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三】

【Chapter 3】

“当你快速穿过黑暗,光亮渐渐放大,我会在那里等着你、迎接你。”

                                                              ——改自几米地下铁音乐剧

所以好几年以后,在别扭的高中生静雄问高中生临也,初恋是谁的时候,黑发少年恶劣的笑了笑,“是个三十八岁的帅大叔~”

完全不意外的,下一秒教学楼拐角那个自贩机就砸了过来。

事实上,直到二十一岁之前,临也都无法把“现在”的静雄,和无数次时间旅行里遇见的“未来”的他联系在一起。

从8岁开始,临也真正熟悉的、本能的心生依靠的,或者说是他爱的,都是属于“未来”的平和岛静雄。

说出来还有点伤人心。没进来神之前,他甚至没有和“现在”的静雄见过一面。

不是找不到,也没有任何阻碍见面的因素,何况中间还有新罗这么一个连接因素。单纯的是因为,临也不敢。

他见过静雄很多的样子,二十代后半的潇洒不羁,三十代前半的俊朗霸气,三十代后半逐渐形成的沉稳内敛,四十代的帅气温柔,五十代的、六十代……

虽然时间都是不长的片刻,但总有一种莫名的宠溺的情愫,让临也无法理解,也无法摆脱。

他已经习惯了隔上那么一两周时空旅行一次,然后时空的另一端会有个人等着他,有时候是不同口味的饮品,有时候是精致的点心,他偏好的金枪鱼寿司,他喜欢的火锅……

他喜欢枕在静雄的大腿上,听那个人用一种好听到浪费的声音,或是念一些诗集绘本,或是哼唱着未来老得不能再老的歌。然后在阳光正好的时候,闭上眼睛,放松的进入难得放松的深度睡眠。

    “ああ 津軽海峡 冬景色

  ごらんあれが竜飞岬(たっぴみさき) 北のはずれと

  见知らぬ人が 指をさす

  息でくもる窓のガラス ふいてみたけど

  はるかにかすみ 见えるだけ

  さよならあなた 私は帰ります

  风の音が胸をゆする

  泣けとばかりに

  ああ 津軽海峡 冬景色

  さよならあなた 私は帰ります

  风の音が胸をゆする

  泣けとばかりに

ああ 津軽海峡 冬景色”

又一次时间旅行在临也的午睡中结束,在困倦中模模糊糊的,他听着津轻海峡的调子,一瞬间的晕眩。等到清醒过来,头底下枕的温度没有了,他攥着的骨骼分明的男人的手也消失于虚空。临也躺在自己的床上叹了口气,有些懂了绘本里的句子描述的感觉。

在一片茫然里,我们的世界何其温柔的落下来,消失不见。

和时间错位症相关连的,小学时代甚至初中前半段的临也有着交往障碍。谈不上厌恶人群,但是无法融入其中,包括那些同龄的孩子——排斥异类大概是人生而有之的本能,多次遭遇到校园冷暴力的临也有些无奈的想着,他无法明目张胆的反抗甚至还手,随即又悄悄挂上了恶劣的笑容。

当天放学时间,书包莫名燃烧起来的学生被吓得好几天没有再来上课。老师眼中被欺负的好孩子折原一点也没被人怀疑到,而且也不会有人相信才上小学的临也能精准的使用稀料,以及干净利索的抹除他动过手脚的痕迹。

比起形形色色的人,他其实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厌恶这样做不到大多数事情的自己,厌恶会算计会报复的自己。梦想还没有足够的条件去实现,爱好也没有均衡的回馈去支撑,能力还不能养活自己——野心是否总有这么一段尴尬的境遇呢?

他会忍不住去猜测去窥探,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即使现在的他还没进入初中,只能被算作小孩子。

“现在”这个自己,甚至“未来”的自己,是不是配得上那个金发的男人。第一次见面时的“结婚”,临也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或者说是即使他妄图改变不同时间发生的事也最终不会改变的。二十九岁的平和岛静雄和三十岁的折原临也会在那年秋天结婚,那时候的日本已经认同了同性婚姻,十月二日会变成后来的结婚纪念日,男人的左手无名指会戴着一枚白金的戒指——内圈里刻着五个字母,I-Z-A-Y-A.

当他有一次忍不住摸了摸55岁的静雄的脸,男人愣住了,小心的屏住呼吸,让临也还很稚嫩的手指一路摸索。

上天其实不公平,55岁的静雄,看起来和他同学的四十出头的帅爸爸们没有多大不同,而且临也可以保证那些人加起来也打不过55岁的静雄。

可是时间是公平的,即使外表没有被过多雕刻上的岁月的痕迹,皱纹也还是在那里,安静的躺在静雄的眼角。

有一种情绪像要把正迈入青春期的临也撕裂成两半,身体从内而外的恶意又不受控制的做坏人的阴暗,精神上因为静雄而克制压抑又极端想要做个好人的意念。

折原临也非常非常聪明,但是对于临也来说,他还无法分辨出哪里不对。从年纪上来说,他是早慧的,但是从阅历到情感,终究还是小孩子。

在这一条上,静雄算是教育失败的典型,只溺爱,不教育。事实上这对静雄来说也没什么不对,对二十七岁之后的静雄来说,能和临也在一起就已经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好结果了。比起临也那些年给他找的麻烦,他越发心疼这个人受过的罪,即使在同一时间线上的临也面前还没那么明显,但是面对幼年的临也,愧疚和宠溺就会如汹涌的浪潮一样席卷上来,把两个人一起吞没。

当然,临也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也是无法改变的。在过去是未来,却在未来是过去,如同无法拆解的莫比乌斯环,如同宇宙里横亘了无数时空的既定规则。

所以,这一次,41岁的静雄把12岁的临也抱了起来,去厨房给他的小男孩倒一杯牛奶。

你只要顺其自然的长大就好了,不管多么糟糕多么曲折,最终我们还是会在一起,携手过完这一生。

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

 

附:本章使用歌词翻译(来自度娘)

啊,津轻海峡.冬景色

请看啊,那就是龙飞岬,在北方的尽头

不认识的人用手指指点点,将被呼出的热气弄濛的玻璃窗

擦了又擦,也只能看见遥远模糊的浓雾而已

再见了,亲爱的,我就要回去了

风声撼动我心,不禁掉下眼泪哭泣

啊,津轻海峡.冬景色

再见了,亲爱的我就要回去了

风声撼动我心,不禁掉下眼泪哭泣

啊,津轻海峡.冬景色

评论(2)
热度(13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