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四】

【四】弟控也是一种病

再于是,今天来找茬的一群混混都被扁的特别惨,除了受到垃圾桶、自贩机和马路围栏的问候还每人至少挨了一刀。

开玩笑,要是惹到号称“池袋暴君”的静雄君,一般情况下明天的太阳就看不到了吧?虽然不至于伤及性命,但是昏迷也好、骨折也罢,被打到睡上十几个小时都算是正常的。

当然更要注意别惹到他的式神,折原临也,现场踩你手机、划你刀子都算是善待了,要不你哪天走在路上被卡车撞了就什么都别想默念一百遍金刚经吧……

被门田四人组找来的赛门及时赶来接住静雄的拳头,成功阻拦街头流血事件的恶化,然后无头骑士的机车停在了他们旁边。机车后面是不知为什么被影子横着捆好的尸体,啊不,新罗。

所以说今天这一群混混算是“走运”到了极点,被叫来收拾场面的岸谷新罗先生看着一地的伤员扯开一个相当愉快加变态的笑,塞尔提松开他的瞬间就跳了下来,打开医药箱举起了一排亮闪闪的针筒。而事件中心的阴阳师和他的式神先生早就被俄罗斯黑人和后续来到的其他职员带回了分部。

帝人看着丹尼斯发来关于“犬猿之仲”的手机简讯头疼的把脸贴在课桌上,正在内心吐槽刚开学就这么糟糕,猛地被正臣拍了一把后背,“呐呐,帝人,看见那边的大胸妹子没有?”黑发少年尴尬的笑着回应好友,然后顺着他的手看见了一个黑色齐肩短发、戴着眼镜的文静女孩,园原杏里,心脏突然加速几拍,少年对于少女的第一印象。

下午回到分部的代理负责人几乎是黑着脸推开会议室的,一屋子人瞬间安静下来,看着他们的少年上司,以及他身后的波江。帝人把凌乱的校服外套和下边完全不在一个画风的睡裤都扯了扯,硬着头皮坐下,放学回到家换衣服换一半的少年,这次是被女巫生生拖上扫把的……而使得波江周遭气压骤降的原因,正是她的弟弟,矢雾诚二。帝人想起早上看见的高大少年,只是拉开门告知老师不会再来学校、要去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直接走掉了呢。黑发少年实在有点捉摸不透波江小姐的弟控情节,却无辜的遭受了连累。

会议讨论的是上午发生的混乱,对于分部的各位来说司空见惯或者叫习以为常,草草讨论了十分钟就解散了。帝人头疼的填写着报告,还好有丹尼斯、赛门和四木的帮助,事务也逐渐熟络。大部分职员都不会喜欢参与这种事情,几乎是眨眼之间蜂拥而出,留在原地没走的还是那几个熟人。

“说到弟控的话,”渡草放下可乐罐子,“我们这里也……”

旁边的帝人闻言默默看了一眼正抱着手机的波江小姐,然后一脸“我懂”的神情和渡草对视了一眼,低下头去继续工作。门田揉了下太阳穴,“才没有那么简单……”

“咣当——”被恼羞成怒的塞尔提扔过来的新罗躺到了三人面前,一边按着酸痛的手臂一边和同事增进感情,“啊啊,弟控的话,静雄才比较可怕吧……”“诶?!!”[诶?]还坐在会议室里的大部分人和塞尔提都露出吃惊的表情,[静雄还有个弟弟?]塞尔提打字打得飞快。

“对啊,你们不知道的吗?”新罗推高鼻梁上的眼镜,顺手指了指塞尔提面前桌子上的移动电视屏幕,“那个就是啊……”

“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所以抓住现在吧,抓住就在身边那个人……”侧脸俊美的男主角拥住女主角,“XXX珠宝,给她最美的誓言……”渡草看着露出笑容的女主角圣边琉璃淌出泪水,其他人则是在看清男主角的瞬间表情变得很诡异。门田无奈的笑了笑,就知道会是这样呢,毕竟反差太大了。目前红遍日本的偶像艺人,被称作“完美的男人”的羽岛幽平,是静雄的弟弟???!!!新罗站起身掸掸白大褂,“没错哦,嘛,说起来性格正好是哥哥缺失的另一半的样子啦。”

离得稍远的静雄投过来一个不满的眼神,“所以说,你们最好不要想什么事情,对幽不利的话……”明明只是平淡的陈述句,后半句隐含的意思却吓得这边几位都一个哆嗦,弟控果然很可怕……

“哈哈哈,弟控小静样子真是蠢爆了!!!”偏偏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飘在静雄旁边捧着肚子大笑。静雄眯起眼睛瞟了他一眼,“I-Z-A-Y-A……你个妹控有意见吗?!要是你家双胞胎是男孩子你也会是弟控的。”

一旁的众人风中凌乱,所以,除了静雄有弟弟之外,折原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为什么大家都在一个分部这么久却都不知道……波江看了一眼四周的石化人群,转回去继续看自己弟弟的照片,啊,亲爱的诚二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呢?


评论(1)
热度(71)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