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这个阴阳师有点蠢【二】

【二】童工(划)预备役负责人

[三天前]

黑色短发的少年走出地铁站,眼睛里被池袋繁华的街头景象充斥,于是嘴角扬起愉悦的弧度。早就等在车站外的金发少年纪田正臣眼尖的一下发现目标,冲上去拉住了他——被自己这个好友一再鼓动来到池袋读书的少年,竜之峰帝人。

边走边聊,长久未见却没有在他们之间划下太明显的界限,帝人大概因为初来乍到有些拘谨,一直是正臣不停动着嘴说话。实际上,黑发少年心里想的完全是另一幅事情,他原本也不是因为什么读书的理由来池袋,而是因为一纸调令。

最初只是因为向往非日常生活,在偶然得知了日本的里世界一些现状之后,少年兴奋地和几名朋友做了大胆的决定——创设一个可以让表里世界共同和平接触的站点,于是DOLLARS诞生了。

不论是人类或者任何生物,“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加入”,这样的宣言实在让一群天真的孩子没有预料到结果。愈发壮大的网站让他们害怕起来,但即使关闭了邀请码系统,人数还是每天不停在增长……终于到最后脱离了控制,被强制到驱魔公会做了备案注册,被归类于有发展潜力的和平组织,说白了就是被藐视的、涉及了不该涉及领域的小群体。恐惧责任的几个少年全部撒手退出,只剩帝人自己维持着网站,以在职者的身份艰难的维持运营。他已经不想去回顾那时候是怎么撑过来的,身边的少年还是愉快的和他插科打诨,他也流露出微笑倾听,不知道上面是何想法呢,突然对他委以重任,让他来池袋分部报道,并且暂代负责人职位。

“轰——”远处街角的动乱让帝人吓了一跳,却被正臣按住了肩膀。

“I-Z-A-Y-A!”男人低沉的声音却像是野兽一般,从远处传了过来。帝人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后者却耸耸肩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喂喂,我说天上飞的那个可是自贩机吧……黑发少年内心大喊着,正臣却拉着他向那边走去,逐渐靠近混乱的中心,然后被路边的镰鼬搭讪了,“中午好~小臣臣~”正臣的脸立即垮了下来,挥开青年想要搭上来的手,严肃的告诉帝人以后看见这个家伙直接无视或者给他一拳就好。临也笑得像偷了腥的猫,“阿拉,不喜欢这个称呼么,那正臣酱?”帝人头一次看见正臣的脸色能如此糟糕,临也却错开身揽住了帝人的肩膀,“这个小朋友没有见过呢,是正臣酱的朋友吗?”

帝人有点愣神的看着神经质的青年,半天回不过神,这不是错觉吧,青年身上浓重的妖气……

“临也哟~”一个垃圾桶飞过来,把这种闷热天气还穿着毛领外套的家伙掀倒在地,“还没玩完怎么可以跑呢?”金发的青年叼着烟,黑白酒保服包裹住精瘦却有着怪力的修长身体,嘴角歪斜的笑痞气十足。

正臣完全看戏的表情,拉着帝人站到一边,“啊,这个也是绝对不可以惹到的一个人,平和岛静雄。”“诶?”帝人发出小小的惊叹,让他的好友误以为他是听过“池袋干架机器”的传说所以惊叹,实际上帝人是因为眼前人的另一重身份惊叹,池袋的S级在职者,有“池袋暴君”绰号的阴阳师平和岛静雄。

街头的路人远远看见这两人就绕道而行,于是飞舞的自贩机跟杂耍般的小刀日常再度上演。帝人咽了下口水,刚才静雄喊的是临也吧……所以传说中的暴力阴阳师和他的式神在池袋街头如此张扬的大打出手?!按了按突突跳着的神经,帝人默默哀叹起了自己以后的工作,顺便心里诅咒了那些上级,根本就是把搞不定的烂摊子丢给他吧。

一群混混慢慢围了上来,临也趁机脱身,留给众人一个狡黠的笑。静雄烦躁的抹了一把额头的鲜血,双手按得关节嘎嘣响,开始惨绝人寰的混战,当然惨的是那群围上来的混混。

正臣拉着帝人示意他一起离开,帝人点点头跟上,嘴角却微笑起来,看来还真是会有趣呢,非日常的生活。

[会议前5分钟]

迈进会议室的时候,按照要求穿了白衬衫打了领带的少年不自在的低下了头。片刻前还吵吵闹闹的会议室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是女生响亮的嗓门,“啊,你是跟纪田一起的那个!”

诶?帝人抬起头,看见了之前纪田正臣在路边给他介绍过的面包车四人组。看见相对熟悉的面孔,少年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进屋的汤姆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热情的充当起了解说员,给帝人简要介绍了坐在屋子里的职员们。

少年攥了攥拳头,紧张地对着大家鞠了一躬,“那,那个,我是竜之峰帝人,今天起暂时担任池袋分部的负责人,”腰杆弯到了90°,“今后还请多多指教!”零零散散的掌声响了起来,少年的手心都开始潮湿起来,最后还是被汤姆桑拉起来按到座位上的。

说是开会,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少年能够处理的工作,这个时间也只是让分部的成员和这位预备役负责人见见面罢了。

[会议后5分钟]

当然,门外姗姗来迟的四位看来纯粹只是准备见个面。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妖精推开门的时候,

满屋子的职员早都已经自娱自乐起来,帝人挺直了腰坐在中间,紧张得不行。

“噗!”飘在门口的镰鼬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被自家阴阳师暗地里抓住尾巴揪了揪,皱着眉掏出了刀。于是除了帝人之外的全员淡定的继续各忙各的,门田抽出了那么一秒画了个结界把那对不省心的家伙扔了进去。

塞尔提一边用PAD打着字和拘谨的少年聊了几句,一边头疼,阿不,她没有头……总之就是烦恼的想着怎么把“背后灵”新罗摘下来。

阳光从窗子里漏进来,少年看着一屋子的职员,突然笑了笑,这样似乎也不错呢。

“呐呐,”狩沢顶着一脸奇异的小花,“田田亲~”,被点名的门田瞬间僵硬了一下,“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啊!”

放下手里的执事本子,狩沢连眼睛都在发光,“小静静和小临临进去了这么久还不出来,是在做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喂!你的话里面混了奇怪的东西好吧?!门田头疼的捂住了额头,还有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结界师而已啊……

评论
热度(73)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