里发出了呜咽似的细小的声音。阴阳师先生完全不说话了,眯起琥珀色的眼睛盯着自家的式神。说实话,真是可爱的样子,有时候他总会觉得临也像是黑猫,不管是小动作还是慵懒的样子,甚至是喜欢被自己抚摸这件事。

临也舒服的眯起眼睛,血红的眸子里说不出的惬意,男人温热的手掌隔着V字薄衫划过脊背,让临也满足的赞叹一声,身后的尾巴无意识的摇啊摇。

“说起来,”静雄的手指一寸寸捋过临也的尾巴,温柔的适度揉捏“镰鼬的尾巴居然很像猫啊。”回应他的自然是片刻后扎到腿上的小刀。

摇了摇头,静雄把猫,不对,是式神的头摁倒了自己大腿上,温柔地抚摸着他。他们两个人大概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好好的安静下来相处。被摸得满脸泛红的临也把脸埋进了手臂里,却忘了尾巴还露在外边摇着,泄露了他的心情。

于是,本来是要给静雄上药的岸谷新罗先生,现在有了时间去骚扰他家塞尔提。他才不想去打搅结界里的两个家伙,那种诡异的氛围他根本插不进去啊!话说那可不是恋爱的氛围,大概要说的话是爱宠和饲主啦。不良医生推了推眼镜,反正静雄的体质比妖精还强悍,那点伤口不上药也很快就能好。

所以,最后当某个黑发青年从久违的午觉里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完全茫然了。夕阳的余晖从窗子里洒进来,橘色充斥着整间屋子。他抬起眼睛的瞬间,正好角度微妙的看见静雄的下巴跟侧脸,金发被夕阳染得通透,泛着微红的光泽,相当的挪不开视线。

注1:日本使用的汉字,即“驿”,车站的意思

评论(1)
热度(7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