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二】

【Chapter 2】

值得欣慰的是,在后续的诊断和治疗中,临也被认定为轻度病患。

至少对于响子来说,她真的松了一口气,她儿子的发病几率并不算高,而且经过一些相应训练的话,会有一定的可控制度。至于具体是怎么控制的,这位母亲对此无能为力甚至不能理解的,值得她高兴的是临也还可以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像普通的孩子那样被她养大——不是被带走或者被进行些残酷的研究。

实际上,没有一个国家或组织不想研究时间错位症,“时间”对于任何人都是具有魔力一般的存在。对“历史”和“未来”的好奇心,以及可能改变社会进程的妄想,全都是时间错位症越过了医学范畴的值得被关注被研究的原因。

但重症患者的发病几乎是完全不可控的,即使动用军队也抓不住一个人——你根本不知道他何时何地会穿越到哪去;轻症患者的穿越时间一般都对很短,在一定自控训练后可以掌握有关发病的技巧,研究的价值很低。最关键的是,根据自愿接受了研究的患者们的描述,无论他们做了什么,时间和事件的发生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就好像一切都是屹然不动的既定事实。

钢琴课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对于当天在场的母子与年轻女教师来说,其实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幸运的是,临也遇到了一位和他有着相同病情的“老师”,在关于病症的教育之余,弹琴的业余爱好一并教了临也不少,好歹让孩子学会了自己弹琴。

“控制是可以学习的,作为一种罕见但是可遗传的特殊能力,时间旅行者的后代会比时间旅行者的祖先们更好地掌握时间旅行这一技能。”教授临也“控制”的俄罗斯女“老师”,临也最初更愿意用弹琴和她进行交流,比起她糟糕的日语,临也迅速的掌握了一口流利的俄语。

响子在心里说服自己,也许临也的情况没那么糟。

又一次病发的时候,临也正趴在自己的房间的窗户上看雪,细细碎碎的白点铺满了视线,随后变得一片漆黑。

再度睁眼的时候,光裸的临也站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里。并不是原始的森林之类的地方,一丛一簇的植物看起来是人工种植的,被照顾得茂盛又有调理。尤其地面,不是土壤或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很奇特的材质,他光着脚踩在上面也很舒服。

温度不高不低,暖呼呼的,孩子仰头看见半透明的蛋壳状穹顶,稍微愣了一下。身后有人给他披上了一件衣服,吓得临也往后一缩。

“小静?”临也试探着开口,有些迟疑。

“嗯。”男人手里提着浇花的水壶,黑色长裤,单薄的白衬衫大大咧咧的敞着领口。原本似乎是穿在静雄身上的外套,现在包裹着孩子的身体。

男人一手抱起临也扛在肩上,一边拎着水壶往花丛深处走去。还没等临也开口,静雄就先告诉了他,“这里的‘临也’三十九岁,我现在三十八岁。”

8岁的临也稍微沉默着思考了一下,怪不得他觉得这次的小静看起来不太一样,是多了些皱纹么,应该比上一次过去了好几年吧?不知道这里的“自己”现在又在哪里?

花丛后边是一张小小的圆桌,桌子旁边摆着四张矮凳,静雄把他放在其中一张凳子上。水壶暂时扔在桌子底下,金发男人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给孩子倒了一杯玻璃茶壶里的花果茶。

阳光从植物的缝隙里漏过来,斑驳的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惬意。临也喝了一口酸甜的茶水,还有几分肉乎乎的脸颊上挂起了笑容。

对面看着他的男人也笑了起来,俊朗的轮廓在阳光下仿佛在闪闪发亮,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就像糖果,无比诱人。还不懂得什么叫心动和喜欢的孩子下意识的红了脸,感觉心脏有一瞬间跳得好快。

这次他停留了四十多分钟,三十八岁的男人给临也简单讲了这里是他们在未来的家的楼顶,因为临也比较多的穿越会落在这里,所以特别建造了这个温室。

还不能理解如此高程度科技发展的临也吃了一惊,在男人真的抱着他走到温室边缘之后才确信,这里竟然也是下着雪的隆冬时节。

临也在静雄的帮助下参观完了整个区域,如果认真的计算的话,其实这个温室并不算大,只是那些植物很好的起了遮挡作用。

最后,男人带着他坐到了一张秋千吊椅上。漂亮的原木色吊椅带着点田园气息,很符合孩子的喜好。

静雄的长腿微微蹬地,于是椅子以一种轻缓的节奏前后晃起来,阳光落在两人四周,像是童话一样。紧绷的身体和神经慢慢放松,临也把头枕在静雄的大腿上,然后在晃动中模糊的困倦起来。

男人用宽厚的手掌拍着他的后背,哄着他阖上了眼睛,嘴唇在孩子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当你快速穿过黑暗,光亮渐渐放大,我会在那里等着你、迎接你。”

像是得到了承诺,孩子终于安心的进入睡眠。

评论(4)
热度(14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