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豪门大少的百万隐婚甜心 (一)

※老咸鱼先一步上吊,投票2融合产物,努力争取周更

※排雷指南:半大纲流无脑放飞,古早味狗血沙雕ABO,近未来微星际架空,私设如山搞事情,去幼儿园的车门焊死了and没有刹车

※关键词:豪门、带球搞事、欢喜冤家、双A生子

 

(一)你这样的在《社会与法》里活不过30min

【本台消息,本台记者报道,本台炸了。】

这句二百多年前的梗从星卫二台主持人的名嘴里吐出来,已经刷上了星际网热搜行列。而随着星卫二台所在的小行星爆炸的新闻扩散开,那颗知名小行星被改造成商业中心运作不过一年就出事的情况,引发了半个联盟的热议。

地球人民奋斗了二百年,好不容易半只脚跨出地球,迈进宇宙,可利用的行星刚开始搞广域开发,就有一个被炸了。

更糟心的是,据吃瓜群众们挖掘,是一波L大毕业生出来环太阳系旅行,结果两个Alpha大打出手,打坏了飞船控制系统,武器拘束解除后错误攻击了星卫二台的基地。所幸基地还在检测期,并没有人在,星卫二台的第一批工作人员也还没进驻行星地表,都是在飞船港的临时办公区,也侥幸躲开了爆炸波及,在行星碎裂前全都上了飞船。

不过此事一出,又引发了社会的诸多广泛讨论,诸如“高学历毕业生的素质教育如何保障”“直A癌不顾同船人员安全大打出手,是否有必要接受信息素修正”“Alpha的本能是否会轻易胜过理智”“L大高材生导致小行星爆炸碎裂,后果如何承担”等等,从时事到财经、娱乐、法治等多个频道,都循环播放了好几天。星际网上更是被各种言论和掐架刷爆,一度搞出了三个星区网络超负荷导致瘫痪的状况。

在一片沸沸扬扬之中,L大这次旅行的带队老师忍着抽搐把打架的学生从星际巡查队接出来,分别交给了两个学生的监护人。他是第一年做辅导教师,对这两个全校知名的死对头了解不多,还以为顶着个“犬猿之仲”的外号只是学生们闹着玩,哪能想到两个小祖宗真的敢怼天怼地怼飞行器,直接炸了一颗小行星。不过两个年轻人都是优秀毕业生名单上的,要不也参加不了这次旅行,将来毕业之后的出路也都定了,后台一个比一个硬,星际巡逻队连处罚单都没开,就被拦住了。这是两个稀少的尚未成年alpha,而且“上头有人”,被炸的小行星后来又爆出了星卫二台基地建设违规,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基本上把路都铺好了。

炸行星的热门事件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最后只是让两个学生被带回各自原籍所在的星区接受罚款和安全教育,L大毕业典礼也没让他们出席。后来热度下去,也就没有人关注了,更没人知道那两个年轻的alpha去了哪里。

 

被老头子派卫兵押回家的平和岛静雄,头条主角之一,回家路途中一直绷着脸独自关在舱室里生闷气。作为一个早就被军方看好的强悍alpha,如果不是他意外考上 L大,可能早好几年就被送去搞封闭训练了。

结果现在他竟然表现得还不如少年时期,和一个没经过系统训练还矮他半个头的一普通alpha打成平手,先不说他怎么会幼稚到要和那个家伙在飞船上动手,单说动手竟然连分寸都把握不好,不仅赢不了还引发了严重后果,光这一点说出去就能让半个军区笑死。

懊恼的家伙一拳打凹了金属墙,像是并不觉得痛,仍然在脑子里回顾和那位糟心的同学折原临也过去的纠葛。

当事人就是后悔。后悔为了出来上学答应了老头子根本不平等的条约,不能表露身份,也不许使用超出一定范畴的力量,只能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人。也后悔,就应该不要顾及什么条条框框,干脆揍死折原临也就好了,那种像跳蚤一样烦人的家伙,没他搅和根本不会出什么状况!

他一个头槌把之前打出来的凹直接槌成了坑,但是脑门上连皮都没红,只是烦躁地贴着冰冷的金属来回蹭脑袋。太可恶了!一想到这次被害的不能参加毕业典礼,回去还要被死老头嘲笑,甚至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会被人天天拿折原临也的照片来做刺激物,就好气啊!

不过提前做了一路心理建设的静雄还不知道,他的“死对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还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黑发alpha被保镖送到父亲的面前时,一身拧巴劲儿看着就很熊孩子,让他那位精英毒舌总裁爹脑门青筋直突突。

折原家虽然跟权贵什么的沾不上边,但家里有钱,富裕了七八代也是个正经的豪门,家底雄厚且重视教育,如果不是这一次儿子跟人打架出了大篓子,折原四郎先生恐怕还不会意识到自家这个不省心的小混蛋已经长歪了。

叛逆期过长的alpha少年自带迷之狗都嫌的气质,和他家每天都压力巨大却仍然一脸斯文败类相的总裁爹简直不像是亲生的,见面一言不合就开始互相贬低。

修养良好的折原四郎几乎被自家崽子气到冒烟,忍不住折断了一支原子笔,拍着桌子喊:“就你这样,你这样的在《社会与法》里都活不过30min!”


(二)从来套路得人心

【小床40,大床80,押金对半,按月租。】

一脑袋复古烫发卷的房东太太叼着烟,涂得像红甲虫似的厚指甲不停敲击柜台,眯着眼打量的神情让人很不舒服,但又顾忌这里的情况不敢乱来。

金发青年忍着焦躁在背包里翻找纸币,半天才数够三千六,头顶那理论上两个世纪前就该停产的长叶风扇吱吱呀呀转得他心烦。

将近四年的封闭式秘密训练几乎要把平和岛静雄憋疯了,虽然偶尔也能出去做些小任务,但不是去无人小行星挖矿,就是去什么陨石带、黑洞边缘、流星群之类的地方找东西,哪怕静雄并不嫌这三年多时间训练辛苦、条件艰难,也实在闷得够呛。这次难得有个到灰色地带做卧底的差事,怕被他家老头子再次摁住,静雄先一步抢到任务,美滋滋地跑去做了个基因染发,并没注意到前辈们看他都是一脸同情,拿好后勤人员提供的任务帮助手册就跑路了。

跑得飞快的青年直到坐上星际航旅的飞船,才知晓自己拿到的是个什么坑爹玩意儿。任务本身没什么毛病,但是要去的星球是知名的三不管地界,初期住民都是离开地球早期的时候迁过去的,除了贫民、罪犯就是第三性分化失败的“残次品”,星球的开发度极低,整体环境还不如那些被星际海盗控制的区域。这些对静雄来说还算可以忍受,毕竟他们做的就是这种工作,将一切阴暗的、危险的东西都掩藏在普通民众看不见的地方。

真正让他崩溃的,是走之前从联络员手里拿到的指南。

如果有其他前辈提前告诉他,一定会让静雄小心那位姓狩沢的女性联络员,出任务的时候选她做上线,虽然一样能顺利完成任务,但过程里会发生的事情就不那么美妙了,甚至会让人心情崩溃。像是指南里的话术这段,前辈们一定会干脆撕掉,也不要照办的,虽说确实是曾经训练过的内容,但是这不就是泡男人的套路吗?!别以为大家都忙着训练和出任务没时间谈恋爱,就不知道套路两个字怎么写了,不是所有人都想找男朋友的!

可惜静雄还没有前辈们那种资深单身汪的能力,根本没发觉这些古古怪怪的内容其实是错的,还以为是自己学习得不到家,硬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在路途中把指南整个背了下来。

很久以后静雄和前辈田中汤姆谈起来这次任务,才知道找住宿点不是非得去那家一看就很可疑的连锁民宿,也不是非得在老板娘的眼皮底下住满整个月的,更不用提那本害死人不偿命的指南了。

他出发的早,买的票也是走主航线的,理论上比接头对象能早十来天到,结果接头人坐的船半路遇上流星群,又耽误了一阵,静雄就这么在民宿等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接头人坐的飞船终于进了这个星区,结果飞船导航组件失灵,硬是飞反了方向,绕路回到正常航线的时候又是快一个月过去了。

好不容易等到这艘“命途多舛”的飞船还有半天就能降落的时候,隔壁星区的海盗路过打劫,直接把船劫走了……

每天在屋里靠俯卧撑之类基础训练消磨时间的静雄觉得有点懵,收到接头人的放弃讯号,只能开了加密频道联系狩沢小姐,结果狩沢反馈了情况之后回复,上级让他接收变更的任务内容,去探一探这两年合作的一个情报贩子。

至于菜鸟卧底和情报贩子见面之后,静雄把三年没见的老朋(对)友(头)按在地上一顿摩擦,又被临也嘴炮一小时差点惨遭洗脑,于是两个人各怀目的暂时绑定行动,这部分事情就不在静雄需要上报的范围里了,狩沢小姐也不会去专门了解,她只是根据情况发给了静雄一份“台词本2.0”。

 

后来,静雄所在的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特殊单位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想要脱团就拜狩沢小姐,如果你性别男、爱好男的话。

很久之后,静雄和早就金盆洗手的前情报贩子说起这回事,得到折原临也一个白眼,“就说你这种直A癌孤注生,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已经而立之年的平和岛先生回想起被尬聊台词支配的恐惧,搓了搓直起鸡皮疙瘩的手臂,小跑两步追上自家牵着孩子的伴侣,悄悄伸手拉住了临也空着的右手。

“干嘛啦你!”折原临也先生在小朋友面前竭力保持冷静镇定的模样,但还是红了耳尖,却没有甩开静雄的手。

静雄笑了笑,什么都没再说,拉着他一起往回走,心里忍不住欢乐地发出“偶哟~”的感叹。他也不是真的不懂,就算当初在灰色地带搞事情的时候还有些懵懂,现在也已经可以算是深得狩沢小姐真传的熟练工种了。

对待折原临也这种生物,就要脸皮厚一点,行动力强一点,就算真的不会哄人也没关系,毕竟那都不重要,狩沢小姐的台词本要义指导曰:“从来套路得人心。”



下一期预告:“我方承诺不率先使用岸谷新罗。”

评论(10)
热度(15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