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五】

【Chapter 5】

【许多人以为,两个人熟悉的像亲人就没爱情了。其实爱到平淡才是一生的开始。浓烈的爱往往是流动的,爱你也会爱别人。

所以重要的不是爱上你,而是只爱你一个。重要的不是爱有多深,而是能爱到底。

找人恋爱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

 

临也在很久以后才意识到,他的损友新罗原来那么早就已经看透了所谓的“感情”,所谓的“爱”。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临也很想和新罗调换一下设定,由他来打开新罗的脑子看看,里边是不是坏掉了。

也是在很久以后,临也才惊觉,新罗站在天台上反复练习了很多遍、却到最后也没念给赛尔提听的句子,是那样一种明媚又忧伤的感情。和新罗本人的变态性完全不搭调的,却从他嘴里像最精妙的台词一样爽朗的念出来。

这种感情,现在的临也还不能体会,但是未来的静雄却一直是抱着如此的心态,那么温柔的包容着他。

让人瞠目结舌的,属于人们眼中的怪物的,含蓄内敛又只面向他的,独一无二的温柔。

两三年的时间对于普通的少年来说,就是校园里盛开的樱花几次开了又谢,班里女孩子的打扮在棉外套和短裙之间换了又换,动画番剧从第一季做到了第三季,理事长的秃顶越发光亮,食堂大婶的饭菜愈发难以下咽。

对于临也来说,却像是翻天覆地一样,连他自己都难以描述清楚。

被老师们视作乖乖牌好学生,私底下倒是不良气息深入到骨子里的家伙,夸张又令人捉摸不透。被他的表象所迷惑的人崇拜他、为他着迷,被他戏耍过愚弄过的和了解他的本质的人则表示折原临也令人想吐。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临也玩弄着小刀坐在天台吹着风,一边想着下午的课还是翘掉比较好。池袋西口附近最近有几个组织的摩擦,临也分别卖给了他们不同的情报,甚至有一则情报直接提到了现在和他毫无关联的静雄。

其实心情矛盾又复杂,以临也的聪慧并不难判断出自己的现况,难的是他并不想为了任何人或者事情改变自己。反正未来也不会来有所改变,少年闭上了眼睛,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

只知道未来断断续续的发展走向,其实反而比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更煎熬,焦躁不安。不满于迟缓的“现在”,也忌惮于迅速的“未来”。

病症倒是十分的稳定,这几年总共才时空旅行了十几次。对于响子来说简直能喜极而泣,医生也对临也的状况十分欣慰,唯独那位最该高兴的患者面无表情。

他既害怕时间错位症带来的自己的变化,害怕静雄终于有一天厌恶了这样麻烦的自己,又忍不住想要一次一次见到静雄,想要从他身上汲取自己身边缺乏的陪伴与温暖。

即使得到过承诺,静雄说过一直会在黑暗的尽头等待自己……临也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刀子从铁丝网的方孔中间直直的丢了下去。那么,就按照事情的发展来玩吧,他把自己缩成一团,脸埋到膝盖中间。

高中升学,申报院校,来神高中。

被卷到斗争中的时候,临也忍不住低声咕哝了句“сука блять!”,然后抽出小刀割裂旁边一个倒霉鬼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跳到了旁边的台阶上。暗暗感慨了一下这几年按照小静的想法自己锻炼了还是管用的,回头看了一眼后边追上来的混混,临也飞出一把刀切断了楼上某家住户的晾衣绳,闪身跑进了巷子里。

挑着偏僻的小街暗巷快速脱离,临也停在一个自贩机旁边,捂着胸口喘了喘气。躁动的心脏快速收缩着,有运动后的轻微缺氧,也有种由于紧张刺激产生的微妙的兴奋愉快。

也许他是真的就适合这样的生活,未来的情报屋。

顺了顺气,临也掏出口袋里的硬币投进自贩机,给自己选了罐咖啡。刚刚攥住罐子抽出手的一瞬,自贩机被迅猛的抬了起来,在临也面前留下一片虚影和近得吓人的风。

“你们这群烦人的——小毛贼!!!!!!!!!!!”声线异常熟悉又异常陌生。

伴随着机械落地的巨响,临也呆滞的侧过头,看见了染着一头金发的少年,异常严肃的站在旁边微喘着。夕阳把少年的头发照得通透,金色里掺着漂亮的橙红,皱巴巴的白衬衫上有些不大显眼的破损和污迹,轮廓分明的侧脸在这样的光线下相当柔和,也比未来的那个男人更稚气。

临也觉得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从他的大脑里流了出去,只有身边少年的呼吸声,还有像是咒语一样无时无刻不在临也心底盘桓的,属于未来的静雄念给他的所有句子,以及属于十五岁的折原临也的心脏跳动的聒噪。

偏过头来看着临也的少年也同时愣住了,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对视着,中间那一米多点的距离如同一光年那么遥远——谁也没法先开口跨过去。

该说什么呢,临也想自己的脑子大概真的罢工了,一片空白,连他一贯自豪的交际技能也全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好像这样的情况下说什么都会有些刻意或做作。

【找人恋爱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

而现在,那个所谓的一辈子,终于在某一个时刻拨到了正确的时间上。

从十五岁到死亡,这个时间区间的端点从这一刻开始计算,折原临也第一次遇见了同一时间线上的平和岛静雄。

临也抓着咖啡的手一松,铁罐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咣当”。在高大的金发少年惊愕的片刻,临也已经伸手圈住了他。

他穿过街巷,路过人群,跃过从不停歇的时间长河,也许只是为了这么一个拥抱。自己从童年起就深爱着的、可能随时会出现或离开他身边的家伙。跨越了无数时间和空间的困扰,和他在温柔的夕阳中拥抱……

 

【注,сука блять(俄语)程度相当于汉语的CTMD 不具体骂谁,属于感叹型脏话】

评论(5)
热度(115)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