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四】

【Chapter 4】

这一年的秋冬来的特别早,临也拉了拉围巾,看了一眼旁边满脸期待的等着赛尔提接他放学的新罗,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白色的哈气在眼前晕开一片,一瞬间模糊了视线。

他其实在“现在”认识新罗之前,就早早的知道了这个变态损友的存在。

关于“未来”会如何发展,临也不能算一清二楚,却也很早就了解了时间的脉络。早几年他就已经缠着静雄看遍了相册,也是那个时候,临也一点一点的意识到,也许“未来”会真的很曲折。

已经逐渐不再对自己的时间错位症抱有任何情绪,甚至开始逐渐为这个病而欣喜起来,沿着知识和令人欣慰的消息回到自己的过去,带着了然的未来的结果去度过每一天。

偶然一次,还见到了躺在婴儿床里的静雄,临也稍微有些讶异,那个阶段,临也自己恐怕也还是不会走路的婴儿,原来他在比自己发现之前更早就进行过了时空穿越。

某种意义上,临也看了新罗一眼,他们确实很相似。不管是现在的初中时代,还是那些通过照片和静雄的零碎描述所窥见的未来,比如对喜爱的东西的执念,比如不择手段,比如爱的人——都是怪物。
告别了新罗,临也快速的往家的方向跑回去,攥紧的手掌已经开始一点点透明起来。又来了,时空旅行的时间,他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又可以见到小静了呢……

好吧,这次略微有些不巧。当光裸的临也落到时空的那一边,三十岁的静雄正在泡澡。

黑暗过后迎面而来的水雾和热气熏得临也睁不开眼,毕竟他努力的在冷风里跑了很久,才在时空旅行之前赶进家门。

于是他根本没注意到旁边的水迹,一脚踩上去,湿滑和随后而来的失重感一瞬间让临也不知所措,来不及反应。

实际上静雄似乎一直有意无意的培养着他的能力,临也确实也发现了,自己在敏捷和闪避上有着特殊的优势,而且也似乎被着重训练了。虽然确实如此,临也还是无法避免的摔倒了,少年纤瘦的身体还需要更多的锻炼。他也还不能完全理解,静雄为什么要培养这些,会和他还没经历过的“未来”有关吗?

至今为止,他还没见过15岁到27岁的静雄,临也不明白哪里不对,可又确实很难解释。临也所见过的每个年龄段的静雄,也许确实不是全部,但是翻看未来的自己的记录,应该是见过那些时间的静雄的。

而这个习惯,也和静雄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将他所前往过的时间一一记录,将发生的事、看到的情报、获取的信息、感兴趣的书籍、喜欢的文字与绘画等等等等,全部用不同形式记录下来,现阶段主要还是用笔记,大概到二十岁开始的时候网络会变得非常发达的时代,据说会改成用手机,将那些信息存储起来。

各种乱糟糟的信息在少年的脑袋瓜里快速的转过去,然后在他怀疑撞到瓷砖上会不会脑震荡的时候,一条湿漉漉的手臂揽住了他。

大半个身子浸泡到了热水中,临也才后知后觉的挣扎起来,乱溅的水花连头发都打湿了。

最终被静雄一撒手放开的少年,一下没稳住就跌坐在了静雄身上。光滑的臀肉压在男人的重点部位上,吓得临也立刻站了起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跳出了浴缸。

13岁的临也显然处在青少年重要的发展时期,变声、拔高、开始有些明显的肌肉,对于人体有兴趣,还有,第二性征的发展。

慢慢了解到越来越多的关于成人的知识,早慧的少年隐约意识到自己和静雄未来会做些什么,咳,总之是少年想到就会又羞又怕的。而且,不明显却无法忽视的,“自我意识”的觉醒和“性意识”的觉醒,大概是每个男孩子青春期和叛逆期的必经之路。

前几天才第一次经历过“梦遗”的少年,对于自己的身体变化感到茫然无措,以及惊讶的发现自己对静雄产生了不太适宜的越过尺度的幻想。甚至就在刚才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少年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热流蹿进血管,他一下子有什么不得了的反应。

曾经是过来人的静雄略带遗憾和无奈的叹了口气,由于他的小男孩诚实的身体反应微微翘起了嘴角,还有感慨临也这么可爱的样子估计很快就要结束了。

正在尴尬的躲避静雄的临也,还不知道他所困惑的未来,会是他一生最难忘的时期,最愉快的,最肆意张狂的,最哀伤,最糟糕的,一切一切,都混合在那十几年里,纠缠着平和岛静雄与折原临也至死方休的孽缘。

逃跑的黑发少年当然没那么了解这些,回到他自己的时间后连续一周没有时空旅行,说是好事倒不如说是坏事。午休时兴致缺缺的拒绝了新罗一起吃饭的邀请,临也独自趴在天台的栏杆上吹着风。

冬天的干冷全都打在脸上,少年不禁想起了这次回来的时候自己的本子上多出来的那句话,来自35岁的折原临也的留言,不,或者说是随手记录更合适?

但是现在少年就是那样一种心情,心脏咚咚的跳动着,快要裂开一样的,躁动不安。

我觉得我已经有86400秒没有见到你了,你却觉得那只不过是1天而已。

小静,想要见你……

评论(4)
热度(11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