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时间旅行者先生【一】

新文,今天刚开头。剩下的旧文不准备搬了,大长篇会累吐( ´_ゝ`)

【前说】

算是一个新系列脑洞吧,应该不会太长,HE

灵感来自《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所以不要期待这篇黏糊糊甜蜜蜜的,但也不会写得虐。

时间线临视角,会尽量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写 

【Chapter 1】

时间错位症。

当临也第一次知道这种病症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身高不到金发男人腰部的小学生。

这种病难以用医学简单解释,全球患上这种症状的人屈指可数,且无药可治。

科学检测不出的慢性损伤——至少那个花白胡子的老医生是这么告诉小朋友的。不知道该算是精神疾病或是一种基因异常,总之在这里,它意味着时间旅行。

大约一个小时三十分钟前,钢琴课上按着琴键消失的孩子真的吓坏了他的母亲跟老师。

虽然他五分钟后就回来了,但糟糕的是衣物、鞋子和随身物品是不能和身体一起移动的,光溜溜的坐在椅子上的孩子自己也惊呆了,圆滚滚的泪珠从漂亮的红眼睛里滚落下来,沿着脸颊上的泪痕往下流。

同一时间里,因为骨折躺在医院养伤的平和岛小朋友还不知道,纠缠一辈子的孽缘就从这里开始了。

糟糕的一年级,对于静雄和临也来说都是。

当天晚上,折原响子强忍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哄着了自己的儿子,扑到自己的丈夫怀里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按照已发现的患者的描述,这种病症的弊端大致包括,只能独自穿越时空、只能在一定范围里穿越、裸露着穿越,很可能使你不得不窃取衣物和钱财……

你几乎无法控制你的时间旅行——地点也好,时间也好——额,我是说,这会很危险。并且当你不由自主消失的时候,你也许会经常摔坏手中拿着的东西,所以要备好备用的玻璃容器、盘子和其他易碎的日常用品……

咳,也许这都不是重点,你可能赶不及参加很多重要的事情,可能错过很多的事情。据说,”老医生停顿了一下,“你将会前往的,都是那个时间的‘你’不在的时候……”

身为一个母亲,当她听到医生出于客观严肃的告知时,几乎当场崩溃。可是只有八岁的临也,她现在只能用脆弱形容的孩子,挺直了腰板,眼眶里已经含着泪水却倔强的不肯哭,用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神情,坚强的、坚定的姿态回答“我知道了。”

整夜未眠的折原夫妇俩思考到了凌晨,他们终究是会在临也之前离开的,患上这样的疾病的临也在未来也许是家庭严重的负担,但也是他们无法割舍的深爱的孩子,至少,到最后都要有人能帮助他甚至是照顾他。

在朝阳的光射进窗子的时候,响子下定了决心,紧紧地握住了丈夫的手。

次年,双胞胎折原九琉璃和折原舞流出生。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那天晚上,第一次进行了时空旅行的临也在混乱的梦境里回忆起了他所见到的一切,虽然只有短短的不足五分钟,却让他有了面对一生的勇气。

穿着白西服的英俊的金发男人,“快一点,临也。我们还有十三分钟赶去教堂……结婚……”

由于初次时间旅行吓得瑟瑟发抖的孩子在沙发上随手抓起面前的一件衣服,显然属于成年男人的,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看到他的金发男人显然愣了一会儿,然后叹着气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刻意放软了语气,“临也君?”

“你……”临也抽着鼻子,敏锐的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混合着牛奶的味道,倾身过来和他说话的男人似乎没有恶意,但是孩子还不明白那个“结婚”是什么意思,妈妈说这种事情是和女孩子做的啊?他想了想自己班上那个所有男孩子都喜欢的小姑娘,好像真的没有眼前的男人好看,“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里又是哪?!”

男人深呼吸了一下,“好吧,你这是第几次发病?”

小小的临也显然还不能理解,于是男人换了一种说话,“这样的行为,嗯,或许我们可以先叫它时空旅行,你是第几次?”

孩子低下头,把自己缩得更紧,怯生生的答道“第、第一次……”

于是他听见了一声叹息,年幼的孩子还不懂那么复杂的感情,怜惜的、心疼的、有那么些手足无措和酸涩。

他被男人抱了起来,“好吧,听着临也。不用那么害怕,这个病,不,我是说时间旅行,并没有那么糟。你可以和长大了之后的、你在“现在”认识的小孩子见面交谈,你也可以见到你家人、朋友未来和过去的样子,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哦。”

临也完全听傻了,眼前的人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在安慰他,这让孩子忘记了反抗挣扎。

“虽然另一点不幸的是,你可能会不止一次经历同一件事,比如你的假期作业。”

“噗!”与高大的男人相比小小的临也破涕为笑。

“会有好事发生吗?”

“会的。”男人温柔的用衣服把他包得更严,“我保证。”

手指变得透明起来,男人摸了摸临也的头,“没事的,是你该回去了。”,临也下意识的抓住白西服的领子,“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

“Heiwajima Shizuo,”一只手伸过来盖住了临也的眼睛,“可以叫我,小静。”

评论(7)
热度(18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